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的发展,实质上是生产力的发展;而生产力的发展也就是科技的进步。而每一次重大科技的的革命,都推动着社会的前进。也就是说,社会的进步和科学技术的发展分不开的。18世纪,蒸汽机的出现引起了欧洲工业革命,使世界发生了从农耕为主到工业为主的重大转变,随后,电子、核技术、有机化学、这些重大科技的发现,在不到三百年的时间,生产力总和超过了封建历史几千年,人类从此由蒙昧走向文明。而20世纪互联网的出现,使得数以亿计的人能够利用浩瀚的网络资源。它将打破专制独裁者一统天下,愚弄民众的卑鄙伎俩。在现代信息科学的驱动下,人民将迅速觉醒,独裁专制国家的民主转型已经成为势不可挡的趋势。当今世界,人类面临着新能源、新通信技术为推动力的重大挑战,依托互联网升级的又一次革命。人类将在下一个阶段得到跨越式发展。在这一进程中,互联网的重要作用更加显现出来。

封锁信息来愚弄人民是专制国家统治重要手段

在封建社会时代,由于科学技术总体落后,统治者还谈不上靠封杀信息来愚弄百姓。20世纪人类文明已经到达了一定的程度,独裁专制的国家,最害怕的是人民的觉醒,他们不惜一切代价来封锁信息。他们知道,一旦民众觉醒了,他们垮台的日子就不远了。今日的北朝鲜金氏王朝就是靠这来维持他们的统治的。1949年中共夺取政权后,毛泽东立即变脸,撕毁了当年对人民的承诺,实行闭关锁国的政策,不让人民了解西方民主国家的真相,如对民众宣传“台湾人民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直到改革开放,两岸互通,人们才知道被骗了几十年。当时如果谁收听短波,就以收听敌台罪判刑,甚至枪毙。在三年大饥荒年代,农村大批人饿死,由其河南、安徽、四川死亡最多。由于当局的封锁,城市的人根本不知。1975年,河南板桥水库、石漫滩水库溃崩,死亡人数达40万,因当时正值文革期间,当局极力封锁。1994年,水利部三峡建设委员会主任魏廷铮在在马来西亚沙涝越关于当地巴贡水库演讨会上,当被问及1975年河南板桥水库溃坝死亡人数时,魏答:不记得了,但不会超过1万人。如果超过万人,国际新闻界必有报导。文革中,河北大兴县、湖南道县以及广西发生惨无人道的灭门杀人案,当局一直不敢公布,直到今天,中国老百姓还蒙在鼓里。60年大饥荒一边饿死人,一边还在歌功颂德;1962年,中国人民刚刚经历了三年饥荒,在周恩来的主导下,搞了一个大型历史歌舞剧《东方红》,里面极尽肉麻地吹捧中共和毛,什么“在毛泽东时代,祖国的人民多么幸福,祖国的江山多么壮丽—”然而现实是饿死的3700多万人的尸骨未寒,农村经过大跃进大办钢铁树全砍光,一遍破败景象,哪来的幸福,哪来的壮丽?他们是在死人堆里唱赞歌,这就是专制国家的真实写照。在专制国家,他们维系独裁统治的最大法宝就是封锁消息,让民众永远处于蒙昧和无知中。毛时代之所以能够这样,主要是他们控制了媒体。当时的主要媒体就是报纸、广播,这些都被中共掌控,他们想怎么忽悠就怎么忽悠。毛泽东曾经说过,如果让报纸天天说我们的坏话,不用打,很快共产党自己完蛋。(原话记不清了,大意如此)

今天当局仍然沿袭老路,控制舆论和信息

凡共产极权国家,只要专制制度不改,必须会继续愚弄百姓。不这样就难以维系统治。最明显的事例就是《炎黄春秋》案,这个刊物本着对历史负责的态度,以亲历者的回顾,大量揭示了毛时代的历史真相,使当局如梗在喉,日夜不安,非将其置于死地而后快。明明当局在搞“历史虚无主义”,他们反而说别人搞“历史虚无主义”。一些刊物被叫停后,人们将注意力转移到网络上,当局又开始控制网络。笔者曾在几个大网站经常写文,如《共识网》《博客中国》,如今《共识网》彻底关闭;《博客中国》改版,新浪、凤凰、搜狐、网易皆封杀,让你这些人文章无处发表。有些具有影响力的网络写手,曾一次又一次的更名,一次又一次地被封博,现在仅剩下最后一个微信阵地了。然而当局仍不罢休,9月7日,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发布《互联网群组信息服务管理规定》,“互联网群组建立者、管理者应履行群组管理责任,即“谁建群谁负责”“谁管理谁负责”,依据法律法规、用户协议和平台公约,规范群组网络行为和信息发布。”总之,当局最终目的就是让你们这些人群体失声。然而,网上有一句话,鸡叫也天亮;鸡不叫也天亮。你把天下的鸡都杀光,天还是要亮!

