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4-11-23

关于市场经济改革如何避免“南美模式”的教训,是近年来中国大陆朝野、学界甚为关注并常常引发争议的话题。近日,中国大陆国家主席胡锦涛正展开南美四国的外交访问,并在出访巴西、阿根廷、智利和古巴的行程中,顺道参加在智利举办的APEC──亚太经合组织高峰会议。这个“南美模式”或称“拉美现象”的话题,又一次引起了海内外有识之士的讨论和关注。

所谓“南美模式”或“拉美现象”,按国际上的习惯说法,是指近年来全世界的发展中国家在推动经济发展之中,人均国民生产总值(GDP)达到一千美元至三千美元之间的时期,是经济结构发生剧变,社会发展极不协调,社会矛盾激增,社会稳定受到极大冲击的时期。如果能够平稳度过这个阶段,一个国家就可以进入所谓“黄金发展时期”;若是在这个阶段翻车,就可能发生像部分拉美国家一样的,经济发展停滞不前,社会腐败、两极分化愈演愈烈,经济倒退,社会动荡,以至发生灾难性、崩溃性的严重社会后果。多年来拉美国家始终动荡不安,几年前的阿根廷更是政变连连,银行倒闭,货币严重贬值造成国家经济破产,就是这种“南美模式”或“拉美现象”的最鲜明的例证。

中国大陆自1979年推行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的改革开放政策以来,国民经济有了长足的进步,2003年的人均GDP已经超过一千美元。随著经济的发展,中国大陆的经济结构、社会结构以及政治结构势必要随之发生巨大变化,不同阶层、不同群体的利益冲突和利益诉求,开始以不同形式在社会上呈现,可以这么说,中国大陆的社会发展,也正步入了与所谓“南美模式”相对应的历史阶段。近两三个月来,在四川、陕西、河南、云南、广东等地连续发生的由大规模民众抗议引发的暴力流血事件,已经明确地拉响了中国大陆社会很可能将重蹈南美覆辙的警报,中共为政者一个不小心,就会陷入改革翻船、动荡停滞的“拉美泥沼”。

应该说,以胡锦涛、温家宝为代表的中共新一代领导人,对此是具有危机意识的。前不久闭幕的中共十六届四中全会通过的“加强执政能力建设”的决议,提出了一些有正面建设性的意见,比如,“建设和谐社会”、“促进社会公平和正义”等等。但是,“建设和谐社会”和“促进社会公平正义”,不能只是一句宣传口号,它一旦要落到实处,就必须要面对造成社会不和谐、不公平、不正义现象的各种根源性的问题。

比方,近期以来造成持续社会动荡的四川、陕西、河南、广东等地的民众抗议活动,其起因,无非是三农问题、下岗工人问题、失地农民与被迫迁的城市贫民问题、收费泛滥引发的官民冲突问题,等等。这些问题的背后,都离不开一根互相牵连著的黑线──官场腐败当道、贪官污吏横行,加上缺乏权力监督机制、言论舆情的空间有限、疏通渠道严重不通,以至社会积怨一触即发,造成社会动荡、经济倒退的恶性局面。上述问题的症结,毫无疑义,恰恰正是与“一党独大”、“一党专制”的政治结构相关。

举一个最明显的例子,从争议多端的长江三峡工程开始,中共建设部门近年来又无视环保、移民、自然景观和文物保护等严重问题,强行上马了好几个大型水电站工程。四川瀑布坝水电站引发的大规模民众抗议暴动事件,就是因为无视民众长期的反对意见、强制上马造成的恶劣后果。而这些工程的背后,无一例外,都与中共有关高官的既得利益相关。

长江三峡工程的主导者,即是李鹏及其势力范围的中共水电部工程集团;据报道,不久前引起云南、贵州和北京知识界抗议的云南、贵州虎跳峡水电站工程案,其背后操作的利益集团,正是李鹏的儿子李小鹏所主导的华能集团!此事件的事态目前仍在发展之中,可以想象,如果中共为政者不能改弦更张,还是采取以往压制反对意见而强行上马的霸道措施,它必将会引发范围更加广泛的社会民众抗议。这说明,制度性的腐败已经深入中共骨髓。一党独大的政治体制一天不改革,政治民主一天不进入中国的现实,就一天不能杜绝“官场腐败当道、贪官污吏横行”这个引起今天社会动荡的最大根源。

而“官场腐败当道、贪官污吏横行”,恰恰正是所谓“南美模式”、“拉美泥沼”的最明显的特征!今天,中国大陆的社会发展已经进入了最关键的转型期。中国大陆能否避免“南美模式”的覆辙,如何才能绕过所谓“拉美泥沼”而走向长期稳定、可持续的“黄金发展期”?在胡锦涛出访南美四国的时刻,这个问题,值得引起中共为政者三思再三思。

© 2004 Radio Free Asia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