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报上读到这样一条消息,到今年2月2日,深受人民爱戴的捷克现任总统瓦克拉夫·哈维尔任期将满,将永远离开总统官邸。捷克议会的总统选举已进入第三轮角逐,各种政治力量勾心斗角,纠缠不休。出于对政客们的失望,有的选民甚至提出,要引进英国王位继承人查尔斯王储来当总统,领导捷克走上复兴之路。报道称,这事听上去似乎很好笑,但其实不然。在纳粹德国、前苏联的铁蹄下挣扎了半个世纪之后,捷克人现在普遍认为,只有那些具有道德凝聚力、广受尊敬的人才能胜任总统的职位,才能带领捷克实现复兴之梦。而在捷克政坛,多的只是野心家和毫无远见的政客。与他们相比,查尔斯王储受过良好教育,形象健康,他之成为捷克人心目中理想的总统人选并不值得吃惊。就算捷克人真的选择他来当总统也无不可。

我由此想起1986年11月天体物理学家方励之在上海交大的一段演讲:“现在很多人说中国要改革,成功与否看上面的决心。有人说,现在中国的确需要引进很多技术,有人说,中国现在最需要引进一个总理。这是开玩笑。是说引进什么都没有用,大概只有靠引进关键地位的才有用。这个笑话的意思表示这个地位在中国非常关键。但是我觉得完全依靠上面的这种决心,中国也不可能真正达到发达国家的水平。”这番话曾被加以断章取义,“引进总理”成了“资产阶级自由化”头面人物方励之的重要罪证,在党报党刊上大肆进行批判。

其实,“引进总统”也好,“引进总理”也罢,都不过是人民的选择权。1989年冬天的一场“天鹅绒革命”,使捷克人民赢得了长期被剥夺的天赋人权,其中就包括选择的权利,选择政府和领导人的权利,所以,他们可以严肃地提出、乃至讨论“引进总统”的问题。而在中国,就连最基本的思想、言论自由和知情权都是奢侈品,更不要说选择权,有之,也不过是哈维尔当年说的——选择买哪一种冰箱和洗衣机的自由,对公共事务既无发言权,更无选择权,即使是选择村长、居委会主任的权利也是恩赐式的、不完全的。不久前闭幕的执政党大会就是一个显著的例证,直到高居金字塔尖的政治局常委千呼万唤始出来的前一刻,从普通观众到大会代表、乃至中央委员对此都一无所知。更让人大跌眼镜的是,即使到了那一刻,人们还无法知道原来军委主席已在一个普通党员中产生。这真是中国特色的政治模式,一切都是黑箱作业、全封闭的、密不透风的,数千万党员、十几亿人民连知情权都谈不上,哪有什么选择权可言。在“只谈风月,莫谈国事”的中国,捷克“引进总统”的消息在许多人看来充其量不过是“花边新闻”、一则笑话而已。

看中国,念捷克,一个没有选择权的民族真是可怜。

(大纪元)(2/3/2003 4:29)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