施英:一周新闻聚焦:外媒关注十九大人事安排和“习思想”“习领袖”

Share on Google+

朝鲜氢弹试爆是近两天全世界关注的焦点,它冲淡了厦门“金砖五国”峰会,也转移了国际媒体对中共十九大的视线。金正恩抢了国际舞台的主角,让习近平颇为尴尬。

但是不管朝鲜半岛局势如何发展,中国的事情还是中国的事情,尤其是中共如何继续严酷统治的十九大会议,必然是是中国人关注的焦点,也是世界大国和媒体的主要视点。

中共政治局建议十九大在10月18日召开。外媒和评论分析人士注意力集中在“习思想”“习领袖”和人事布局,毫无疑问,习近平已经进一步集权,已经成为继毛泽东、邓小平之后最有权力的人。

英国《卫报》分析说,观察家们注意到,在中共19大即将召开之际,中国官方媒体对习近平的个人崇拜宣传跟当年官方媒体对毛泽东的宣传越来越相似。官方媒体当年大力宣传毛泽东为“当代最伟大的马克思列宁主义者。毛泽东同志天才地、创造性地、全面地继承、捍卫和发展了马克思列宁主义,把马克思列宁主义提高到一个崭新的阶段。”

美国《纽约时报》以《十九大日期敲定,习近平或继续扩权》为题写道,分析人士认为,习近平可能想在党代会上将他的意识形态写入党章,帮助巩固他的合法性,而他可能如愿以偿。《纽约时报》指出,星期四,中国官方通讯社新华社说,总书记习近平的一系列重要讲话是此次党代会的指导精神,与之并列的是包括毛泽东、邓小平在内的前任领导人。文章援引北京政治研究员祖德。布兰切特的话说,“这是向全党发出的一个相当明确的信号,这是一个人的集体领导,所有的注意力都应该集中在习近平身上。”

▲美国之音(VOA)8月31日报道:中共将召开十九大“习思想”进党章?

香港—中国官媒新华社8月31日晚发布消息表示,中共中央政治局在总书记习近平主持下星期四召开会议,研究十八大七次会议和十九大筹备工作,建议10月18日在北京召开中共第十九次全国代表大会。

据报道,外界最为关注的是以“习近平治国理政思想”为核心的新的指导理论是否会写入中共党章,以及中共十九大中共最高权力机构的人事布局,尤其是年已69岁的政治局常委、中纪委书记王岐山的退留更是成为媒体关注的焦点。近期,日本有影响的两家媒体分别报道王岐山将从政治局常委出局,引发了海内外各界对北京权力博弈的强烈关注。

有分析表示,中共一向视全国党代会召开为最高政治任务,在此期间,对内要营造安定团结,对外要塑造友好和谐。

对于中共十九大的召开日期,近期外界一直有各种猜测。越南8月公布,APEC会议将于11月6日至11日在越南岘港市举行后,有消息称,中共可能提前召开十九大,以避免与APEC会议和随后的美国总统川普访华撞期。

▲英国广播公司(BBC)9月1日援引英媒:习近平19大人事布局“将效忠者安排到位”

《金融时报》周五(9月1日)报道了中共决定在10月18日举行19大的消息:习近平将在10月中旬宣布领导层人选。

报道称,今年举行的19大可算中国政治日历上“最让人期待也最严格保密的日子”。

“习近平在2012年11月召开的18大党代会上从胡锦涛手中接过领导大权,从此成为中国数十年来最有权势的领导人。”

“习近平的地位在激烈的反腐运动中得以巩固,而反腐将数十位党政军企业的高级官员拉下马。习近平在挑战亚洲地区传统大国——美国以及其盟国日本的同时,还开始从根本上重组军队。”

报道认为,尽管19大举行的日期宣布稍迟,但广泛预计被称为中国“核心领导人”的习近平将比他的前任“处于一个更有利的位置,将效忠者们安排在党的各个最高层级。”

报道引述一位匿名中国官员的话说,“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谁将被任命为中央常委无关紧要。他们全都会是习近平的人。”

▲英国广播公司(BBC)9月1日报道:中共敲定十九大召开日期谁走谁留?

