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产主义受难者纪念碑

共产主义受难者纪念碑(网络图片)

“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是 2012年中共十八大报告提出来的,由24个字内容组成,因这24个字中有“民主、自由,公正、法治”,当时提出来后,的确让中国知识界和广大民众高兴了一阵子。笔者有个朋友是某大学教授,,他一直为中国的民主前途担忧,这次习当局提出了在中共执政以来一直视为最忌讳的词语(自由、民主),令其大受振奋。他对我说,老夫活了几十年,能公开将“自由、民主”这样的字眼在党代会上提出来,还是破天荒第一次听到,看来中国的民主希望有盼头了。我这位朋友代表了当时中国善良的知识分子一种心情。笔者对此事并没有像朋友这么乐观,曾对他说,不能抱有太大的期望,要“听其言观其行”。果不其然,时过5年,随着“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滑向“习核心”;随着民主渐少专制渐多,我这位朋友慢慢失望了,心也渐渐冷了下来。事实又一次证明了,在极权专制的国家,一切所谓“民主、自由”皆为空话。

一,“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本身就是一个“伪命题”

说“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是个“伪命题”是因为社会主义国家这种体制本身就和民主、自由无缘。马克思在《哥达纲领批判》上说:“在资本主义与社会主义之间有一个过渡形态,这个过渡形态只能是无产阶级专政。资本主义和共产主义之间有一个从前者变为后者的革命转变时期,同这个时期相适应的也有一个政治上的过渡时期,这个时期的国家只能是无产阶级的革命专政。”

马克思这段话已经讲得很明白了,所谓社会主义就是共产主义的过渡阶段,这个阶段就是无产阶级专政,无产阶级专政实质上就是一党专政,一党专政就必须采取不正当手段来镇压持不同政见者。在这种国家就谈不上自由和民主,他们可以打着社会主义的旗号,甚至打着为大多数人民利益的幌子来实行他们独裁专制目的。毛泽东在《论人民民主专政》中就露骨地说:“你们独裁。可爱的先生们,你们讲对了,我们正是这样。中国人民在几十年中积累起来的一切经验,都叫我们实行人民民主专政,或曰人民民主独裁,总之是一样,就是剥夺反动派的发言权,只让人民有发言权。向着帝国主义的走狗即地主阶级和官僚资产阶级以及代表这些阶级的国民党反动派及其帮凶们实行专政,实行独裁,压迫这些人,只许他们规规矩矩,不许他们乱说乱动。如要乱说乱动,立即取缔,予以制裁。就是人民民主专政。”

毛死后,邓小平虽说搞改革开放,但仍然要坚持“四项基本原则”,中共体制并没有改变,中国大陆依然是一党专政,一党专政必然是“一言堂”,邓曾经说,“以前毛主席活着他说了算,现在他死了我说了算。”这种独裁专制的国度哪来的民主和自由?但“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又堂堂正正写着“自由、民主”岂不滑稽可笑吗?所以说,“社会主义”和“民主、自由”是水火不相容的东西,“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提出来实际上就是一个“伪命题”。

二,以“民主、自由”的“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滑向以个人的“习核心”是专制国家的必然现象

因为一个国家要实行民主宪政,首先一条是要将民主、自由,公正、法治作为核心。只有这个核心才能凝聚人民的意志,它是任何个人都无可替代的。一个国家要想稳定、要想长治久安,唯一的办法就是实行民主宪政,有了民主法治这面大旗,核心作用自然就形成了。当今世界民主国家皆是以自由、民主作为核心力量来凝结民众的,这些国家能够长期保持稳定也就是这个原因。然而,极权专制的国家,这种体制本身就和民主、自由相悖的,他们高喊民主自由本身就是一场作秀。他们知道,要实行民主就必须放弃一党专政,放弃一党专政就要作好随时被选下台的思想准备,而那些专制独裁者是不会轻易放弃他们的王座,综观世界上的所有的专制者,没有一个自动退出历史舞台的,如斯大林、毛泽东、金氏王朝、萨达姆、卡扎菲,这个对他们来说是无论如何做不到的。专制者为何留恋他们的那个体制,而总是将民主、自由视为敌人,这是利益决定的,因为他们可以从这种体制享有民主国家得不到的至高特权。当然,极权国家也想社会稳定,因为社会稳定就可以达到他们永久享有特权的目的,然而,没有民主宪政作基础的“稳定,无论花多少代价“维稳”也无济于事。

因为这种体制的本身就是社会动荡不安的根源,想让社会长期稳定是绝对不行的,民众需要民主和自由,在这种专制体制的压迫下必然要进行反抗,于是,他们就只有一条路,以个人的权威来达到震吓民众的目的;树立权威达到个人崇拜的目的。因此,这个所谓的“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终于露了馅,最终还原到了“习核心”和“党天下”,仍然沿袭毛泽东的老套子,跳不出毛的老“窠臼”。

