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有几则消息引起海峡两岸中国人的注意。一个是台湾执政的民进党开始酝酿启动宪政改革。另一个是台湾国发会通过人民提案讨论禁止中共政权的五星旗在台湾公开悬挂、展示、陈列出现。

提案人认为,中共政权涉及分裂国土外患内乱罪,并不断以各种方式分化、分裂台湾,意图统治台湾,近十年来台湾各地越来越常见到中共政权的五星红旗,台湾人民对这些代表中共政权极权统治象征的五星红旗的出现变得毫无危机意识。

而在中国大陆这边随着十九大的召开,中共武警部队的总司令还在向全军发出号召要坚决维护和贯彻军委主席负责制确保党对武警部队的绝对领导。揭露林彪林立果父子策划武装军事政变,最终没有得逞,根本原因就在于军委主席负责制坚持了党对军队绝对领导权。过去一个时期,以郭伯雄、徐才厚为代表的军内一撮军官虚化弱化军委主席负责制,严重触犯了党的政治底线,把部队置于危险的境地。在紧要关头习主席进行军内肃反,在紧要关头挽救了党、挽救了军队。

在海外则是中共国安高级特务背景的地产证券富豪郭文贵为了保财保命报仇,做为污点证人站出来向中国人民与国际社会爆料揭露中共权贵官僚这个盗国贼集团的贪污腐败与犯下的反人类罪行。

但很奇怪的是在中国社会却有一种知识分子奇谈怪论,在谈民间社会奋起反抗的底层失业青年是臆想获取权力。更有人引经据典不是谈反对中共暴政而是大谈要警惕起来维权反抗的是暴民。

中共这个极权政权挺有意思,扛着马列的旗帜却没有那个有这信仰。从毛泽东时代起批林批孔批周公,尊法反儒。这个法不是现代民主宪政国家的法制,而是秦帝国推行的酷法与延续二千年来中国历代专制统治阳为儒家阴为法家的治国思想理念。这个法家思想与政治理念都记述在《韩非子》与《商君书》中。

由于过去一段时间,中国北京发生七零九律师事件与七味烧会议颠覆中共政权案。中共当局针对信奉依法(这个法不是中国传统专制社会的法家思想,而是现代宪政国家的法制)行政的律师与座谈中国社会问题的民间异议人士构陷织罪,加强对因特网的信息传播封锁,颇有一番防民之口甚于防川之势。

中国的王朝历史嘛,兴盛灭亡总是有一些历史规律与原因在里面的,特别是在中国传统文化熏陶与中共这种党化的愚民教育下,在人民的呐喊声中现在的中国社会发展到今天这个地步。如清末满清的皇族内阁高唱宪政改革在汉人精英的驱除鞑虏,恢复中华的革命中灰飞烟灭;又如秦末暴政,天下苦秦久矣,只待大泽乡揭竿而起。当局心中恐怕又清白得很,在北京开个会,连老百姓买的菜刀也要下架和实名制。

这形势真是彷彿时空穿越到秦末,就来聊聊秦末暴政中人民革命的那些人和事吧。

秦始皇一统中国,专制政权就要箍住人民的言论表达自由。想起来北朝鲜金家政权先军主义政权对人民压迫得那么严苛,朝鲜还是到处是政治思想劳改营,可见人民对人权与思想言论自由的天然渴望。秦王暴政虽然残暴,奈何中国之大,鞭长莫及。暴政之下哪有暴民?

北朝鲜金家政权这样残酷统治下,一些精英都饿成皮包骨了也不敢生二心,何况是普通老百姓呢,饿死几百万朝鲜人金氏政权照样玩核导是玩得风生水起,彻底打破了二战后形成的大东亚国际安全秩序与政治局势。秦始皇也像这样年轻的金正恩一样是玩得更嗨,统一六国后,是打匈奴、修长城,修阿房宫,打百越修灵渠,面子工程伟大工程是让老百姓苦不堪言。

这时就有些那个年代的知识分子站出来发表意见了,以和平理性充满对大秦帝国爱与关心的态度希望秦王能稍微注意纠正下施政出现的失误,对老百姓不要压榨得这么苦,得慢慢来,让人民喘口气。

哪知道秦始皇不吃这一套,直接就来个焚书坑儒。不过据历史学家考证,秦始皇主要坑的还是体制外的异议知识分子。体制内的知识分子好象还没有坑几个。后来中共的毛泽东把这招学得是后来者居上,五八年反右就坑了一把体制内的知识分子,至今甘肃夹皮沟还遗留在历史的角落里。

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自古皆然。秦帝国第一号暴民可不是一般的底层失业青年,而是家境富裕的贵族青年高级知识分子张良。

所以现在中国有些知识分子眼镜有点毛病要不就是别有用心,老是看底层青年是暴民,真正的暴民在高层,说不定在体制内呢。张良重金结交刺客,博浪底刺秦王,事虽未成功,而名扬天下,更主要是激励了天下人心暴秦是可以人人得而诛之的。

楚地的贵族子弟项羽心思活了,看到秦始皇来下乡访贫问苦,叫喊秦始皇是可以推翻的,还是他的叔叔项梁老道,压住项羽不准乱说乱动,一门心思在江南结交豪强,官商勾结。枪打出头鸟,这事得让底层青年先去干,不成是暴民,成了再出马。

一个底层青年刘邦有想法了,他早年混迹江湖,后来混进体制内当上了地方乡镇的派出所长,结交了一班基层乡镇公安干部跟黑道大哥。他走南闯北长了些见识,也认为秦始皇做得不好,可以换掉他,让他刘邦来干一下说不定做得更好。刘邦后来也是工作上出现了一些失误,他也看透了秦帝国这些官僚权贵拿他们这些刀把子当替死鬼,想起来造反心里又计算没有多少把握,就潜伏起来寻机而动。

革命最后还是由大泽乡的底层青年陈胜吴广首先发动的。陈胜吴广那也不是有些知识分子口中无知无识的底层愚民暴民。陈胜虽是农家子弟,那也是少有鸿鹄之志,认为王侯将相宁有种乎,当然想归想,秦帝国也没有民选制度。最后秦苛政还是在大泽乡把底层青年陈胜吴广给逼反了。

大泽乡揭竿而起举起革命的旗帜,秦帝国各地势力豪杰纷纷起来响应。比如项羽叔侄本来在江南跟地方官员豪强势力抱团取暖,这时也是背后捅一刀,不敢起来造反混江湖的刘邦也跟自已那些基层公安乡镇干部的哥们拉起了队伍,算来算去各地起义响应的都是在当地有头有脸的人物象张良张耳陈余,象陈胜吴广这样底层有见识的热血青年还是少有,也是被逼上梁山才闹革命的。

道理都一样的,中东的茉莉花革命,不也是一个突尼斯的底层失业青年在街头做小贩被城管欺辱后自焚抗议,继后引起了全国各地持续不断的骚乱与抗议,导致突尼斯旧政权的垮台,同时在因特网的时代,茉莉花革命迅速在网上传播扩散,引起中东各国青年与民间精英的响应行动,最终导致中东地区翻天覆地的变化。当然,由于中东地区穆斯林的伊斯兰原教旨主义宗教势力影响很大,同时与自由宪政法制的意识还很薄弱,导致茉莉花革命的成果被宗教势力与军队地方势力所割据,局部存在动荡,但时代的大潮是任何人都挡不住的。

【民主中国首发】时间:11/28/2017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