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水:反日保钓游行的启示

Share on Google+

9•15——9•18奉旨游行示威,焦点被转移到对暴徒的谴责和审判,但对绝大多数围观者,也是难得的学习和操练机遇。1989年民运中曾有打砸烧抢商场的暴徒,将来的社会运动也会有暴徒。社会戾气是政治恐怖长期集聚的结果,需要寻找发泄孔道,这可视为专制制度的遗产之一。如此说,并非宽恕暴力,而是正视其客观性存在。

钓鱼岛成为中日两国政客的“毒品”,一旦政经不振、社会问题剧增,政客们都会打出这张牌,以转移社会矛盾、纾解政局危困。民众应该看清楚,钓鱼岛实际主权仍掌控在日本。中国官方娴熟地运用民族主义、爱国主义动员社会,并适当纵容社会暴力,转嫁自己的不作为。但是,理性的声音尽管微弱,也已发出。在游行示威现场,尽管游行主题被事先设定,但在微观层面也有人权、政改声音发出。

从法理层面来讲,日本将钓鱼岛从私产转为国家收购,其中均有一条明晰的法律依据,显然日方在面对国际社会、安抚本国民众方面,更有说服力。但在中方,光凭“钓鱼岛自古以来属于中国”,缺乏实质依据。

更为重要的是,中国大陆政权更替和政府主动放弃钓鱼岛,出尔反尔,终究理亏。二战后民国蒋介石授权美国托管,主动放弃主权;1972年中日建交,中共再次搁置主权、放弃战争赔偿。中国曾参与中日建交人士透露此实情。政治短视和无底线妥协,将自己摆在不利位置。因此,在捍卫钓鱼岛主权的国际外交场合,显然日本更有底气、更淡定。

以上都是表面现象,中共无意也无力收回钓鱼岛,只是借此利用民意掩饰自己的不作为。借钓鱼岛问题维稳,才是官方的最大动力所在。国土主权比起统治权,向来是次要目标。钓鱼岛收回与否,根本不在中共整体利益考虑范畴。只要考察中共建政63年丧失的国土面积,就会得到佐证。

但是,不能否认,中共借钓鱼岛议题,一石三鸟,却是非常成功。划定主题的游行示威,放纵暴徒打砸抢烧,进而滞后抓捕、处罚,让暴徒成为替罪羊,满足了人们对社会正义和公正法律的普遍饥渴感。这些都为中共赢得权力合法性的民间资源。

官方操纵此次游行示威,不言而喻。这从划定主题、路线、警方滞后处置,都得到明证。尚不言“便衣”存在打砸抢烧嫌疑。其次,按照游行示威法,需要事先申请,迄今未见哪座城市警方理直气壮拿出证据。“奉旨游行”一说直指要害。

尽管如上所述,反日保钓官民各取所需,各浇块垒,却是不争的事实。然而,游行示威的机遇,却有正面价值。相对于该种被虚置的宪法权利,现实中的残缺拥有总比完全被禁止值得利用。那就是见缝插针,不同意识形态、利益群体和社会阶层,表达各自诉求。从社会最为暗黑的地方起步,是中国制度转型绕不过的坎。游行示威对于港台像空气一样方便,但在大陆是有或无的问题,因此,学习和实操游行示威经验则十分重要,这中间没有替代品。从种种不完美、甚至暴力起步,这无法回避。既然无法回避,那就予以利用并扩展非暴力元素,进而积蓄社会能量和民间资源,不失为制度转型正途。

原载香港《动向》月刊 2012年10月号 总326期

阅读次数:1,522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