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水:特警强化“警察国家”

Share on Google+

在近年群体维权事件中,特警频频露面,近日四川什邡环保运动维权群众和路人,包括中学生和幼童,即遭警察特警殴打、拘押,激起巨大民愤。特警是何种警种?武警部队和警察均配属特警,前者属于武警序列的现役军人,后者属于警察序列的公务员,大多由退役转业的特种兵组成,二者均受过特种兵训练,属于精英部队。识别警察特警最简单方式是:那些武装到牙齿的黑衣人,制服、警车、装甲车上涂装醒目“特警”字样。

据官方资料介绍,特警多种任务的两例最为显著:一是负责处置对抗性强的群体性事件;二是在战争期间作为特种部队参与作战行动。武警特警与警察特警着装一致,很好地掩盖军队色彩,减轻军队镇压带给社会的刺激度,但是,因其凶悍、神秘,所起到的威慑、镇压效果非普通警察所能达致,这恐怕是地方政府越来越善于启用特警的原因。普通警察毕竟是本地人,多少有所忌惮。

什邡事件中特警下手特狠引起公愤,男女老少皆不放过,这是标准的政府打手行为。以前群体维权事件中,也曾出现武警部队,但以持盾牌警棍列队威慑居多。乌坎事件中,就曾有警察特警直接参与殴打中学生。好在现在拍摄便利,特警残暴行为瞬间传遍网络。但是,从未听闻武警或特警,因为殴伤百姓而被撤职或被追究责任。所以,制度纵容国家强势暴力机构知法犯法,这恐怕也是他们行为暴虐的原因之一。

武警特警属于军事部队,而警察特警应属准军事部队。二者职能如何划分,并无公诸社会。其执法边界在哪里?《中国人民武装警察法》第十九条第一款规定“不得非法剥夺、限制他人人身自由,非法搜查他人的身体、物品、交通工具、住所、场所”,意即武警无执法权,唯有协助警察执法。既然武警无执法权,当然更不具有殴打无辜百姓的权力,即使有执法权,也无无端殴打群众权力;警察法更无规定警察特警可随意殴打抓捕公民。什邡特警暴虐行径,到底是武警特警还是警察特警所为,仍属“军事机密”,那么,四川政府甚至武警总部、公安部,应该承担责任。

什邡事件强化了“警察国家”形象。此地曾是四川地震重灾区之一,当年即便对国内记者采访多有跟踪、阻挠;对受灾群众上访百般打压。警察成为维稳打手、而非保护公民工具,已是常态。特警的加入,使用武器更加高级,手段愈加野蛮毒辣。

跟警察论法讲理是白搭,哪怕最无知愚昧的中国人都身有体会。人人痛恨警察,人人抢当警察。公务员优厚待遇是其一,特权、风光、强势皆是主要因素。因此,近年招录警察门槛在提高,大专学历录用条件之一,年轻人趋之若鹜。纳税人养活200万警察,而正是他们对衣食父母制造最大的不安和威胁。良好教育并无法解决警察的良知问题,利益和政治使命让他们的人性严重扭曲,只有专制国家才有的特色。

原载《动向》杂志 2012年7月号

阅读次数:691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