互联网的出现打破了专制者愚弄人民的美梦

今天已经不是毛时代了,也不是今日的北朝鲜了。中国经过改革开放,这个“潘多拉的匣子”已经打开,再想关闭已不可能了。中国的进步就是国门打开后信息化在中国的实现,也就是说,信息化给中国带来了希望。这个进步不仅是经济的发展,中国的民主进程也将在信息爆炸中前进,这是任何人想阻挡也阻挡不了的。因为互联网的出现,整个世界将成为地球村,若想封锁任何消息也不可能了。今天在中国任何一个地方发生的事通过互联网不到几分钟就会传向世界。雷洋事件、杨改兰事件,还有聂树斌案这些事件在网民中迅速传播,哪里城管打人马上被拍照传到网群,搞得当局措手不及。如果大饥荒年代有互联网的话,那中国民众早起来造反了。今天当局采取高科技手段来封杀信息,然而己无济于事。因为你今天封杀,明天会有更高的科技反封杀。

在中国14亿人中有8亿多人上网,特别是“微信”出现后,这种快捷的传播方式成为民主启蒙的重要渠道。笔者曾在国内各大小网站写作十多年,从网民的点击率和跟贴来看,支持民主宪政,痛恨独裁专制的占绝大多数。笔者每写一篇文章,百分之九十都是赞同,只有少得可怜的毛粉反对。这说明,中国走宪政民主的民意已经基本形成力量,这是当局最头痛的事,从赵家人对网络的大力控制即可看出。然而,有作用力必然有反作用力,你越是控制,反抗的力量越大。那些为民主事业不畏风险的写手们博客被封杀数次,封一次换一个名字,那种执著的精神令人敬佩。这种人在国内有许多,这些为中国民主事业而奋斗的勇士们,他们坚韧不拔,不屈不挠,他们是中国未来民主的希望。

互联网将是中国走向民主宪政的突破口

当一个国家的人民要摆脱专制独裁的统治所具备的重要条件是民众的觉醒。而民众的觉醒要靠民主启蒙,启蒙要靠让人民了解真相。前苏联的解体是由于戈尔巴乔夫提出来“新思维”,然后又公开了苏共档案。一些重大事件解密后,苏联人民终于认清了斯大林的罪恶,苏共由此下课。苏联是因为出了戈尔巴乔夫、叶利钦这样的人物,让人民了解了真相。但是中国直到目前也没出现戈氏这样的人物,对民众的启蒙就要走另一种渠道了,这个渠道就是互联网。因为中国民主人士要将民主思想传播给大众,靠纸媒是不行的,因为国内所有的报刊杂志以及广播电视几乎全被赵家人控制,你根本就发不了声,所以只有靠互联网了。在网上一些网络高手一篇文章点击率几千甚至几万,这就等于在大庭广众作一场报告,其影响力非同一般。有的文章还可打包转载,这样看的人更多。这也是当局极力封杀网站的原因。网站封了后,网民又把注意力转移到微信上面来,一个微信群就有几十上百人,并且可以转发到另外群里,这样一传十、十传百,百传千、千传万。当局就是绞尽脑汁也没用,请五毛删贴也不行,毕竟网民比特务多。

当今的高科技成果可以使生产力突飞猛进,同样也可以打破专制国家对人民的禁锢,使民众摆脱愚昧迅速觉醒,而这正是中国走向民主宪政的一条重要途径,这个大趋势是任何人也阻挡不了的。中国今后的民主希望在互联网和在互联网中为民主启蒙而战的民主斗士。现在这个突破口已经打开,民主的晨曦不远了。

2017年9月28日

【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11/27/2017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