中国官方新华社报道,共产党领导层决定在今年10月18日在北京召开中国共产党第十九次全国代表大会,比2012年举行的第十八次大会早了差不多一个月。

根据新华社周四(8月31日)的报导,大会会选出新一届中央委员会和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而中共中央政治局当天也决定在10月11日举行第十八届中央委员会的第七次全体会议。

中国共产党通常每五年举行一次全国代表大会,被视为领导层“换届”的时候。国家主席习近平留任几乎没有悬念,但政治局其他常委是去是留,习近平的权力会否更牢固,却不是那么确定。

会确立“习近平思想”吗?

此前,外界多次揣测中共会否在会议期间确立“习近平思想”,甚至会把它写进共产党的党章。

香港科技大学社会学教授丁学良对BBC中文记者表示,如果中共会议期间确立“习近平思想”,这会是“非同寻常”。

他认为,在共产党的意识形态里,差一两个字的意思分别是很大的,而“习近平思想”跟“习近平的思想”就很不同。

他续指,如果会议期间以前者来表述,官方需要理顺很多的事情,包括搞清这是习近平“一个人的思想”,还是从某个特定时间开始,中国历任领导人的集体思想。

他形容这个过程是一个“很大的工程”。

他说:“‘习近平思想’里边,有没有包含胡锦涛、温家宝的思想呢?有没有包含江泽民的思想呢?朱镕基的思想呢?”

“他得把这些思想都理顺。”

政治局谁进谁走?

十九大的另一个关注点,是党内的重要人事变动。而其中一个瞩目点,是政治局常委王岐山的去向。

如果中共领导按照“七上八下”(即67岁仍可续任、68岁退休)的不成文规定,现年69岁的王岐山将不会留任政治局。时事评论员刘锐绍接受香港传媒访问时表示,按照这个共识,包括王岐山等五个常委将退下来。

那么谁会成功“入局”?近年许多被视为习近平的亲信的官员先后获委任要职,中国六个最重要的和有影响力省市当中的四个,包括北京、天津、重庆和新疆都是由他的“亲信”掌控。

而其中,被视为习近平亲信的陈敏尔在七月时获委任为重庆市委书记,接替后来被指“严重违纪”的孙政才。

当时有评论认为这是为他成为政治局常委作准备,但也有意见指他接任与十九大会议区隔太短,获任命为常委将是“不寻常”的举动。

日本《读卖新闻》早前引述消息指,上海市委书记韩正和广东省委书记胡春华均可能获任命为常委。

外界认为两人均来自与习近平不同的派系,但他们最近都曾公开表示支持习近平的领导。

▲美国之音(VOA)9月1日报道:中共19大在即习近平个人宣传再现高潮

习近平.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

中国最高领导人习近平在他上任之前和之后,曾多次高调赞美中国共产党已故领导人毛泽东。毛泽东统治中国大陆27年,其统治的最大特色包括愈演愈烈的个人崇拜宣传。

习近平及其下属是否也在模仿毛泽东的做法,在为习近平打造个人崇拜?这个问题对中国和国际社会具有至关重要的意义,而中国国内外的观察家们对这个问题也一直有各不相同的答案。

随着中共第19次全国代表大会的临近,中共宣传部门直接控制下的中国媒体为习近平进行的个人宣传,使越来越多的先前否认习近平及其下属力图打造习近平个人崇拜的观察家难以自圆其说。

在毛泽东在世的时候,中国媒体宣传毛泽东不但是中国人的伟大导师,而且也是全世界人民的伟大导师。

在中共19大即将召开之际,中国中央电视台CCTV推出与中宣部、新华社联合制作的6集大型政论专题片《大国外交》,称习近平不但提出中国梦的宏伟构想,给中国人民指明了奋斗和前进的方向,而且“习近平为中国梦赋予了世界意义”.

在中国历史上,毛泽东不但反复给千百万普通的中国人、而且也给中共以及中共许多高级干部(其中包括习近平的父亲习仲勋带)带来大灾难。中共官方一度做出正式决议,称毛泽东统治最后10年亲自发动和领导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是“浩劫”。

在“文革”期间,中国官方媒体连篇累牍地为毛泽东进行个人崇拜宣传。

在中共准备19大期间,CCTV则推出一系列宣传习近平的专题片,其中包括《法治中国》、《将改革进行到底》、《打铁还需自身硬》、《深改组1000天》。

英国《卫报》8月31日从北京发出的一篇报道说:

