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9-27

This screen grab taken from CCTV footage released on October 25, 2013 shows fallen politician Bo Xilai (R) standing in the court room of Shandong High Court in Jinan, east China's Shandong province. The court on October 25 rejected Bo Xilai's appeal against his conviction and confirmed his life sentence, state media reported, a ruling likely to seal his fate as authorities look to close a damaging scandal.  AFP PHOTO / CCTV----EDITORS NOTE---- RESTRICTED TO EDITORIAL USE - MANDATORY CREDIT "AFP PHOTO / CCTV - NO MARKETING NO ADVERTISING CAMPAIGNS - DISTRIBUTED AS A SERVICE TO CLIENTS

图片: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对薄熙来案二审公开宣判。薄熙来出席听取判决。(法新社图片)

笔者在本专栏的上篇文章《习近平欲让所有共青团中央出身的干部都在十九大上胆颤心惊》在自由亚洲网站刊出后,一家海外中文网站转载时换了个标题:《习近平铁了心了就是要让所有团派干部过得生不如死!》。如此标题应该是比笔者的原标题更容易夺读者和网友的眼球,但如果把“团派干部”改成“团中央出身的干部”才切合笔者的文章内容。

正如过去文章中已经介绍过的那样,所谓的“团派”已经被外界普遍认可为曾经担任过共青团地方和中央领导工作的所有人等,除了团中央出身者,诸如李克强,李源潮,胡春华,周强,刘延东,刘奇葆等,也还把团的省级负责人出身者,包括曾担任过内蒙古自治区团委常务副书记的刘云山,曾担任共青团上海市委书记的韩正,以及曾担任过共青团安徽省委副书记的汪洋等,但外部评论界除了笔者本人一再提醒,绝大分部涉及所谓“团派”的评论文章中,硬是要只把担任过不足一年时间的共青团安徽省委副书记的汪洋说成是“团系大将”,而有意无意地“忽略”习近平第一宠臣栗占书曾经担任过四年共青团省委一把手的经历。

笔者再次强调栗战书的共青团履历,就是想说明习近平看上不眼并不是所有曾经在共青团地方领导机关工作过的干部。笔者在过去的相关文章中已经分析过,自从胡锦涛称赞江泽民把中共政权的“香火传递”制度化、规范化、程序化了之后,曾经先后过省级行政和党的一把手,特别是担任过党的省级一把手,是进入政治局的必由之路。而在众多历届党代会的党代表眼里,均会认为他胡春华当初年纪青青就享受省部级待遇,沾的就是共青团干部必须有年龄限制所以必须被突击提拔,所以被称之为“直升飞机干部”的光,与其他从县乡一级领导人干起,在基层数十年摸爬滚打,一步一个脚印递升至省委书记的干部相比,根本就不是公平竞争。

同样道理,当年李克强大学毕业第一天就开始享受正处级待遇,大学毕业不足三年即升任副部级待遇的团中央书记处书记,三十七岁时即升任正省部级。而李克强还没有到北京大学报到时即已经出任的中央军委副团级秘书的习近平则是脱下军装后从县委副书记干起,升任正省长时已经年满四十六岁,比李克强享受正省部级待遇的时间晚了将近七年。所以,以习近平为代表所有那些从基层政权的掌门人做起,一步一个脚印地爬升到省委书记,再到中央领导层的“地方派”对“团派”官员的升官捷径很不以为然,一朝权在手,说什么也要为自己,也是为所有“地方派”出身的官员出口恶气。

从两年前开始,海外华文媒体就开始竞相转载习近平对共青团干部的警告:“不要老想着升官,也不要幻想做接班人。”

这是否习近平的原话,笔者表示怀疑,但把它说成是习近平的本意,应该是符合事实的。

话说当年,最早因为反感“团派接班”而向习近平传达看不起李克强意思的是竞争辽宁省委书记未果的薄熙来。

本世纪初,薄熙来升任辽宁省委副书记兼省长之后就与时任辽宁省委书记闻世震尿不到一个壶里。胡锦涛还是主管组织工作的江氏政治局常委的最后一年闻世震就开始向胡锦涛告薄熙来的状,胡锦涛接班总书记之后,闻世震甚至扬言要“进京上访”。如此一来,本来待闻世震到点下车就让薄熙来递升的计划被胡锦涛否定。此时正好赶上时任商务部长吕福源病重,于是就有了薄熙来调京“高就”商务部长的任命。

