俞冰夏

【编者按】

9月将过,各种文学奖又开始热闹起来。关于诺贝尔文学奖的赌博网站,依旧列出了一批有望获奖的作家的赔率,今年榜单如何?英国文学布克奖的短名单已经公布了,获奖热门是哪部?美国国家图书奖又会颁给谁?世界三大文学奖项无疑是最受关注的。

诺贝尔:村上春树继续领跑

根据瑞典皇家学院官方网站的数据,今年诺贝尔文学奖有210位提名候选人,其中36位是首次提名——这数据,相比年初解密公布的1963年80位候选人与22位首次候选人来看,过去50年文学界也可谓通货膨胀。瑞典皇家学院把诺贝尔文学奖的提名过程与最终的决策过程都保密50年,目前公开的文件当中,大多数入选3到5人内部小名单的作家都被提名过很多次,但最终决定权在诺贝尔文学奖委员会一小部分人手里,这种奇特的匿名民主集中制选举完全不可预测。最倒霉的人大概是村上春树,不知道为什么,连着几年9月的赌博网站上他总是名列前茅。今年,他仍然以1比5的赔率位居今年诺贝尔文学奖赔率榜榜首。

今年的博彩榜单上除了村上春树、阿多尼斯、乔伊斯·卡罗尔·奥茨、米兰·昆德拉、菲利普·罗斯和北岛等年年上榜年年不得奖的老面孔以外,也有几个新名字,白俄罗斯女记者斯维拉娜·亚历塞维奇据俄国媒体报道今年第一次由俄罗斯的乌拉尔联邦大学提名诺贝尔文学奖——很明显她如果得奖与当下的政治环境有很强的联系,倘若她入选内部短名单,保守的诺奖委员会一定会对她的文字百般斟酌。俄罗斯是一个与诺贝尔文学奖的关系和中国一样纠结的国家,历史上得奖的俄国作家大多是反政府人士,以帕斯捷尔纳克受到官方压力无法领奖为首,1970年以后再没有俄罗斯籍的作家获奖。

赔率榜上另一个值得注意的名字是挪威剧作家乔恩·弗斯。离特朗斯特罗姆得奖已经过去三年,诺贝尔文学奖的确有时不时回归北欧的传统,然而弗斯性格张狂,从不否认自己是虔诚教徒,这点上有对诺奖委员会来说有政治不正确的隐患,毕竟欧洲学院文学界的无神论属性已经非常坚固。

每年猜测诺贝尔文学奖得主的活动既无意义又让人津津乐道。近十年来世界发生了文化剧变,文学界也不断反省自身,力求不在网络时代被遗弃,因此对包容性和开放性有了执念,只有诺贝尔文学奖像个固执的老年人,拒绝与时俱进,仍然在寻找阿尔弗莱德·诺贝尔最初赞许的那种文学家必须精神积极向上,促进世界往更好的方向发展的价值观。

英国立博(Ladbrokes)博彩公司列出的2014年诺贝尔文学奖赔率榜(截至9月24日)

村上春树 5/1
恩古齐·瓦·提安哥 6/1
阿西娅·吉巴尔 10/1
斯维拉娜·亚历塞维奇 10/1
乔伊斯·卡罗尔·奥茨 12/1
乔恩·弗斯 12/1
阿多尼斯 16/1
米兰·昆德拉 16/1
菲利普·罗斯 16/1
彼得·纳达斯 20/1
北岛 20/1
米尔恰·卡塔雷斯库 25/1
高银 25/1
托马斯·品钦 25/1
翁贝托·艾柯 33/1
努鲁丁·法拉赫 33/1
达契亚 玛拉依妮 33/1
玛格丽特·阿特伍德 33/1
唐·德里罗 33/1
阿莫斯·奥兹 33/1
安东尼奥·罗伯·安图内斯 33/1
理查德·福特 33/1
萨尔曼 拉什迪 50/1
塞斯·诺特博姆 50/1
哈维尔.马利亚斯 50/1
科马克·麦卡锡 50/1
鲍勃·迪伦 50/1
彼得·汉德克 50/1
威廉·特雷弗 50/1
莫瑞 50/1

Jacobson布克奖:美国作家第一次入围

与诺贝尔文学奖相比,同样每年10月颁布的英国文学布克奖,今年第一次放弃了自己突出的英国中产阶级属性,开始接受美国小说参与评奖。于是9月颁布的短名单里,美国作家约书亚·费里斯和凯伦·乔伊·福尔勒成为了第一次入围布克奖短名单的美国作家。长名单里还包括另外两名美国作家——保罗·奥斯特的第二任妻子西瑞·阿斯维特和写科学题材小说著称的理查德·鲍威尔斯。这一决定在英国文学界虽然褒贬不一,但总之是大势所趋。

