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1-24 刘淼 馒头山下的守望者

北京红黄蓝幼儿园上市早餐会

(图为北京三种颜色幼儿园上市早餐会)

北京三种颜色幼儿园事件仅仅一个晚上,就在互联网激起轩然大波,目前,幼儿园所在的上市公司发布公告,声称“已配合警方提供了相关监控资料及设备,涉事老师暂停职,配合公安部门调查,后续我们也将及时与相关各方保持沟通,等待政府部门的调查取证结论。”

尽管如此,公众的愤怒一直在不断扩散、发酵中,大量质疑除了指向幼儿园本身外,更多的,指向了背后的权贵资本乃至军队。其中,中共上海市委的主要喉舌,澎湃新闻在第一时间对三种颜色幼儿园创始人以及神秘的大股东做了起底,非常明确地指出孟亮作为第一大股东,虽然履历光鲜,但身份却极其神秘,让人禁不住联想翩翩。

从最初的家长自述来看,此次性侵幼童情况是相当恶劣的。受到侵害的幼儿,他们既无反抗能力,也无讲述遭遇的表达能力,他们至多只是学会“活塞运动”四个字。这样的恶行,即便是针对成年人,都已经不能容忍,何况是才几岁的幼儿。显然,作恶者已经大大超出了人类底线,直接进入禽兽行列。正因为如此,事件曝光后,公众的愤怒程度相比以往所有恶性事件都要高。不夸张地说,这是对全人类的侮辱和伤害。

然而,三色幼儿园事件在中国并非孤例。和美国不断发生的枪击案件一样,类似的事件近年来不断见诸媒体。2006年发生了“湖南永州少女被迫卖淫案”;2012年贵州毕节5名男童被发现冻死在垃圾箱;2013发生的海南校长和6名小学生集体开房案;2013年在南京发生的饿死女童事件。另外,也就在前几天,携程亲子园虐童事件也被曝了光。

株洲网友自拍照

(图为株洲网友自拍照)

所有这一切都说明,中国虽然正在进行着大跃进式的现代化发展,虽然到处都在盖楼修高速公路建高铁,虽然中央电视台的新闻联播里,各类胜利召开圆满闭幕的大会里,中国一片岁月静好,然而,整个社会治理层面的现代化,究竟达到一个什么样的程度,没有一个人敢打包票。

如果说,以往的恶性公共事件受害人仅仅只是所谓的“低端人群”,那么,三色幼儿园事件告诉大家,刚刚在中国兴起没几天的中产阶级,也将开始受到权力的冲击和摧残。这一点无需质疑,也无需感到奇怪。在一个专制社会,权力不受监督,也不受制约,那么它无论多么的丧心病狂,都不用担心会遇到反抗。这是因为,如果谁敢反抗,迎接他的只会是皮鞭。

株洲网友自拍照2

(图为株洲网友自拍照)

也就在11月23日,世界羽毛球冠军叶钊颖在新浪微博发出感慨“有能力走的都走吧”。如果按照经济收入来划分,叶钊颖无疑可以算是中产阶级的一员。她的感慨其实也代表了大多数中产阶级的真实想法——事实上,一项民意调查显示,10个中产阶级3个已经移民,4个在路上,还有3个打算移民。上个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中国曾经兴起过一波非常巨大的出国潮,当时人们出国更多的是海外学习镀金,或者是海外打工赚钱。说到底,混个三五年还是要回来的。现在,代表一个国家精英阶层的中产阶级,纷纷永久地离开中国,显然,中国一定出了什么问题,并且这个问题在短时间内无法解决。

现在,三色幼儿园事件的发生,更进一步说明,在中国根本体制没有发生改变的情况下,中产阶级避免被伤害的最好办法,仍然只能是移民。俗话说得好,咱们惹不起,还躲不起吗?

不仅中产阶级,富贵如李嘉诚者,不一样也都溜之大吉了吗?网络传言,李嘉诚逃离香港,逃离中国是背后的政治靠山垮台,这当然无法被证实,但假如是真的,对中国来说那就太悲哀了——如果连李嘉诚这样级别的商人都要靠搞政治依附才能保平安,普通的中产阶级以及更低一级的“低端人群”又怎么可能不被权力伤害呢?

人们追求美好生活,下一代过得比上一代要更好,是所有人的根本愿望。在中国,一旦涉及下一代人的问题,就会变得格外敏感。把跟下一代有关的事情做好,是逐渐脱离贫困的中国人最基本的诉求。然而,把跟下一代有关的事情做好,首先就是要在这一代创造一个优良优质的环境。这个环境不应该仅仅体现在硬件上,不仅仅只是把幼儿园装修得豪华如宫殿,把学校打造得美丽如公园。更多的应该从体制上查找原因,堵塞漏洞。

与其说中国教育是失败的,不如说这是中国政府监管的失责。而政府之所以监管失责,也是由于政府做错事没有谁可以惩罚它的缘故。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有一个非常著名的字眼,那就是“民主”。什么是民主?美国小学课本的注释是,限制政府权力,保障个人自由。我们衷心希望这一条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能够真正深入到每一个政府公职人员的心中。唯有如此,社会期待的责任心才会大面积出现。

中国诸多问题最终肯定会一一解决,岁月静好未来也肯定会实现。我们愿意善意地预期,中国梦会有实现的一天。但,至少现阶段,趁中产阶级的心还没有完全被伤透,赶紧想办法让他们留下来,不要投入西方“帝国主义”的怀抱。

2017年11月24日于株洲家中

作者简介:
刘淼,70后,长沙人,出生于邵东,后迁居至株洲,湖南省作家协会会员,株洲市作家协会理事,湖南省“三百工程”文艺人才库入选作家,曾供职于某国企,后供职于某杂志,现居家自由写作。主要作品有小说《沈情的背叛》《香水有毒》《盆村事件》,散文《一个人的馒头山》《消失》《斯人寂寞》等。个人微信号:fangzhanbo2013

(苹果用户无法直接赞赏,请长按以上二维码转账支持)

刘淼-打赏-转账

(请长按以上二维码,关注公众号,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刘淼微信公众号

微信扫一扫
关注该公众号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