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验小说] | 老虎庙短篇小说(13)

原创 2017-09-20 老虎庙 知无知

《老虎庙小说之四十八:大自由—人性对话 [实验小说]》

男女两人的这次深夜MSN对话是经双方允许在下发表……

1

霁雨:下午挟持你去咖啡馆的人很糟糕吗?
玲子:嗯……我说不准……我,对他又尊重又害怕。
霁雨:是同事?
玲子:是一位少数民族地区的汉人作家,走茶马古道时我们认识了。
霁雨:明白……我真想立刻过去接你离开他,也许你希望避开他……我拿不准了……
玲子:他曾经是非常杰出呢……是做文学……
霁雨:[片刻沉默/艰难地]
玲子:现在调回北京了。八十年代初写诗和小说,经常在大型文学刊物露面。
霁雨:我们换话题吧……比如工作……今天要熬夜吗?
玲子:今天还没做呢。
霁雨:那是要熬夜了。
玲子:打算……回来后一直陪着老公,直到他睡去,我最近感觉到他情绪不高,不知是不是我天天晚回家的缘故。
霁雨:是觉察了什么吧?
玲子:我很无奈,想想明天晚上还有一个工作宴会要参加,后天晚上我又出差了。
霁雨:你真的很忙呢,这对我过去是陌生的,我是说我没有这样工作的朋友!
玲子:我陪他的时间太少了
霁雨:真想为你分担,可这能分担吗?
玲子:分担工作吗?
霁雨:是说工作,他对你参加繁忙的社会工作不微词?
玲子:今晚我本来已经推掉了一个摄影师邀请我去参加他举办的讲座,结果半路上又被那个文学家劫走了……他一直是很支持我的事业的。
霁雨:你生活得很丰富、很充实……但……五一节你大概都要被工作占用吧?你们的头儿像是工作狂啊!
玲子:过节至少有一半时间被占用。
霁雨:不注意尊重你们的权利!
玲子:是啊,本来单位里的原则是一天也不休息,但私下里我们还是会给自己安排休息的。所以说我是身不由已,久而久之,家人会受不了的,连我都有了内疚。
霁雨:休息在你好象地下工作。
玲子:再加上还有一点——我很郁闷。
霁雨:为什么,我一直试图为你解除郁闷……我是你的缓施胶囊。
玲子:我在想——该不该对你说。
霁雨:我在等。
玲子:可是这的确是影响我和我老公感情的一个因素,不知道它的权重有多大?
霁雨:是因为我?
玲子:不是。
霁雨:那是……很私人的话题吧?
玲子:唔,大概是吧……我对性事比较冷淡……
霁雨:等等再说……