“在今年10月召开的中共19大标志着习近平的中国最高领导人第一届任期结束。在19大召开几个星期前,北京的宣传机器加班加点为他唱赞歌。

“作为公关宣传攻势的一部分,这一系列预算大手笔的‘纪录片’(实际上是政府出资、豪华制作的广告推广片)在黄金时段播放。今年夏季,一个类似的电视片系列讴歌了习近平对贪污腐败进行无情的攻击,以及他努力推进法治,尽管中国以镇压人权律师和活动家而恶名远扬。”

观察家们注意到,在中共19大即将召开之际,中国官方媒体对习近平的个人崇拜宣传跟当年官方媒体对毛泽东的宣传越来越相似。

官方媒体当年大力宣传毛泽东为“当代最伟大的马克思列宁主义者。毛泽东同志天才地、创造性地、全面地继承、捍卫和发展了马克思列宁主义,把马克思列宁主义提高到一个崭新的阶段。”

9月1日,中国外长王毅在习近平一度担任校长的中共中央党校办的《学习时报》上发表文章,讴歌习近平是全世界300年来最伟大的外交理论家。

王毅写道:

“习近平总书记外交思想贯穿马克思主义立场、观点、方法,是对新中国建立60多年来外交大政方针和优良传统的继承和发展,也是对过去300多年来西方传统国际关系理论的创新和超越,构成党中央治国理念和执政方略的重要组成部分,是指导新形势下中国外交的行动指南。”

去年10月27日,中共第十八届中央委员会第六次全体会议通过并随后发布《关于新形势下党内政治生活的若干准则》,其中规定“党内不准搞拉拉扯扯、吹吹拍拍、阿谀奉承。对领导人的宣传要实事求是,禁止吹捧”。

目前外界还不清楚《关于新形势下党内政治生活的若干准则》是否已经被中共当局认为是一份像中英联合声明一样不再有效的历史文献,还是中共认为当今中国官媒对习近平的大力宣传是实事求是,不属于应当禁止的吹捧。

▲纽约时报9月1日报道:中共十九大日期敲定,习近平或继续扩权

北京——据中国官方媒体本周四报道,中国共产党将在10月份对领导层进行五年一次的改组,报道确定了受密切关注的十九大的召开日期。国家主席习近平的权力将在这次党代会上得到检验。

据报道,包括高级官员在内,约有2300名代表将出席于10月18日在北京召开的十九大。预计他们将在会上批准习近平的第二个五年任期,并任命一批他手下的新官员。

习近平已是几十年来最有影响力的中国领导人之一,十九大结束后,他很可能拥有更大的权力。自从担任国家主席以来,习近平重申了中国作为亚洲强国的地位,对军队进行了重组,还领导了一场轰轰烈烈的反腐败运动,这场运动已经让相当数量的低级别官员和政敌落网。

现在,习近平已蓄势待发,将通过把自己的亲密盟友安排到党内最有权力的部门,来为自己的政策和威权主义作风赢得更广泛的授权。他也许还会违悖标准做法,通过推迟指定继承人,来为延长自己的任期奠定基础。

“他个子大,权力也大,”华盛顿国际战略研究中心的高级顾问克里斯托弗。K.约翰逊(Christopher K. Johnson)说。

约翰逊说,习近平在十九大上的表现具有不仅具有国内影响力,很可能会在贸易和朝鲜核计划等问题上,在中美摩擦日益加剧的时候,确定中国对美国的政策。

“如果习近平在十九大上大获全胜的话,我认为,那会让他得到充分的行动自由,来用自己选择的方式对待中美关系,”约翰逊说,其中包括选择更固执地面对特朗普总统的要求。

有一条不成文的规定,要求党代会召开时年满68岁的人退下来,除非这条规定放宽,25名政治局委员中至少有11人将在十九大上退休,其中包括权力更大的七名政治局常务委员会成员中的五名。

党代会的会期通常是10天。但所有的细节必须先由数百名高级官员组成的中共中央委员会批准。十九大将选出一个新的中央委员会,这个委员会继而再指定新的领导层。

习近平很可能会在大会闭幕时公布自己的新阵容。

十九大只确定党内职位的人选。新政府的阵容将由名为全国人大的立法机关任命,全国人大很可能在明年3月召开。那时,习近平几乎肯定会再次被任命为国家主席,李克强看来也可能赢得下一届总理任期。

在十九大召开前的几个月里,人们已经看到,习近平愿意重写精英继承政治的规则,进一步巩固自己的权力。比如,今年7月,共产党撤销了重庆市委书记孙政才的职位,并对他进行调查,孙政才曾是迅速崛起的政治明星,被认为有望进入中央领导层。

