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6-12 木虫 木虫

木虫

马克思说,任何一种事物都有其产生、发展、壮大、变化、萎缩、灭亡的过程。权力也是如此,当某一种权力走向鼎盛的时候,就会物极必反,逐步走向下坡路,最终会导致全面崩溃。中国历史上的朝代更替,实际上就是一种权力的破灭和另一种权力的崛起。但是,新生的权力很快又会走向旧权力的老路子,总是在重复“其兴也勃也,其亡也忽也”的周期律。

一种权力在崩溃之前,他其实早已经上路了!甚至是走了好长时间的一段路。这条路通常表现为三个通道,也就是三大预兆:

一是权力成为个人或小团体的牟利工具。当每一个权力都在千方百计地为个人谋取私利的时候,权力已经失去其引领人民和社会的意义。大的权力谋取大的利益,小的权力谋取小的利益。权力利益化,权力好处化,权力市场化,权力人情化,权力私人化,权力商人化,侵蚀了整个权力肌体。权力大的人地位高、势力大、人脉资源丰富、财富雄厚,在社会上一呼百拥。权力小的人也不甘落后,总是千方百计分得一杯羹!

如果一个社会最先富起来的人都是权力拥有者,最牛逼的人也是权力拥有者,最荒唐的人还是权力拥有者。那么,权力就会激发社会的普遍厌恶和仇恨。因为,权力必然要与民争利,要不顾一切,要铤而走险,要撕下最后一块遮羞布!当权力赤裸裸地谈钱论价的时候,一只脚已经踏进了坟墓!

二是权力用尽浑身解数来维护权力本身。当一种权力要用最大的努力,最大的精力,最大财力来维护自身的权力稳定时,这个权力已经处在风雨飘摇之中。此时,权力已经成为惊弓之鸟。一句话、一个案件、一个人、一篇文章、一个帖子,都会令整个权力体系恐慌不安。权力似乎已经失去应有的自信和耐心,感觉屋漏偏遇阴雨天,按下葫芦浮起瓢,忙于应付、疲于奔命。而不再是从容自信地带领人民走向幸福生活了!

一切以维护权力本身为目的,不论是信仰,还是目标;不论是组织,还是个体;不论是政治,还是经济,不论是社会,还是文化,都以维护权力稳定为中心。甚至不惜以撒谎为代价,这表明权力实在是太脆弱了,要用庞大的药物维持奄奄一息的生命。这时候的权力往往会表现出暴躁不安,出言不逊,前后矛盾,麻木不仁、漏洞百出,遮遮掩掩,顾此失彼,甚至违法乱纪,助纣为虐,四处为敌。其实是已经不能承受巨大的社会风雨和世界风云了。

三是权力已经不能维护起码的公平、正义。当权力失去维护公平、正义的能力和自信时,就极有可能成为帮凶和作恶者。尤其是,当权力本身在制造新的不公平、不公正,而又不能及时自我纠正的时候,他已经不能肩负社会之重任了。从古至今,一个被人民接受的权力几乎都是扮演了平衡者和维护公正的代理人。

古人云,不患寡,患在不公。如果权力不能维护公正,必有其难言之隐,因为,他如果维护了公正,很可能就伤害了自身利益,也有可能就暴露了自身的腐朽,还有可能就失去了最后一个支持者。支撑权力的最有力武器是民心,而不是武器和监狱。虽然,枪杆子里面出政权,但是,最终持有枪杆子的大部分底层人还是向往公正的!失去民心的权力往往会孤注一掷,全力庇护奴才和打手!

只要这个世界上好人多,人心还在向善,谁维护了公平、正义,谁就有发言权!

二零一六年六月十二日

【转发就是支持,分享就是参与】【扫描二维码或搜索muchong777关注木虫微信公众号】

木虫-公众号

微信扫一扫
关注该公众号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