2

霁雨:现在说吧,我先猜:是他想要孩子,但是你……
玲子:他不想要。
霁雨:这一点上好象很多女性都一样呢……我想那多是男人的原因……
玲子:我只要安静地靠在他的身边就很满足了。
霁雨:我理解你,你和我原先的她一样。多年来我已经不计较这些了。
玲子:是否有一部分女人也是这样和我一样?
霁雨:是的,我想会有很多……但我也知道性对于男人很重要……
玲子:我觉得他很计较,所以我很为难。
霁雨:男人若不照顾对方的情绪往往结果是这样……我是说,解决的方法往往在于男方。
玲子:可是我差不多没有情绪啊……
霁雨:我觉得我们应该办这样的学习班,针对男人。中国男人是不太注意女性的感受了,也缺乏浪漫。
玲子:所以他也难得等到我有情绪……可是他又很照顾我们的感情,所以这些令他扫兴。
霁雨:道理很简单,你的兴趣没有,那么问题只能是他的前戏,是如何调动的问题。
玲子:我有些害怕这种事情。
霁雨:问题是要解决的,找到关键……我知道女性的冷淡就是害怕,这几乎是唯一的理由……要让女性有兴趣,中国男人不行……我也许说得太抽象。
玲子:我似乎能明白你的意思……可是我该怎么办呢?如果人与人之间能像孩子一样生活在一起,就纯净多了。
霁雨:难道你认为这样不纯?举一简单例子:你有爱和被爱的欲望,就证明你有着潜藏着的性需要,爱与性的界别只是微妙的漂移过程。多数女性在男人不能兼顾这些的时候,就只好把性事当作了对自己爱人的歉疚补偿,也就被动了。试着主动发现乐趣,甚至教育他自己学习学习……我不恭敬的说,多数中国男人不注意这些,注意我多次谈到这个“男人的原因”。为什么中国人觉得外国男女有些淫荡?就是中国的传统观念没有解决好这个封建社会遗留……在性事这样非常私人的领域里,做到极致是没有错误的……
玲子:我感到没有爱的性是脏的……我不懂你说的极致。
霁雨:就是说当你看到对方做出爱的举动时,试着抱欣赏、鼓励的态度,鼓励他,这里我要说过分了,他哪怕像流氓一样(这是中国人不理解的)。而西洋人是把这个当作艺术鼓励和欣赏它。
玲子:这么说不是男人的原因,而是女人的原因,女人太封建了?
霁雨:你越是富有创造力,你就会越是发现新大陆——全在于两人感受,否则一方没有兴趣,证明艺术实践的失败。你认为我在指责女人,是的,是说女人,但注意我也说到男人了,该去给男人办学习班的,尤其日本人,女人都是他们的性奴隶……为了伴侣,有时候可以装假开心,配合点,否则就要去检查心理医生了。当然这个也是很有效的。当你在这些方面成功的时候,你会快乐的,两人世界也要崭新天地呢。我是说最后去看心理医生哦。
玲子:我明白,看来逃避这件事是不可能的了。
霁雨:现在在你似乎是痛苦,所以有逃避的念头,但为什么你不想想,如何不逃避呢,解决他,让它成为乐趣。因为理智认定了你们是伴侣,你也一再说爱他。要主动,不要等待兴趣,除非你已不爱他……借用你刚才的话,这样的时候才“性是脏的”……我忽然觉得我像“粉色牧师”呢,我在对你说教……不过我也要警告呢:没有和谐的性,的确是危机的开始,尤其是现在社会,诱源丰富。你要权衡利弊,我不是鼓励再出现一个为了爱的奴隶。科学是可以解放中国人的,包括性。毛泽东解救中国人的时候,最惨痛的就是没有完成这个解放任务。恰相反,他鼓励了中国男人和女人封建遗留的劣根。中国高干1949年解放前后的休妻浪潮就属这个恶性事件。
玲子:那么怎样才算性解放呢?
霁雨:那是1949年后一阶段。《激情燃烧的岁月》就是真实写照,但大家还是没有发现那电视剧里潜藏的第一条线索。甚至连电视剧作者自己都以为那只是土八路的脾气,是革命人的大义凛然,是无产阶级的纯洁性观念。哎,其实只是一个糙男!
玲子:你和你的前任女友分手与此有关吗,你说过她和我一样的。
霁雨:要说我啦,明天吧……

3

霁雨:……她也对性冷淡……但我爱护她,尊重她,一直启发她,她也积极配合,但最终不行,她也一直同情对于我的不公平,但我们最终来不及完成那样的过程。不过那是因为其它原因,她想成为独身主义者,是对她的家庭压力的失望和反抗。她太照顾父母的感受了。
玲子:她不想结婚吗?还是不想要孩子?
霁雨:我们在一起的开始她是性的狂热者———是的她后来这样了,不结婚———后来对家庭让步了,慢慢对性也冷淡了。是的,她不想要孩子,这也是她的不完美之处,心理似乎缺陷。
玲子:很惨。她的家庭只是不同意她和你结婚罢了,她却赌气干脆不结婚了。
霁雨:她开始是想结婚的,现在我们住的房子都是她认真参与装修过的,后来荒芜了……赌气是爆发式的,而过程是渐变的,所以更可怕……她认为我对她的性要求很是呵护,现在则担心其它的男人会是暴力(当然是她的偏执)……那是说假如日后还有婚爱的话……我们在一起许多年,可是最多平均一年有四次,因为她甚至不在外面留宿。但我是越发爱她了,大概是精神和心理的转移,也算是一种和谐,两人好象同步。
玲子:她的父母把她的生命力扼杀了。我的老公也不想要孩子。他是出于自私的考虑,怕孩子会占去他的享乐空间。
霁雨:你说的情况也常见呢……后来我们几乎只有抚爱,他把我训化了。