习近平已经拥有比其许多前任都多的头衔。他是共产党总书记、中央军事委员会主席,他还有中国“核心”领导人的名称,这个名称虽然含糊,但已把习近平摆到了与毛泽东、邓小平和江泽民一样的地位。

分析人士说,习近平很可能会在十九大上努力将自己的意识形态写入党章,这将有助于巩固他的政治遗产。周四的报道暗示,习近平可能会如愿以偿。官方通讯社新华社的报道说,十九大将在“习近平总书系列重要讲话精神”,以及毛泽东、邓小平等前任领导人思想的指导下举行。

“这是向全党发出的一个相当明确的信号,这是一个人的集体领导,所有的注意力都应该集中在习近平身上,”世界大型企业联合会(Conference Board)驻北京的研究员祖德。布兰切特(Jude Blanchette)说。

尽管如此,布兰切特补充说,如果中国经济表现不佳、或外交政策出现危机的话,在关键岗位上有更多的盟友可能会让习近平易受攻击。

“不管他愿不愿承担,责任都在他身上,”布兰切特说。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RFI)9月1日要闻分析:王军涛:“全党姓习”或是十九大要解决的重要问题

中国官方周四8月31号终于公布中共19大的召开日期是10月18号。中共党代会的职权是:听取和审查中央委员会的报告;听取和审查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的报告;讨论并决定党的重大问题;修改党的章程;选举中央委员会等。但由于共产党高层特殊权力结构和党代会的不透明性,让目前大部分的关注焦点都集中在党内的权利斗争如何通过党代会解决和体现,习近平将通过何种方式确立其在党内的“核心”地位,和如何为他下一届的五年统治打造班底等问题上,也因此出现种种猜测和分析,众说纷纭,各抒己见。

本次要闻分析节目请来旅美的学者和异见人士王军涛先生,请他做一些分析和点评。

法广:您认为十九大最重要的看点是什么?

王军涛:宏观看,十九大实际上没有什么大的看点。作为规范未来中国五年发展的方向性的重要会议来讲,十九大在政治上和组织上本应可看到未来发展的一些东西,但这一两年以来的中国政治使大家觉得十九大解决的问题只有一个,就是:“全党姓习”。那么,全党肯定是要通过这次会议,在政治上和组织上确定它姓习。

我认为还有一些小看点是可以讨论的。这些小看点在未来的五年中可以发展出一些政治上的大变局。如果共产党姓习,将如何姓?姓到什么程度?这些都是可以关注的。

在政治上,虽然“习核心”的提法去年就被共产党成立了,但是这个说法毕竟仅仅是在政治局的一个会议上做了一个决定,在一些文件上提到。但实际上,习近平这几年,尤其是最近两年在铲除“山头”,将中纪委反腐反贪作为铲除异己的手段已将政治纪律提到了一个新高度上。目的是确立他在全党的独裁地位,将自己凌驾于全党之上。

因此,如果要解读十九大的话,首先就要关注“习核心”要核心到什么程度,究竟是像“邓核心”或“江核心”那样仅仅是比其他人稍高一些,还是像“毛核心”那样一言九鼎,凌驾于全党之上。

这些可能就会在党的文件中体现出来。比如说,是通过什么方式:是在党的政治报告中说,还是在十九大上专门有关于“习核心”的决议案,或者将其写入党章。另外,也要观察提“核心”时的用词。另外,他们还要解释为什么习近平是“核心”……他们自然会搞出一系列的提法,这些提法都会影响到习近平作为“核心”,未来在共产党中的地位,包括在政治局,政治局常委中的地位的问题。

法广:习近平执政五年以来,至少从外部看,他已经集所有大权于一身,是什么原因,或遇到什么阻力促使他需要这样一个“核心”的头衔?是不是和“江派”的博弈还在继续?