2016年习当局提出来了“四个意识”(即政治意识、大局意识、核心意识、看齐意识)。大局意识也就是以服从习为大局;看齐意识就是一切向习看齐;“核心意识”就是要求在思想上认同核心、在政治上围绕核心、在组织上服从核心、在行动上维护核心,其目的还是要以习为核心。在中共十九大即将召开之际,各地官员纷纷向习表忠心,天津某大员甚至肉麻地说,“忠诚就要绝对,不绝对就不忠诚”这与当年林彪搞的“三忠于、四无限”“大树特树毛的绝对权威”如出一辙。

从“社核”到“习核”之转变 。 这也再一次证明了,极权专制国家只有靠“人治”,不可能靠“法治”。他们不搞个人极权就难以维系下去。

三,用“民主、自由”来忽悠中国老百姓并非是习当局的首创

用“民主、自由“这些美丽动人的词语来迷惑中国老百姓的发明”专利”并非习而是他们的鼻祖毛泽东,习今天用这种语言已经不算是新套路了,老毛早在上世纪四十年代就用过,那时也真把中国民众迷惑住了,尤其是当年的民主党派知识分子。笑蜀先生写了一本书《历史的先声》将中共毛泽东当年发表的讲话辑录下来,在毛的真实面目尚未暴露之前那些动人的语言会把人热昏。笔者不妨摘录两段:

“中国的缺点就是缺乏民主 应在所有领域贯彻民主,没有民主一切只是粉饰 ”——1944年6月12日毛泽东答中外记者团

只有忠于民主制度,坚决地依靠着民主主义这“生命的活力”的人,才能够在民主制度下继续存在;反之,害怕民主制度的人就是背离了这伟大的生命的活力,而终于会陷于死亡的绝境!——《新华日报》1944年11月15

现在中国最迫切的问题,是实行民主;有了民主,一切问题都可迎刃而解。这不是一句空话,—有人民自由才有国家自由 可见民主和言论自由,实在是分不开的。我们应当把民主国先进的好例,作为我们实现民主的榜样。——《新华日报》1944年4月19日

中共执政之后,这些美丽动听的语言立即化为乌有,中国有句俗语,美丽的谎言只能用上一次,再用第二次就不灵了。当习的“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出笼之后,很多人为其唱赞歌,一些“新权威主义论者”对其抱有无限希望,大肆鼓吹,甚至认为习将成为中国第二个蒋经国。只是很可惜,经过五年,他们的期待像肥皂泡一样破灭了。回顾胡温任期之际,国内民主状况总的来说还算比较宽松的,网民在一些网站上尚能自由发表一些异见文章。如《博客中国》、《共识网》。还有国内最受民众欢迎的刊物《炎黄春秋》和《南方周末》也能公正、客观地还原当年一些史实。薄熙来被搬倒后,国内的文革遗风暂且被刹住,民主气氛还比较浓。习上任后,随着权力逐步巩固,人们的民主希望渐渐破灭,犹如麻雀掉进粗糠里——空喜一场。“南周风波”是习当局首先第一步开刀,将《南方周末》改组,接着又鸠占鹊巢,将《炎黄春秋》强夺。又接下来,将央视主持人毕福剑下课来警告那些非毛者“不准妄议”,再接下来“709”大抓捕,对网络的管控越来越紧,以自由、民主的“社核”最终转向了“习核”。 今天中国的民主前景比起前几任更加暗淡,已经几乎回到毛时代。

四,政治体制不改变,就别侈谈“自由、民主”

一个国家的政治体制决定了这个国家的人民是否能享有民主和自由。综观近百年来世界的发展和变化,可以看到,凡生活在共产主义极权专制国家的人民,在暴政的统治下,是谈不上民主和自由的。2007年,共产主义受难者纪念碑在美国首都华盛顿揭幕 ,美国总统布什在铜像揭幕仪式上发表讲话纪念全世界被共产主义政权杀害的人们,布什说,“共产主义意识形态夺去了大约一亿男女老少的生命,我们聚集在这里,以人类的良知,纪念那些在共产主义铁腕中丧生的人们,并把这一纪念碑奉献给那些因此作出牺牲和受难者有着重要的意义。”

二战后,在苏俄为首的铁血黑幕下,成立了社会主义阵营,在这个阵营里,孳生了大小暴君,斯大林、毛泽东、金日成、霍查、齐奥赛斯库、波尔布特等。他们一个比一个凶残,古格拉群岛、卡廷事件、三年大饥荒、夹边沟右派劳改营、文革、红色高棉大屠杀,都发生在所谓社会主义国家。这一切皆为这种体制所造成。然而,世界民主潮流终成大趋势,在不到半个世纪的时间,社会主义阵营终于土崩瓦解,苏共倒台,柏林墙推倒,东欧社会主义国家全部易帜,从此走向民主宪政,人民获得了民主自由。这说明,人民要想得到真正的民主自由,必须改变专制体制,否则,谈自由民主就是空话。今天中共当局,一边加强一党专制,搞个人独裁;一边高喊“自由民主”,这场假戏再唱下去恐怕人会走光。

2017年10月13日

【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10/31/2017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