玲子:你们的情况真少见,但可以看出,你更少见……
霁雨:男人有强烈要求的,我也一样,好象是周期性的行为。但我看到她的淡漠,我爱她的愿望就战胜了欲望……怕她不开心了,这也并非完全理想境界,所以我想也要看医生的。记得分手一年的时候,我曾经和她探讨过这个。她那时更孤僻,性更冷!我劝她赶快求医,心理医生。她没有,现在大概更极端了,我就不知道了……我们是中国社会伦理观念的一代殉道者,这个一代泛意义讲是几代,几个世纪呢!是我们不能完全解决的,因为我们甚至不明白。但不证明我们不会认识到。我现在看你得试着去做到。如果说我还有什么要说的话,那就是做到上述的同时不失女性尊严,一切都在理性的计划中进行,这样你就会感到你和她的平等的。别做性奴隶而一味迎合。
玲子:你认为理性是对是错呢。我是一个太理性的人。
霁雨:千万不要说“完了,难道必须这样吗?”这样的话。理性是没有错的,但感性是生活的最先开拓者,理性是调整的罗盘,如何调整为你所用呢,我也在思考,甚至也没有结果呢……但理智告诉我这个方法是对的。过于理性往往丧失激情,过于激情而无理性,失败或者说挫折会更多些。
玲子:我也明白,我的一位女友也向我传授了经验,基本就是你所说的,让我解放思想,努力发现乐趣。我试过,挺累的……
霁雨:毛说过:革命的先行者往往是小资产阶级知识分子;但将革命进行到底的却往往是工农兵呢。哈哈,是最高指示用到这儿呢……你的女友说对了。你真的好玩,说“挺累的”,我知道你说的累仍然是兴趣使然。继而只以为是体力的原因?
玲子:是思想上累,要说服自己度过很多关口呢……
霁雨:是啊,我也在说兴趣使然,还是在说思想的意思。又回到原本话题……记得一部西方现代名著的故事是讲性医疗诊所,他的唯一诊治方法就是提供专业的性扶助……凡病人都在此接受性交这样的异样诊疗。暂且排除伦理不谈,他的原理是正确的。
玲子:我知道了,只有一条路可走,就是变得积极起来。

霁雨:说点医理方面的吧,如分床而居,是可以考虑的。是对相互新鲜感的培养,西方多是如此。为什么有“探亲1号避孕药”呢。在工厂的时候专门为家属来探亲的工人提供的。他们的欲望是非常强烈的,文化程度普遍不高,性是他们唯一的文化。在这样情况下这种药就是强效的。我联想那是因为久而分居,感情诱因增强的原因……
玲子:我担心这样会更加疏远彼此。我以前是夜猫子,作息和你一样。结婚以后,我尽量和他一起睡下,就是为了偎在他身边,给他以温暖,我也从中找到安慰。我总觉得没有我在身边,他会觉得冷的。
霁雨:你善良,但这样好象不科学……不过——我也拿不准了……大概我说的不是绝对的。
玲子:但我仅此温暖的感觉就满足了,我感觉做爱的事情似乎会破坏这种温暖。但是他是不满足的,所以就造成了不合谐。
霁雨:性对于男性是随时随地可以调起的,你恰恰提供了这样的诱源,当然结果是必然的了。我想可以讲明道理后适度开始这样做的,实验嘛,刻意疏远,激情接近……当你讲明这样做的目的的时候我想他是会理解的。配合你的尝试实验,为了你们自己。
玲子:我试试。现在不谈这个了,好吗……
霁雨:唔……

4

霁雨:刚打了一段字想跟上你的话题……那么我们谈什么呢,听你的……你只当是你的一个爱你的大哥哥的关爱吧,因为他有了太多的无奈,但希望你生活得幸福这是不变的……你真的打算结束谈话吗?
玲子:不是
霁雨:我们这是一部《二家村夜话》呢,是上集呢……
玲子:我想说,你的精神,你的声音,你的思想都让我觉得你还年青力壮,比你的实际年龄年轻20岁。
霁雨:这个我自信。
玲子:但是又比小你20岁的人更有力量。
霁雨:高奖了,但是不是也有迂的一面呢,我时常这样担心自己?
玲子:这种力量让我钦佩!
霁雨:兴许你结识了一个怪人呢。
玲子:没有什么不对的,这只能让你比常人多更多了空间……怎么,你困了?我不认为你是怪人,千万别这么想。
霁雨:吓一跳,我的确伸了一下腰,你怎么知道?
玲子:从你的MSN表情上看出的啊。
霁雨:我还下意识地看了一下MSN是否有探头在侦测我呢……其实刚才发出的MSN表情是表示此刻我的心情正趋于平静……
玲子:[沉默]