王军涛:我觉得“江派”只是其中一个。实际上全党和全国都是他成为“核心”的阻力。据我观察,习近平在很多领域还没有“机会”展现出他的思想。比如说,他觉得现在在中国,很多事情都不能继续下去了,但是究竟要如何解决这些问题,以及这些问题解决后的方案是什么,可能他都不知道。他现在想动金融系统,但是我们到目前都没有看到他关于金融领域建构性或者操作性的表述。

所以,可以说,现在中国绝大多数的领域都是习近平并没有实际管理的领域,他现在只是在官场上震慑住了人心,让这些人表面上要听他的,但是实际上很多人对他都是“口服心不服”,甚至对他的一些做法都充满怨恨,因为习近平的一些做法伤害到了他们的利益。因此,社会上的一些有权,有钱,以及有思想自由追求的人都成了他的“敌人”。

因此,这绝对不是江泽民或者曾庆红和他在进行博弈的问题,而是整个党国机器,甚至党国的机器外的那些“先富起来的人”都是他的敌人。

在这样的情况下,我认为他现在有很重的危机感,因为他知道,除了一些老百姓对他有些民意支持以外,其他那些实际掌握各种国家资源的人都对他不满,甚至将他看作是一个死敌。

第二个关于“核心”的问题就是:如何从组织上确保核心。现在的局面是,他在人事上并没有掌管多数,这些人虽然表面上服从于他,但是一旦机会到来,用习近平的话说就会出现“大面积的塌方式反叛”局面,造他的反。所以他要在组织上至少要确保常委或政治局委员的多数。

法广:就是说在这个事先一定经过严密筹备的19大上还是可能出现“意外”?

王军涛:是的,这就是第三个看点。更重要的是,假如他们现在通过让步,达到了某种脆弱的平衡,他会不会在党代会上策动代表,提出一些提案,推翻会前达成的内容,然后在会上做一些临时的变动,进行一些类似“准政变”性质的活动,进而对党章和政治报告决议,甚至对于一些人事进行大的调整?

法广:在这种情况下,王岐山留任常委是否很重要?

王军涛:我认为王岐山是否继续留在常委并不是一个话题,这个话题是媒体炒作出来的。

媒体之所以炒作的原因可能是,如果王岐山留下了,就意味着“七上八下制”被废了,但是要废掉这个制度并不容易,不符合习近平的利益。但如果王岐山继续留下来继续反腐更符合习的利益,那么习近平完全个人任命他一个职位。比如习已经搞了一系列小组,他可以再搞一个什么中央反腐小组,让王岐山担任常务副组长,主持工作,这样他得向习近平个人负责。现在王岐山反腐还是常委的一个分工,但是相反,如果王岐山以后作为他个人任命官职的话,就要完全听命于他,实际上这可能更符合他的利益。

因此我一直认为,王岐山是否留任常委并不是一个实际的话题。

法广:十九大对习近平固然很重要,那么这个会议对中国政局也具有重要意义吗?

王军涛:我觉得其实对中国并不重要,因为中国很大。我认为习的做法是表面上控制住了局势,包括制造了他个人有多么重要的印象,但实际上他朝这方面走得越远,离国家正常的人心就越远。当然他的一些举动,包括吃包子会让老百姓对他产生一种异乎寻常的热情,但是要让这种民间的民粹主义的热情能够服务于统治者,还需要实际制度化的安排,比如搞运动,但习不敢这样做。

因此,他治理国家和社会还是需要制度化的措施和机构,但他并没有掌控这些东西。但是这些人并不喜欢他,甚至恨他,但他没有能力将这些人撤下来。

从这个意义上来说,19大以后,习近平仍然有一个和党国机器博弈的问题,这个问题他解决不了,毛也解决不了。

政权的合法性和民意有关,但管理好一个社会,让它不出问题实际上和民意没有太大关系,而更取决于专业运作,但在这个问题上习的盲点非常大,无论是外交,金融还是经济管理等领域,习实际上都还是一个“外行”。

法广:你如何评价习近平的五年执政?

王军涛:作为一个政治领袖,他的确是已经快让人跌破眼镜。因为,五年前,谁也没有想到他能达到这个位置。而且我相信他是想干事的人,不然他不需要冒这么大的风险。有一种说法是,他头五年集权,后五年干事,那么从集权的角度说,他的确已经做得“很了不起了”,至于今后五年他要如何干事,自然是有待观察。

感谢王军涛先生接受法广专访。

▲英国广播公司(BBC)9月2日报道:“习核心”会在十九大升级为“习领袖”吗

尽管在十九大召开前一个多月的时候遇到一些党内势力反扑,但近期出现在内蒙古阅兵仪式上的一幕已成为中国领导人习近平进一步巩固权力的新信号。

习近平身着迷彩服检阅了部队,以此纪念解放军建军90周年。身兼中国共产党、解放军首领以及国家主席身份的习近平打破了以往类似活动的惯例,他同时也没有和同辈以及前一辈的领导人分享重要舞台。

