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阳小戎:波斯姑娘,引我穿越这沉沉长夜

Share on Google+

2017-12-31 山民遇水 念君子之温

伊朗姑娘

不知你前路如何归落?
笑靥里延伸着
是脚下干裂的国土,
波斯姑娘
引我穿过今夜沈沈阴霾,
我愿追随你低垂的眼眸,
去向遥远的印度洋。

是什么,
还在作永恒的飘舞?
隔着喜马拉雅,
向我的长夜里弥散?
是故国的风,还是乌黑头发?
身后的布哈拉和撒马尔罕1
已经不在,
那绝代的双眸呀,
今日终于得见,
原来你已流传千年。

阖上远古谜题,
请让我向你倾诉:
你的渴望亦是我的渴望;
你的祖国亦是我的故乡。
那梦中的远乡与故土名曰自由,
凝出你脂容玉颜,
要向何人召唤?

为何我心潮起伏难定?
明明你宁静如露滴。
长夜醒来之时,
你的乌发是否尤自飘舞?
眼眸依然垂向印度洋?
波斯姑娘,
引我去往芬芳的远乡。

注1沙姆思·哈飞兹,波斯历史上最著名的抒情诗人,曾把有“城市之珠”美誉的古都布哈拉和撒马尔罕比作绝代佳丽的双眸。在波斯历史上,这两座城市好比古代中国的洛阳和长安,后来这两大波斯名都都被苏联吞并。在今天的乌兹别克。

欧阳小戎-公众号

微信扫一扫
关注该公众号

欧阳小戎-打赏

阅读次数:1,111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