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0-31 海上 诗赏读

海上

海上:本名林清阳,1952年11月生于上海市,先锋诗人、诗评家、自由作家。诗歌意象前卫,诗作苍茫大气,出神灵性;多年来,一直致力于梳理、思考中国史前文化,被誉为“民间思想家”。

隐秘图腾:琥珀星

《隐秘图腾:琥珀星》是海上多年以来的诗写的精华……此次出版以“百科诗派”创建十周年年鉴为重点,是超越日常生活的诗化生命体验……本集分三辑,第一辑散文诗,第二辑长诗,第三辑组诗或短诗。由北岳文艺出版社出版,定价49.80元。50元红包包快递,有需要的朋友请加海上微信18502088092 发50元红包留地址即买即快递,(注明购书,不注明不加)。

部分诗人评价

海上的诗与其说是诗,不如说是一部部纪录片,没导演也没演员,却智能地构成震颤人心的视觉画面,旷古的洪荒之力自成节奏聚焦在文明或生命的一个个现实细节点上,让读者和演化、器官、脉络的诡异作动逐步同频,从而得到喷涌不断的遐想和启示。

读海上的诗,才不过是个开端,你看第一行开始他就和你没完,他是那个炼狱暗河撑船摆渡的神秘人,他带你进去,你还有一段好长的路得走下去,你能看到更多的真相,因为你已经开始贪婪的亲证,是的,我并非夸张,这就是诗的魔力。

海上用诗说明科学的本质是如此浪漫,当他虔诚地透析元素,以及他们寓意着什么,你会豁然相信,钻研黑魔法的牛顿、鼓捣交流电的特斯拉、死磕相对论的爱因斯坦,深夜剖尸的达芬奇,他们其实都是大诗人。例如水晶、铱,紫铀,青铜、盐……几乎每一首作品都会出现地质元素,他们是矿,也是某种变化的关键,更让我相信是人类文明的一种隐秘。当他们与文字融合,新的意念产生了,我认为这是时空的真实写照。
我敢说,越接近生命的真相,越有诗意,很多诗人都能做到,但海上,走得极远,离得极近。

我敬重玩真的的诗人,不因为文字玩的好,因为敢于直面和抖搂灵魂,因必然承受日益放大的苦痛,看看那些结束生命的诗人就知道,这一行是条不归路。海上走了很多年,单从这批作品看,他已经是个观察者,多少苦痛执着都已化解,那应该是他生命历程的前尘往事了。

海上的诗

水晶中的水晶

从光与光凝固的前夜起
磁场的背面就响起销魂的歌
女神原形毕露的时辰终于是
幻听的水域
迎接她的良机。因为主体的光
推出了她赤膊的神态
单维的隐遁术被发现固体的青铜器
任何锈绿的鼎皿和刀剑
僵亡于光的锋芒前
女神乘麾毡而逝
但,光骛八荒 直至颗粒

烈性的光在相撞的瞬空里
灼毁了时辰的细胞
由唿哨开始直至喑哑
完成了单性繁殖的天然水晶
在水域之上
窃去一滴水足以凝和光速的陀螺
鬼斧削去了焦灼
在万神屏息静默之中
晶体放飞了死光
它开始宁静
让回响迅速坠入水域
这一刻,人类有了听觉
连草木的呼吸都丝丝入耳

同一种程序在任何水域上发生
由光颗粒至水晶
的道路仅在刹那 而物质置换
的公式让人类背诵至今

堆积层中那个黑夜只留下粉尘
和石骸们一样
毫无光泽。在蓝色淼颜中寻觅死光
在天籁之中寻找
晶体的静
有时它把静直截传至脑际
而我们仍隔它很远

(这个世界把亿万次刹那的水晶
藏到哪里去了?)

而我们相信光速不会白白逝流
而人类的水晶在繁殖中溃散
唯有它引领人类
走近晶体的能量场
水晶中的水晶是光速投胎生命之中
的水晶,这是唯一的神性!

上古的血脉或残迹

酒水渗进思路 黑色的隅地
也有呼吸
牍的走动发出檀香之气
身影映显皇皇烛光
丝绸悉悉地叙述远古生活
在场的魂魄似乎顿时凝固
时间太浓 流不动它的辉煌
绸缪牖户见识了换季细节
(我只是睡在现代垒砌的床炕上
视线穿透玻璃 飞往星空)

罗帕上绘有玄鸟
经书醒来 字字神情奕奕
这屋内至少有千万只眼在吮阅它
一瓶梦游之酒 悄悄潜入我的思路
黑暗金属开始蚀融
还原它的物质元气
(梦中的象都是未曾命名的关系)

我煮沸的膀胱烫醒了我的腹部
祭祖的天赋 不以我意志为控制
的原始物质 它们和宇宙直接互动
感应、嬗变、重构它们的能量形态
我只有遵循这种与天同道的进度
完成对孤独愤懑的表达
(但我仍感到意外 并且百思其感)

真实的岁时从未离开。这团梦云
如何能趁隙形成 又如何弃蛊而消隐
世间的声响切换回现在时
我认出自己的裸体(以及垃圾色的獠牙)
一颗痣确定了我的视觉
想想昨日痛饮时残酷的怂恿
人之间 被古老的潜意识操纵
玄鸟随影而行
翅翼上绘声绘色

(有多少是属蛊惑。又有多少属物的觉醒)
数量与质量。岁月。时辰。气候和情分
这些已有明确类别的科目要解构我
而最初我只是所有被捏成荒蛮的有机体
我不得不被这巨大的偶然惊吓
现实中 人类敌视某些偶然性
我的材料完全取自万物
极端的偶合 构成原始神性
(只能说我随着原生物的苏醒而木讷)

鸟龙互变 四海鲲鹏的上古世间
在雨水回到水域的一眨眼
入梦与苏醒 死寂与喧嚣 几千年
一万年或者几万年……水的文化与道德
从它给予世间的生生死死开始
它的鸟魂云魄 先于人类领略宇宙
模糊的神性与混沌同在梦
的卵巢

我在这个被四季浸透的巢中梦见
自己正在被酒水葬殓 我忽然想到赶在不能言语前
提前说出死的过程
它让人领略生前不能见识的思路

诗赏读|在读与写中与您相见

海上公众号

长按二维码,关注诗赏读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