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世纪中国社会发生过两场革命和一场改良变革:1911年辛亥革命推翻了清王朝,同时结朿了中国数千年的封建社会,建立了亚洲第一个共和国——中华民国;1949年中国共产党用武装暴力推翻了中华民国政府,成立了“中华人民共和国”,以实现“共产主义”为目标,效法苏俄,全面消灭工商业、农业及一切行业的私有制,城市里没收资本家的工厂,一切私营业主的房产和工商业;农村里没收地主富农土地房屋财产,全面实行公有制,大胆鲁莾地进行史无前例的公有制社会大实验,结果折腾一番,弄到国弱民穷,活活饿死了三千八百万人民,“国家经济濒临崩溃边缘”,在政权暴力胁迫下,偌大一个中国十几亿人口实验了三十年,以失败告终,为保政权不得不于1978年实行一场名为“改革开放”的改良大变革,变革什么?49年前的私有制自由资本主义社会制度已被当年的共产革命彻底推翻了,实行了全新的公有制,计划经济人民公社社会主义制度,三十年社会大试验失败告终,此时不得不变革的正是这49年革命成果,失败的社会主义制度。在城市里全面恢复49年前的私有制自由资本主义制度,开于放民营,允许私营工商业,私菅工厂,私营店铺,甚至私营建筑…

结果奇迹发生了:你开一间饮食店、我开一间服装店,街道上一下子热闹起来了,国民经济起死回生,一下子活起来了。你起一幢楼、我建一座高层…短短二三十年,城市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高架桥有了、地铁有了、超市有了,甚至小汽车也走进了寻常百姓家,城市面貌焕然一新,高楼大厦如雨后笋抜地而起。农村取消人民公社,分田到户,中共犹抱琵琶半遮脸,不敢承认49年革命残杀地主富农,迫害其子女的滔天大罪,采“土地承包责任制”,只分土地使用权、不分土地所有权。但仅如此,己足以解决十几亿人口粮食问题,不至再发生大饥荒了。今天,中国大陆的GDP,民营经济己占80%以上。

笔者曾多次掇文建言:中共若有胆量彻底实行土地私有制,否定49年共产革命,全国回复1949年前的土地私有状态,则中国一切三农问题必将迎刃而解,中国经济必将更快速十倍百倍增长。

当代世界著名政治家、英国前首相戴卓尔(陆译撒切尔)夫人说:“中国人勤劳聪明,善营商,中国之所以取得今天如此巨大的经济成就,北京执政者承认只是给他的人民松了绑而己。人们不禁要问,如果把捆绑人民手脚的绳索全部解开,又或者从来就没有捆绑过他的人民,今天的中国会是一个什么样子呢?…”

其实答案早就有了,上世纪五、六十年代,世界经济学权威杂志英国《经济学人》曾预言中国若是没有发生49年那场共产革命,照战前二三十年代的经济发展速度推算,八十年代己可超越美国成为世界第一经济大国。

历史没有如果。

1949年中国历经残酷的内战,发生了共产革命,否定了私有制,实行了公有制,六、七十年代曾一度使整个国家经济“陷入濒临破产的边缘”,虽然幸好八十年代迷途知返改弦更张,重建私有制,令国民经济起死回生,但是时光耽误太多了,至今比英囯经济学人预言超美的80年代己滞后起码30多年,还末能达到超美的目标。

如果用一句话概括中国近100年来的现代史,就是哲学语“否定之否定”。

打个比喻,一个傻子占了一幢古老大房子,嫌它古旧,花三十年时间劳师动众劳命伤财把它拆了,照老外的蓝图重建一幢,谁知建了一半发觉不伦不类水土不合,觉着还是原来的好,又花三十年时间推倒重来,照原样重建。

这不是多此一举瞎折腾吗?

一战期间,俄国人民不满沙皇政府贪污腐败、丧权辱国,1917年俄历2月,圣彼得堡首义爆发二月革命,沙皇让位其弟后先后宣布下野,政权和平移交临时政府。照道理,封建王朝既己推翻,全国各族各阶级应该和平协商如何退出战争重建家园,建设新生民主国家。可是共产党布尔什维克派列宁偏不干,为独占政权,实现所谓“共产主义”理想,在德国资助下潜回俄国发动“十月革命”,推翻二月临时政府,建立一党独裁的无产阶级专政国家,血腥统治俄国70多年,由于“共产主义”理论的根本错误,暴力政权必然暴力维护、一党独裁专制必然血腥残忍,数百万俄国人民被迫害至死。

历史惊人地相似,近代中国史简直就是俄国史的翻版。

不同的只是,俄国列宁出身犹太医生知识分子家庭,本人受过高等教育,有知识文化,当年抱定“共产主义”为理想宗旨,还可说成是“误信”;中国毛泽东不过是穷乡僻壤的农民,自幼以《三国》、《水浒》为最高典范,没文化没知识,连“误信”都谈不上。其以“共产主义”理想名义造反,聚啸山林,不过是挂羊头卖狗肉,实以“打天下,坐金銮殿”为人生目标,趁外敌入侵之机,绑架全国人民为其送死卖命,登基前后,数千万中国同胞枉死,其滔天大罪不亚苏俄。

前几天,公历11月7日是苏俄“十月革命”成功100周年纪念日,俄罗斯总统普京出席莫斯科市中心共产主义受害者纪念碑〈悲伤之墙〉落成典礼上发表演讲说:“这段可怕的过去不能从民族的记忆中抹去,尤其不能以任何方式、以任何最高的所谓人民的利益为名而正当化…政治镇压对于我们全体人民、对于全社会来说都是悲剧,是对我们人民的沉重打击,包括它的根基、文化和自我认知。直到现在我们仍然承受着这种迫害的后果。我们的义务是不忘记,记忆本身、评价这些黑暗历史事件所持的立场清晰和明确,将是避兔历史重演的强大警示。”

俄国理论学术界同时宣布取消“十月革命”此一称谓,改称“十月政变”。

笔者深切期望有一天中国也将公开评毛,同样建立“共产主义受害者纪念碑”,并共识评价1949暴力革命实质是一场反民主、造成严重历史倒退的武装叛乱。

10/11/2017香港

——《纵览中国》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本站刊登日期:Friday,November 24,2017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