薄熙来调离辽宁的当年,胡锦涛就实现了让李克强在辽宁省委书记位置上镀金的计划,令薄熙来顿时气结。

转眼到了中共十七大开完,薄熙来进了政治局,但李克强和习近平直接进了政治局常委。自知已经和习近平竞争不过的薄熙来,开始把斗争矛头指向了李克强,并希望与习近平结成“红色接班人统一战线”。

笔者在三年前的一篇文章《“支持‘唱红打黑’最力”的屎盆子不能只扣到周永康一个人头上》已经介绍过:薄熙来下台之前,有一篇题目为《回归毛泽东,是人心所向,党心所向,大势所趋,时代潮流》的“毛左”网文总结说:由薄熙来创立的、以“唱红打黑”、“共同富裕”为特点的重庆模式,在2011年日臻完善,受到了中央领导人的肯定、广大中国人民的支持和世界的关注。(时任中央政治局常委)吴邦国、贾庆林、李长春、习近平、李克强、贺国强和周永康,以及(时任中央政治局委员、书记处书记)李源潮、刘云山,还有(时任中央政治局委员刘延东)等等中央领导人,纷纷到重庆视察,表示支持薄熙来在重庆的创新和实践。人民日报多次宣传重庆经验;中央党校、全国党建研究会等权威机构支持重庆模式;社会科学院出版专辑宣传重庆经验。

而这篇幅毛左文章中没有说出的事实是,上述人等在薄熙来陪同下考察重庆期间没有具体就“唱红打黑”表示明确肯定、大力支持,也没有现场陪同薄熙来登台一齐“唱红”的只有李克强,当时的李克强与也曾经在薄熙来陪同下考察过重庆的时任总理温家宝一样,只谈经济,不谈政治。

人们应该还记得当年薄熙来当庭翻供,几乎否认了所有的指控,包括“想夺权”的指控。薄熙来在陈述中称,“说我有做总理之心,这完全是不实的。众所周知,十七大以后,中央的人选其实已经确定,李克强任总理已经是确定的事情(被审判长打断)。”

李克强在十七大上和习近平一起进常委时即已经被内定为总理接班人当然是事实,但薄熙来对李克强一百个不服气也是事实。

笔者在过去的文章中曾经介绍过当年习近平以中央政治局常委身份到重庆为薄熙来的“唱红打黑”站台的故事。

当时的中共官媒报道说:在重庆考察期间,习近平在薄熙来等人的陪同下观看“唱读讲传”汇报演出……习近平还在薄熙来等人的陪同上走上舞台,与大家合唱《歌唱祖国》。

考察期间,习近平参观了重庆市的“唱读讲传”活动成果展,他语气坚定地说:“‘唱读讲传’活动,是对广大党员干部进行理想信念教育的良好载体,也是生动的群众工作……重庆‘唱读讲传’深入人心,值得称赞。”

在听取重庆市委、市政府的工作汇报的时候,习近平再次称赞说:重庆近年来以“唱读讲传”活动为载体,弘扬主旋律,干部群众的精神面貌发生了新变化……很多经验具有示范意义。

笔者揭露习近平力挺薄熙往事的文章刊出后,即有内地朋友传递信息过来说,重庆市委里早有传闻说王立军在重庆市委和市府的好几个场合里都透露过薄谷开来告诉他的薄熙来和习近平的秘密谈话内容,薄熙来对习近平发牢骚说,政治局常委里两个共青团第一书记——指胡锦涛和李克强,政治局和书记处里有两个共青团书记处常务书记——指李源潮和刘延东,再加上中央政治局和书记处里的刘云山,令计划,岂不是“团中央占领了党中央”?

如果说王立军所传内容属实,那么习近平上台之后即频频出手,很快令李克强大权旁落的所做所为,也算是替小时候一直都不带他玩儿的熙来二哥出了一口恶气!

RFA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