中共军委副主席范长龙进一步打破惯例,称呼习近平为“领袖”。在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只有毛泽东和他的短期接班人华国锋两人拥有过这一称号。

牛津大学中国中心主任拉纳?米特(Rana Mitter)对路透社表示,获得“领袖”这一头衔,意味着习已经达成自己的一个主要目标——“在自己人中尽可能集中所有权力和魅力”。

六个接近中共领导层的信息源以及一些中国问题专家、外交官对路透表示,这也暗示在10月18日召开的中共十九大冲刺阶段,习近平不断提升自己的掌控力。

但是,在习近平支持者推进这些议程的时候,一些党内人士也担心他过度集中权力,威胁到近三十年来中共一直坚持的集体决策机制。他们认为这已经延误了就下一届中共政治局常委名单形成共识。

其中一位消息人士说,“对习掌握太多权力有反对声音。”

一般来说,临近中共党代会最后阶段,会有一份政治局常委竞选者名单在高层传播。但消息源表示,目前的名单只是可能人选,并非最终结果。

一位驻北京的外交官说,反对习近平的派系正在形成。这位人士引用他会过面的中国官员的话称,“对于习近平是否会按照自己的方式安排政治局常委,目前还不太清楚。”

主要的疑问包括,习的主要盟友、反腐大将王岐山在超过传统退休年龄的情况下能否得到留任;习是否会让自己的支持者掌控所有重要职位。关注点还包括,习在2022年结束第二个任期后是否会保留一些重要职位,十九大前会有哪些和此相关的信息。

根据中国宪法,习近平只能担任两届国家主席。但对于党内和军队首领职务并没有明确规定,尽管按照惯例任期一共不超过10年。

相对于以前广泛使用的“领导”一词,“领袖”头衔包括更广甚至是精神方面的含义。

另一位驻北京的外交官表示,“中共正在加快将习推到和毛(泽东)一样的地位。”

负责培训中共高级干部的中央党校从朱日和阅兵式前后开始使用“领袖”一词称呼习近平。该校官方刊物《学习时报》在8月21日第一次使用了这一称谓。

“这是历史和人民的选择。”《学习时报》文章说。

军方的《解放军报》也在8月25日开始使用“领袖”一词称呼习近平。

但中共官方报纸《人民日报》还没有使用这一称谓。

一位和中共高层有联系的人士称,“如果习在党代会上成为’领袖’,这将等同于党主席地位。”

毛邓江胡习

从朱日和月饼开始,有党内官员开始用“领袖”一词称呼习近平。分析称,如果习在党代会上正式成为“领袖”,这将等同于党主席地位。

习近平目前的党内职务是总书记而非主席。中共在1949年后的三位领导人担任过党主席,分别是毛泽东、华国锋和胡耀邦。但这一称谓此后没有再被使用。

上述人士称,这将意味着终身任职。此外,采用这一职务会比修改党章重新启用主席一词更加容易。1980年代早期开始,为了避免再次出现对毛泽东那样的个人崇拜,中共停用了这一职务。

去年10月,习近平的众多称谓中新增了“核心”一词。

路透采访的这些消息人士表示,如果习近平在党代会正式获任“领袖”,那他的政治影响力将超过过去几任国家主席。他将获得在政治局常委会上对所有重要事务的否决权。

过去数十年中,在集体领导制下,中共中央总书记从技术层面讲和其他政治局常委平等,这是为了避免出现一人独断的情况。

一些西方分析人士认为,习的集权对于中国进一步经济改革不会产生太大影响。但上述消息源中的三人表示,习想要更大的权力,以推动变革和对既得利益者开刀。

“这个头衔是必须的。中国走到了一个路口,需要能够掌控局面的强人,”其中一位消息人士称。

▲美国之音(VOA)9月2日报道:世界媒体看中国:习近平的野心,十九大的焦点

华盛顿—中国官方的新华社星期四(8月31日)说,“中共中央政治局将向党的十八届七中全会建议,中国共产党第十九次全国代表大会于2017年10月18日在北京召开。”至此,有关这次会议召开日期的猜测算是尘埃落定。中国的政治不透明让外界对中共每五年一次的党代会的讨论不绝于耳,一起来看看世界媒体对即将召开的中共十九大如何众说纷纭。

