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虎庙:赚啦!

Share on Google+

老虎庙短篇小说(16)

原创 2017-09-27 老虎庙 知无知

《赚啦!》

《潇湘图》——水墨渲染,八尺长卷,以紫檀制轴。展开时,见丝帛已残,约九成完好。图后余四五尺见有唐寅、文徵明、徐祯卿等“吴门四才子”中三人诗赋。字墨浓淡不一,纸张亦捎色,或深或浅。翻过纸背又见历来藏人拓印密密匝匝占去尺五。作者题款:“管夫人”。
《潇湘图》长卷在天籁书屋的地面上展得开六尺,我和老肖谨慎操作,心里疑团丛生……
那送画来的河南小伙子正冷冷擞擞地站于一旁,看起来寒酸些。说画是家父所藏,自己因事出走,指望以此画维系一段时间,直到找到工作。

老肖负责的这爿店子是我“天籁”家分店——古旧书籍,日常以收古寻旧,征集文稿善本书画为主。开业半年,门可罗雀,不为世人所知,生意亦寥寥。那天早起,接老肖电话说是有人送画,遂驾摩托速往店里查看究竟。
我非书画鉴定人才,老肖也不过半路出家,遇此事尚属头遭。情急下,想到房东老爹,常到店里与老肖书长画短,多有切磋,就前往打探。他却看过画轴,并不能断论,只曰是:“不妨压价收进,择日请行家鉴定再说,即使属假,损失不大,倒也无碍。”大家的意思是看那小伙子亦是外行,外行对外航,看来压价是唯一选择。

《潇湘图》以三百元后来成交。
三年后,古旧分店因人才缺乏,经营无方。书源亦日日见窄,最终关张。那天银行来清贷款,遂将《潇湘图》以实物估算美元七十折抵。想想与收价相比,也算高出,不赔反赚,心底倒也安慰。
第二年,市里举办民间收藏展览,有人见《潇湘图》在展其列。我约老肖去辨,遂得以证实。观画者有议论此画:“值老鼻子钱啦!”我问多少是值?回答者略显困惑,说是:“感觉值钱。虽不能说准确了,但看年代,也值它十万八万不止……”
我与老肖并不满意。返家时,俩人一路各自沉默,各自心思着,无言。
三年后,中国有了拍卖业。一次偶获消息。八月有会,为书画专拍。遂向大会索取拍品目录一册,闲时只作图画翻阅。一日,竟然从那百余件拍品中翻出《潇湘图》一种。画是我认识的,字亦是我熟悉的。我又请老肖同来识别,老肖亦是连连点头称是,还说那画里有暗记,是他私下所为——在“管夫人”题款下“人”字一捺处,他使指甲掐有印记。我细看时,果真如是。再看拍品目录起价——五万元(RMB)。我与老肖大惊,遂约定八月赴会,定要一看结果。
八月,《潇湘图》拍卖现场起价果真五万。几轮下来,价格已拍至八十万元。我和老肖看得眼睛发直。不得不早早退场,我等怕见结果。
走在路上,老肖喃喃道:“还挺值钱。”
我亦回说:“还很值钱。”
老肖又说:“值钱。”
我亦回:“值钱。”
我与老肖各自思想着,别无它言
……

约过半月光阴。报端法制版有消息称:“本市秋拍会拍品有诈……”点名《潇湘图》为制假。事情起因是有人拿同样《潇湘图》对照,发现同出一家之手,均为水印克隆工艺。
老肖也看过消息,“不会吧?”
我亦看过消息,“哪能呢?”
……
腊月天,市里法院开庭审理此事。市里各报亦将此事作为热点。
二年腊月二十九,法院正式宣判,艺术品拍卖公司赔偿原告一百二十万元。艺术品拍卖公司则声称要起诉原画主人……
那天我和老肖走出法院,走回家去,心里多少带着些轻松。抑或是一种幸灾乐祸,也未可知。

当夜,我半宿未眠,到后夜想给老肖打个电话说说心事。电话就自己先响了起来。
“你还没有睡呀?和我一样呢。”老肖在那边说,“我想我们是赚了吧,我又拿不准了。”
“我正要对你说这个呢,我们岂不就是赚了嘛!”我忙接茬对老肖回道。
“三百元买的抵给银行七十美元,嘻嘻……”
“比起他们,我们可是唯一赚的。”
“渔翁得利。”
“嗯,赚啦!”
“是赚啦!”
“赚啦!”
……
那天,这个城市有很多的人赚啦,有很多的人赔啦……

老虎庙-打赏

打赏区

知无知-公众号-老虎庙小说

微信扫一扫
关注该公众号

阅读次数:1,300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