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0月13日,第八届全球支持中国和亚洲民主化论坛大会筹备组接到会场租赁方的紧急通知:撤回租用,理由是举办研讨会方不属于从事“研究原苏联红军的机构和协会”,所以不予租用。这个理由显然是不值一驳的。这撤租通知距离会前仅仅10天,突如其来,令人措手不及。

缘何如此?这里简单陈述一下来龙去脉。

大会筹备组选择了原“克格勃监狱”作为会场。

9月初经过接洽和内部讨论,筹备组决定将第八届全球支持中国和亚洲民主化论坛会议的主会场,安排在波茨坦的一幢历史建筑内举行。这里曾经是苏联间谍机构设在“七号军区”的中央调查监狱,也被称为“克格勃监狱”,现在是克格勃监狱纪念馆(这里距同盟国巨头的波茨坦会议旧址约850米)。

这大楼建于1916年,由波茨坦地区基督教援助社Evangelisch-Kirchlicher Hilfsverein(EKH)建成,并作为基督教援助社管理的办公地,1933年后也作为基督教妇女互助协会的所在地。1945年7月17日至8月2日,“二战”时期的同盟国巨头在波茨坦举行特别会议。会后,这里被德国苏维埃军事管理局接管,这一地区划归“七号军区”。苏联间谍机构(SMERSCH二战期间苏联的军事情报部门)曾使用此楼,并改造成中央调查监狱。在一号楼的地下室和一号楼的东侧,改建了36个拘留室。窗户安上铁栏栅,杜绝了与外界的接触。

从此这幢建筑被苏联情报局克格勃使用了40年,成为苏联最重要的前哨基地,也是在德国的军事间谍防御中心,即“第七军区”。监狱区位于苏联情报中心的核心区。根据史料记录,上世纪五十年代中期,在该监狱被监禁约有900-1200人,关于囚犯详细人数的来源及线索,至今仍然查不到可据资料。最初这里的武装人员由德国和苏联人组成,从1954-1983年全部由苏联军人接管。现在能够查到的被囚禁者的资料中有60位德国人,10位苏联人。被囚禁者在服刑期间受到一个月的询问,部分被虐待,被苏联军事法庭判处监禁几年,或者死刑。牢房的墙上刻了许多德文和俄文,反映出被囚禁者被剥夺自由,被隔离的心理压力。该苏联的军事情报部门(SMERSCH),主要担任间谍、防御工作,是针对“叛国者,逃兵,间谍和犯罪分子”,不仅仅是针对德国人,逃离战争的苏联军人被视为叛国者和逃兵,同样是该情报部门清算、清除的对象。

自上世纪八十年代中期开始,监狱大楼被用作物资仓库。1994年,最后一批俄罗斯部队及秘密服务机构撤出。随后由基督教援助社接管此大楼,并在社会的支持下向公众开放展出。

选择此会场意义非同寻常

我们在这里举行促进中国民主宪政和结束中共专制统治的研讨会,具有历史和现实的意义。

这个会场恰好展示了共产党暴政和斯大林主义的恐怖罪孽特征,无论我们是站在这楼里,或者穿行这些走廊,抑或坐在会议厅,都会有所感应和体察,斯大林恐怖暴政的心灵感应,穿越岁月的嘶哑吼叫在耳际回荡,铁窗下的血腥、死亡和幽灵在黑幕里飘悠……。这是此纪念会议场所的特点,或者说象征意义。

而如今,红色苏联的暴政政权倾倒了,东德及东欧完全摆脱了专制黑幕,而中国的独裁专制统治依然如故,没有人权,没有平等,没有自由,中国人只能在黑暗的世界里苦苦挣扎、苟且偷生。

举办中国现状与民主未来国际研讨会,是为了促进国际对话和民族对话,历史真象应该被揭露,历史真理不容被压制,为了维护世界和平、民主和自由,全世界人民必须团结起来,大家一起来结束共产专政和暴政!结束独裁专制的最后堡垒!

筹备工作遭到了无形的压力和胁迫

我们每一次的论坛会议,都会遭遇无形的黑手干扰,都会遭遇无形的压力胁迫。这一次的会议筹备工作更是举步维艰。从会议的选址,到邀请欧洲政界人士,以及到会场住宿的租用等等。最初的期望,顺利的协商,热忱的承诺,喜悦的心情尚未捂热,突如其来的百般理由、种种托辞,还是把我们扔出了合作圈外,一切又是从头越。

读者一定对这样的无厘头说辞纳闷,下面举一二例子说明。

还是回到租用会场的例子。经过了几番周折,我们找到了满意的会场,波茨坦前苏联“克格勃监狱”纪念馆欣然允诺租给我们会场。租方热忱而大方,什么都好商量,纪念馆还将派代表在我们研讨会开幕式上致辞祝贺,会后纪念馆方还安排我们与会者参观整个监狱的展览,为了方便我们,纪念馆固有的作息时间也会为我们变更。所以,突兀的撤租理由真让我们哭笑不得。不仅如此,而且一下子把协商的大门关得死死,我们想知道其背景情况显然是无门。其实天下人都知道原因,别说是我们民运团体了,即便是台湾政府也处处受到中共的制约和打压。

此外,我们还获悉,我们邀请的有关政治家和民主人士等,同样遭遇了有关机构的格外“重视”,甚至是调查和询问,幽灵始终在我们身边如影随形,我们已陷入了没有硝烟的战场。

2017年10月30日

1监狱博物馆

2杨黄美幸和潘永忠在波茨坦大会上

3杨黄美幸潘永忠廖天琪费良勇牧野圣修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