2012年中华民国总统选举结束,台湾人民以一人一票的多数选票,检验和批准了马英九过去4年的施政,并授权他在总统职位上再任4年,继续带领台湾人民走向未来。这次大选是对马英九的一次信任投票,是台湾民主制度的一次成功的展示,同时,也给马英九提供了一个跻身史册的绝好机会(马英九胜选以后多次说过,接下來的一任总统任期,他沒有连任的顾虑,但有历史评价的压力)。

马英九若要有所作为的话,两岸关系是个最好的突破口,因为这是台湾政治生活中最为重要的议题。在民主化以后的每次大选中,台湾人民在投票时固然会考虑到各个候选人对于台湾各种民生问题所提出的政见,比如经济发展,社会治安,弱势族群,贫富差距等等,但往往会被另一个更为重要的议题所主导,那就是有2300 万人民的民主台湾,要与大陆建立何种关系。在刚刚结束的2012年大选中,国民党的“九二共识”和民进党的“台湾共识”成为最大的辩论焦点,几乎完全左右了选举的成败,由此即可略见一斑。由于两岸关系的重要性和敏感性,很多政客都在跃跃欲试,希望打破长期僵局,借此一举成名,是以蓝绿两党高层都曾有人感慨地说过,无论是谁涉足两岸关系,都想留名汗青载入史册。这就是为什么总是有这么多的所谓密使特使,暗中牵线,秘密捎话,私下会晤,破冰之旅,战后重见,两岸首次,级别最高,历史之访,等等,奔走两岸络绎不绝。马英九要想建功立业,也只有着眼于两岸关系的破冰,不可能再有其他的议题了。

两岸关系现在存在着一个重要的瓶颈,有可能出现历史性的突破,那就是台湾当局的政治定位问题。中共过去一向无视台湾目前存在着一个以国家形态运作的权力系统这一事实,否认中华民国政府是一个中央政府,千方百计回避台湾这个拥有合法统治权力的政治实体,矮化它为地方政或者蔑称为叛乱政府,所以称呼中华民国总统为台湾地区领导人,称呼中华民国行政院长为台湾地区行政机构负责人,见到马英九称“先生”,强调胡锦涛如果会见马英九的话,要以中共总书记的身份会见过国民党主席,而非以国家主席的身份会见中华民国总统(马英九坚拒这种方式的会见),报道中华民国政府的官衔总要加上引号,等等,同时又承认台湾地方政府县市长的合法身份,比如2009年5月邀请陈菊以高雄市长的身份访问大陆,并由北京市长出面正式接待。而台湾人民则认为中华民国政府是一个合法的政府,有效地管理着台湾这块土地,具有中央政府的全部特征,得到很多国家的政府承认,因此无法容忍中共的矮化和无视,尤其是称呼他们的民选总统为“先生”。在这样的政府认同严重对立的情况下,两岸会谈自然无法开展。

中共的这种政策其实是非常蛮横僵化的,还是中国封建时代的成者为王败者为寇,汉贼誓不两立的陈旧思维作祟,非要把一个争夺政权失败的政治对手蔑为土匪强盗,非要把对手抄家灭族赶尽杀绝不可。矮化对方为地方政府不仅背离了政治的现实,更重要的是严重挫伤了2300万台湾人民的尊严,造成了台湾人民的极度反感,更加不愿意和大陆谈判统一。试想自己依法投票选出来的总统不被大陆承认,自己土地上的最高统治机构(中华民国政府)被视为地方政府,这样的蔑视和羞辱,如何能够争取台湾民心,如何又能够要求台湾人民自称是中国人呢。中共的这种愚蠢政策,还间接地助长了台独势力的嚣张,因为深绿各派也一直否认中华民国政府,认为它是一个流亡政府或外来政权,正在对台湾实行新的殖民统治,应当推翻甚至彻底消灭。

打破这个瓶颈的方法,也是目前两岸很有可能接受的一个方法,就是推动落实在上个世纪即被提出的“一国两府”(或曰“一中两府”)的构想,即在一个中国的领土之内,存在着两个中央政府,双方隔海而治地位平等,同为统治中国的合法政治实体,任何交流或谈判(包括两岸统一的谈判),都必须在政府对政府的平等的基础上进行。