美国《华尔街日报》星期四的文章说,今年党代会的人事洗牌可能对中国的政治前途产生深远影响,特别是如果习近平打破党内近几十年来建立的确保常规、有序权力交接的传统。报道说,自2012年底就任以来,习近平通过反腐运动整顿党纪、重组军队,比他的前任更快速地巩固权力。在此期间,他将显示其统治地位的头衔收入囊中,成为中国军队总司令和党的“核心”领导人。现在,中国政治观察家说,习近平计划在中共历史上青史留名,和革命领导人毛泽东、改革派邓小平并列,并让他的思想成为驱动中国复兴的强大动力。

美国《纽约时报》以《十九大日期敲定,习近平或继续扩权》为题写道,分析人士认为,习近平可能想在党代会上将他的意识形态写入党章,帮助巩固他的合法性,而他可能如愿以偿。《纽约时报》指出,星期四,中国官方通讯社新华社说,总书记习近平的一系列重要讲话是此次党代会的指导精神,与之并列的是包括毛泽东、邓小平在内的前任领导人。文章援引北京政治研究员祖德。布兰切特的话说,“这是向全党发出的一个相当明确的信号,这是一个人的集体领导,所有的注意力都应该集中在习近平身上。”

日本颇具影响力的全国大报《日本经济新闻》星期三(8月30日)说,在习近平显示希望更长久执政的野心后,中共寻求改变党内不成文的退休“规定”,为习近平的第三任期扫清障碍。习近平还提出恢复毛时代的党主席职务。如能成功做到这一点,他可以确保自己不受年龄或任期限制,继续执掌中国。不过,即便是一些党内人士也认识到,毛泽东长期一人独揽大权的局面最终导致“文化大革命”和其他社会动荡。出于对重蹈覆辙的担忧,中共可能会对习近平加以某些限制,防止他能无限期掌权。此外,习近平希望王岐山留任,以确保他的第二任期能有一个坚实开端,但是王在反腐运动中的角色让他在党内面临反对声音。在支持王岐山留任的问题上,习近平据说面临阻力。

美国著名智库外交关系委员会创办的《外交》杂志指出,即便十九大后“习大大”声望加强,想要完全回归上世纪六七十年代海报中描绘的那种毛时代的个人崇拜似乎是不可能的。中国共产党不是铁板一块,而是由不同派系组成,比如上海帮、团派、太子党,这些派系间的重叠让事情更加纷繁复杂。不过,党代会上选出的中共官员将显示这些派别中谁主沉浮。

擅长报道经济资讯的美国彭博新闻社说,中国领导层洗牌的意义将反应在市场上。彭博社指出,大会第一天的政府工作报告至关重要。这份报告将设定中国未来五年的政府政策重点。观察家将关注报告在市场改革问题上采取的基调,以及在控制金融风险问题上使用的语言。中国决策者强调在十九大前维持金融市场稳定的必要性。人民币的坚挺和股市飘红让投资者感到安心,但是靠党代会来维持市场稳定不会长久。十九大后可能会有一系列政策和监管出台。彭博社援引高盛集团的话说,党代会后市场通常会出现波动。

标准人寿投资新兴市场高级经济学家艾历克斯。沃尔夫为美国专业财经杂志《巴伦周刊》撰文说,全球投资者对中共即将召开的这次党代会抱有高预期。很多人相信,中国政府将开始实现十八届三中全会文件中罗列的很多目标,比如让市场在资源配置和企业竞争中起“决定性”作用,以及围绕国有企业、城市化、土地和金融领域的具体改革。不过,沃尔夫认为,这样的想法可能过于乐观。在分析中国当下的政经形势后,他指出,十九大难以成为经济改革的分水岭。中国未来五年的形势将和过去五年大体相似。当经济增长不可避免地放缓时,政府将继续使用货币和财政刺激措施恢复增长,债务也将继续增长。习近平可能实现到2020年前维持6.5%的增长目标,但他无法避免增长不平衡的风险。

香港《南华早报》星期五(9月1日)的文章说,政府工作报告中可能会有一部分用于阐述香港、澳门、台湾政策。尽管北京的基本立场不可能有任何改变,这部分的措辞可能显示北京在未来几年内是否会对香港和台湾日渐高涨的独立情绪采取更强硬的对策。此外,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张德江即将退休,谁将取代他的位置,履行管理港澳台事务的职责将是值得关注的问题。《南华早报》同时指出,除了政治领导人的洗牌外,中央军委也面临人事变动,以适应习近平军改后的新型军队结构。

【民主中国首发】时间:9/5/2017

阅读次数:1,701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