霁雨:大概是人经得多了后,遇事可以立刻做一个简单选择且相对准确。而经历少的,几乎是仓促决策,也就难免……这也算是方法论吧……今夜你对我的坦率是让我钦佩的。没有任何东西比信赖更值得珍贵呢。
玲子:再告诉你一件奇事……今天,我突然听到了《吉祥三宝》(蒙族MP3)的声音,我十分惊奇。到处寻找,最终发现传自我的书包,我的MP3不知什么时候被撞开了,正在播这首歌,从耳机里传了出来!
霁雨:我今天给你发的短信也是谈《吉祥三宝》,你难道没有收到?
玲子:我当然收到了,所以在回家的路上我就开始听《吉祥三宝》了,但当时我还没听到这首,我在赶路,不听了。从那时到你打第一个电话打来,过去了至少2个小时。我的MP3里存了至少10首歌,此前很少有被无意撞开的时候,而且从耳机里传出声音来也很少见的呢。
霁雨:我说我那时是在出租车里,也听到了这歌,立刻难以抑制,那时我想你大概在外,你说过的,所以我发短信提醒你听《吉祥三宝》……你那天说到喜欢《吉祥三宝》。我就奇怪地对它有了感觉了。
玲子:所以我突然听到了《吉祥三宝》,以为是从天上传来的,同时还有你的短信,特别吃惊!也特别感动。《吉祥三宝》与我们同在呢,你说是么?
霁雨:我们之间多次证明的确有了一种神秘的精神的串联,也许是在我们都睡着的时候吧,它在悄悄出动……和你的这些感觉很是美妙……是这一阶段缠绕我们的东西,好象是党的中心任务呢!“呸!”我替你回答了。喜欢你!
玲子:我不知道怎么就这么信任你!
霁雨:证明你是不笨的,我这点自信是有的,我会这样继续做的。
玲子:我也会这样继续做。你没有曲解过我的意思,这非常难得。
霁雨:我仿佛就是有了一个爱的人在生活中,我有了责任,有了念想,有了牵挂,时常想起还有了生活的勇气……在生活中只有恋中人才会给对方带来这些吧……这是我昨天才做出的大胆想法:只寄托于你的完美,视为结局。你说对我不公平。记得吗?可是我无法下结论我以后会如何,但我现在是这样想的,这些已经足够了……“完美”这个词我不是滥说,在此时,我无法发现其它。这也是事实。你说人有多奇妙?是感觉的力量啊。

玲子:我希望我能不辜负这个词,和你的感觉。
霁雨:恋一个人是因为被对方震慑了呢,这多奇怪,她是真的有光环了,像李洪志基于弟子们一样。让人不得不虔诚!而你不需多做,只需自己像自己就是了。
玲子:你让我有了获得大自由的感觉,在你那里,我的所有思想都有了正确的回应,这就处处都是惊喜。
霁雨:是这样啊。我发现我们今天共创了一篇BLOG呢,你说像吗?
玲子:像
玲子:你可以发表了
霁雨:改改,发了,一块改,一致通过后再发。是我们最好的纪念,真的珍贵!
玲子:我同意!
霁雨:也是共创“和谐社会”耶!
玲子:你来改,我监督。
霁雨:加上虚拟人物名称,有一天又有了续篇呢……
玲子:现在再说说我对你的感觉,想听吗?
霁雨:期待……
玲子:我的父亲似乎一直离我很远,但是他和我的不多的接触,都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我说过我曾经在你身上感觉到一点他的气息,这让我很迷惑……
霁雨:我似乎能理解一些……你也说过,怕我计较,不高兴。我当时有点诧异,怕拉开我们距离,后来我觉得我太自私了。现在我好了……我们的心是相通的,你在替我考虑心情,而且准确,我还是要开心呢。
玲子:我结婚时对婚姻的想念是一种对正常家庭的想念,我从老公那里寻找的温存,似乎是父母那里很少给过我的,我妈很少抱过我,我爸更是从来没有。也许这一切都造成了我今天性格里比较冷漠的一面。
霁雨:你终于揭开了谜底。你说过类似的遭遇。我并没有全懂。现在你说得非常清楚……在你的第二封邮件里就提过……喝点茶水……别扛着!
玲子:快四点了,该睡了。今天我还有许多事情要应付。谢谢你陪我聊天,我感到释放了很多。
霁雨:好吧,问你一事
玲子:问。
霁雨:你还会拥抱我吗?
霁雨:不?
霁雨:是我缺乏的呢。
玲子:我想我会的。
霁雨:再见
玲子:[沉默]
霁雨:爱你
玲子:[沉默]
霁雨:你先走吧
……

(MSN即时通讯工具显示:对话长度——3小时34分)

老虎庙-打赏

打赏区

知无知-公众号-老虎庙小说

微信扫一扫
关注该公众号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