入围短名单的六部作品里,目前呼声最高的是四年前得过奖的霍华德·雅各布森的《J》——这部小说情节看上去有点像《饥饿游戏》,一个世界末日的爱情故事,布克史上同一个作家间隔很短的年数得奖的先例不少,希拉里·曼特尔是一个。

多次被提名但从未获过奖的阿莉·史密斯入围的新作叫《怎样两者皆有》(HOW TO BE BOTH),阿莉·史密斯擅长玩弄后现代叙事结构,太过文艺,也因此不怎么符合布克奖过去所代表的中产阶级人士茶余饭后的阅读情趣,不知道在接纳了风格更多样化的美国作家以后,是否也在旨趣上与往年有所不同。

如果按照往年的思路,理查德·弗拉内根的《通向远北的狭路》(THE NARROW ROAD TO THE DEEP NORTH)倒是比较符合评奖标准,书名来自松尾芭蕉的俳句,写的是日本在二战时期修建泰国缅甸铁路的故事,其中自然还融入了一个爱情故事,可谓猎奇元素、历史元素与罗曼蒂克元素皆备。

两位美国作家当中,约书亚·费里斯的小说讲的是一个牙医在互联网时代的故事,福尔勒有关家庭内部关系的小说用了一个循环结构,这两部美国小说各有特色,前者在读者当中反响一般,却似乎很受布克奖评委会喜爱,后者因为是女性家庭题材,读者评价较高。

另外入围的还有出生于印度的尼尔·默克尔吉有关他南印度家乡的小说。

美国国家图书奖:非虚构最有意思

秋天的全球文学颁奖季另一大关注点是美国的国家图书奖。这个奖项分虚构、非虚构、诗歌和儿童文学四个部分。

美国国家图书奖虽然叫这么个名字,其实并非政府官方奖项,最早由出版商协会、印刷协会和经销商协会共同出资赞助,目前的董事会里出版商和经销商仍然占着最大比重。与布克奖由曼集团全额资助或者诺贝尔奖由诺贝尔基金会出资不同,美国国家图书奖基金会每年还要各种募资,因此长期以来作风偏市场化,代表一种相对复杂的美国辽阔疆域上非大城市人的文学趣味,哪怕它认为自己是由“作家颁给作家”的奖项。

虚构类的作品当然喜欢把奖颁给一些描写多元、另类美国历史与生活的叙事性作品,对选材的兴趣通常超过小说的文学性,因此每年得奖的作家经常是候选人当中名气最不响亮的。

相比之下,入围美国国家图书奖的非虚构类作品倒通常很有意思,题材范围很广,能给读者带来一些开眼界的作用。今年入围的有《纽约客》前驻中国记者埃文·奥斯诺斯(欧逸文)的《野心时代》(AGE OF AMBITION:CHASING FORTUNE,TRUTH,AND FAITH IN NEW CHINA),还有写过《乔布斯传》的沃尔特·艾萨克森有关IT界的非虚构作品,田纳西·威廉姆斯、小罗斯福的传记,以及最有意思的一本、生物学家从物种性质的角度写的存在主义哲学著作《人类存在的意义》(THE MEANING OF HUMAN EXISTENCE)。

美国从事非虚构的作家可能是最勤奋的一批人,总认为自己能给各种宏大的终极问题提供解决方案,而美国的读者也总是认为一切皆有可能,不管是宗教科学还是心灵鸡汤,总有一款适合自己,因此美国非虚构作品在创作和销售能量上有时候要超过虚构和诗歌类型的文学作品。入围小说奖的长名单上除了有玛丽莲·罗宾逊的爱荷华三部曲最终篇《莱拉》(LILA)和理查德·鲍威尔斯的《奥菲奥》(ORFEO)以外,其他八位作家都不算文学界的一线小说家,其中包括美军退伍官员菲尔·克莱有关阿富汗的短篇小说集,以及写科幻题材小说的年轻女作家艾米丽·圣约翰·曼德尔等,也可以说代表了各大出版商今年力图打造的新晋力量。

美国国家图书奖的短名单将在10月15日公布,颁奖典礼则在11月。

实际上,除了诺贝尔文学奖以外,大多数文学奖项的奖金都不高,在5到6万美金左右。如果说文学界有谁最近中了彩,你会很惊讶,因为这两个人一个是诗人、一个是诗歌翻译家——黑人诗人特伦斯·哈耶斯和阿拉伯诗歌翻译卡列德·马塔瓦。两位出现在了9月17日公布的21位麦克阿瑟天才奖得主名单上,也各自获得了62万多美元的高额奖金。

来源:澎湃新闻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