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袁凌的《秦城国史——中共第一监狱史话》

1991年6月4日新华社发布了一条惊人消息说,毛泽东那位臭名昭著的夫人江青在保外就医之间已于21天前(即5月14日)凌晨,“在北京她的居住地自杀身亡”。该报导还说,江青早在1984年5月4日已保外就医,没有住在监狱中。由于新华社的权威性,江青死于监外她的居所似乎成为定论。美国著名汉学家谭若思(Ross Terrill)中文翻译本的《江青大传》更指江青保释后在北京酒仙桥监视居住,后在公安部医院上吊自杀。

但上述说法是误导。香港新世纪出版社出版的《秦城国史——中共第一监狱史话》引用亲自监管江青的秦城监狱监管处处长何殿奎的话披露说,江青至死没有离开过秦城监狱,她是死在秦城,而且也不是上吊自杀,是服安眠药而死。

秦城监狱监管处处长何殿奎

秦城监狱监管处处长何殿奎。网络照片

中国的秦城监狱,是1958年苏联援助中共兴建的公安部直属监狱和看守所,专门关押中共顶级高官和重要政治犯,是中共极权政制的象征标记。第一批犯人是所谓战犯,即国共内战被俘的国军将领,如黄维、康泽等。文革后关押过魏京生、鲍彤等政治犯和六四学生运动领袖王丹、刘晓波等,而在这之间长达三十年间关押的主要还是权力斗争中失败被整肃的中共党政要员,前期有潘汉年、饶漱石、胡风等,到文革时达到关押高峰,走资派和文革派纷纷被投入这所中国的巴士底监狱。最新是薄熙来、周永康、郭伯雄…等等。

秦城的历史就是中共宫廷残酷斗争的血腥史,也是一个见不得光的黑暗史。

袁凌《秦城国史——中共第一监狱史话》封面

这座极权政权堡垒,阴森而又神秘,至今仍然是不可越雷池一步的神秘之地。虽然已有监管人员和不少的前囚徒回忆秦城,但只是点点滴滴。大陆历史研究者袁凌的《秦城国史》全面揭开了这个黑暗堡垒。作者访问过不少当事人,还亲到现场踩点。在他的挖掘下,不但秦城历史绞肉机角色现形,也挖掘出不少荒诞的逸闻。那些整人的和被整的轮番被关进秦城,前第一夫人王光美才走出秦城,而整过她的另一位第一夫人江青又被关进了秦城的牢房。牢房永在,进进出出牢房的囚犯角色则在不停的转换,在在彰显出中共权力斗争残酷的丛林法则,身在高位的也朝不保夕。好一些红色显贵在秦城的角色错综复杂今人看来是匪夷所思。比如负责修建秦城监狱的公安部副部长杨奇清和批准监狱财政预算的财政部副部长胡立教,两人在文革中被关进了自己负责建造的监狱,吃尽苦头后不禁后悔当初为何不多花点钱把监狱建好一些。荒诞如此,作者袁凌称犹如卡夫卡式的预言。

《秦城国史——中共第一监狱史话》封底──秦城监狱鸟瞰图

《秦城国史——中共第一监狱史话》封底──秦城监狱鸟瞰图

有时红色权贵的种种恩怨情仇最后也会师在秦城。书中提到当年延安有位红色老外美国人李敦白,在延安见到了投奔革命而来的叶剑英的秘书王光美。当时男未婚,女未嫁,中共的国际友人马海德的妻子苏菲从中撮合两人约会,李敦白请王光美吃了一餐饭,王光美又回请了一次,但最终两人没有成事,因为李敦白当时非常迷恋延安大美人孙维世。试想,若当初李王两人相亲有了结果,就不会有王光美后来下嫁国家主席刘少奇这回事了。到文革,李敦白成为外交部的造反派头头,国家主席夫人王光美则被打倒,但不旋踵,两人先后被关进秦城,包括那位让李迷恋但没有追求到的红色公主孙维世。世事无常,看似巧合,但根本上还是共产红色革命的不断内斗自我吞噬特性的常态,不是什么新鲜事物。

斯大林的大清洗、北韩金家王朝血腥的宫廷残杀,赤柬在临奔溃前夕的垂死内斗,与毛时代和后毛时代的残酷内斗同出一辙。这是列宁主义政党内在性。列宁主义政党与黑社会颇相似,领袖或黑社会大佬为了维持自己的权力,必须不断的在内部进行清洗,不断流血,直到崩溃为止。最近有国安背景的中国富商郭文贵在美国大爆中共高层贪腐内幕,震惊海内外,实际就是中共一场围绕权力争夺的残酷内斗的爆发。习近平想效法毛泽东,走毛泽东终身独裁之路,必然会将中共内部权力的恶斗激化到最后不可收拾的地步。且拭目以待。

开放2017-09-27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