虽然“一国两府”包含了两岸同属一个中国的原则,没有背离后来中共当局的底线,但是最初提出来的时候,却遭到自封为正统的的中共当局的严词拒绝,认为中国的中央政府只有一个,那就是北京政府。不过一些迹象显示,随着台湾独立力量的崛起,近年来中共在这个问题上的立场开始悄悄松动。比如在邓小平主政时期,中共一再申明,坚决反对“两个中国”,“一中一台”,“台湾独立”和“一国两府”,但是胡锦涛上台以后,中共的对台口号变成只是反对“两个中国”,“一中一台”,“台湾独立”,再也没有提到反对“一国两府”。2005年大陆的“反分裂法”明确规定,在一个中国的前提下,台湾海峡两岸可以就任何事项进行协商和谈判,包括台湾当局的政治地位问题,这里就没有排除承认台湾当局就是另一个中央政府的可能,2011年6月,有一大陆学者在美国公开提出“一国两府”的主张,在台湾引起了很大反响(蓝营审慎欢迎,绿营公开反对),鉴于中共过去曾经强烈反对“一国两府”,国际舆论咸都认为,这或许是大陆两岸政策将要做出调整的一个试探。既然“在一个中国的前提下,什么都可以谈”,那么在一个中国的前提下,承认中华民国政府是另一个中央政府,又有什么不可以呢,可见中共当局可能已有想要做出改变的想法,只是不想过早亮出底牌而已。因为对于中共来说,“一国两制”(意味着台湾政府是地方政府)已经证明完全无法被对方接受,而台独势力的“两国论”或“一边一国论”又在逐渐弥漫,在这种情况下后退一步,承认中华民国政府为另一中央政府,换取台湾当局承认两岸同属一个中国,在“一国两府”的基础上谈判和平协议,以双边条约形式确认一中原则,守住了一个中国的底线,解决了台湾问题,中共也算是对历史有所交代。

(从历史上看,在这个问题上,中共的冥顽僵化曾经导致错过一个解决两岸问题的绝好机会。早在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初期,当台独势力羽毛未丰尚未成为气候,台湾主流民意还是认为两岸同属一个中国的时候,总统李登辉提出了“一国两府”论来解决统一的问题——“中华民国政府和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是两个中央政府,两岸会谈必须在一个中国,政府对政府和双方地位平等的基础上进行”——–注意李登辉在这里提到了一个中国。然而彼时中共仍未摆脱成王败寇的正统思维,亦未曾预料到台湾独立运动日后竟然一发不可收拾几乎绑架了大半个台湾,因此予以痛加批驳,结果迫使李登辉铤而走险,暗中扶植台独势力坐大以后,公开抛出了“两国论”,直接宣示了台湾独立的企图。如果那时中共抓住时机,承认对方为中央政府,在一个中国两个政府的前提下,开展政治谈判,签订和平协议,通过两岸条约的形式确立台湾是中国的一个部分,必将遏制台独于萌芽之中,不会出现今天的分离局面。可叹风水轮流转,现在台湾本土意识和台独势力已经今非昔比,如今中共即使想要自己主动地提出“一国两府”,接受与否又该要看对方的脸色了)。

对于马英九来说,连任成功得到国民背书,又在议会掌握多数,施政阻力减少,可以进行“大刀阔斧脱胎换骨的施政了”。在这次大选期间,美国,大陆,日本,甚至西欧各国都希望马英九能够连任,以便保持现状不变,维护台海和东亚和平,这种十分罕见的国际一致,显示了对于马英九和他的大陆政策的明显支持,创造了一个难得的良性国际环境,同时对于民进党形成极大的外部压力,迫使其忙于检讨自己的大陆政策,一时不再轻举妄动制造麻烦。所以,马英九应当利用这个天时地利人和的历史机遇,大胆响应中共一再提出的签订和平协议的呼吁,着手推动两岸政治谈判,以承认两岸同属一个中国,换取两岸中央政府的互相承认,在“一国两府”的前提下签署和平协议,结束双方敌对状态,放弃武力解决冲突,维护国家领土完整,随着时间的发展,将来可以进一步谈判未来的统一形式以及统一路线图,马英九甚至可以以中华民国总统的名义访问大陆签署两岸和约,这可是1945年蒋毛会见以来的首次,缔造和平开创历史,造福民族功在国家,到了那个时候,马英九梦寐以求的的历史地位将会完全确立。

两岸问题的解决,需要极大的智慧和勇气,“一国两府”的概念,史上少见充满挑战(但也并非没有先例,北洋政府时期中国就曾经存在两个中央政府——-北京政府和广州政府,各有管辖范围和对外关系,还曾举行过南北会谈)。对内存在两个中央政府,在中国境内隔海而治,各自有效地管理着一片土地和人民,已经是既成的事实和公认的现状,但是对外一个中国,只能有一个中央政府,而国际社会普遍接受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才是代表中国的唯一合法政府,在这种情况下,中华民国政府的外交地位以及对于国际事务的参与仍然充满很大的难度,但也并非无法可解,像是前苏联,即在联合国内占有三个席位(苏联,乌克兰,白俄罗斯,所谓一国三票),其它对外关系的问题,也可以采取国家承认和政府承认分开的方式来实现,相信只要双方达成妥协和共识,“在一个中国的前提下,什么都可以谈”,就没有解决不了的难题。

2012年01月27日

《英顺文集》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