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1-01 19:10

文: / 译:禅心云起

2017年新年伊始,对每一位自由的朋友来说,要怎样制订一个“新年决心”呢?其中一个答案是:让我们每个人都努力成为“自由之光”,吸引其他人参与自由和自由社会的事业。

从2003年到2008年这五年间,我有幸担任经济教育基金会主席。经济教育基金会,简称FEE,成立于1946年,由伦纳德·E.里德一手创办,其确切目标,是要促进对个人自由、自由市场和宪治有限政府的理解和辩护。

我接受主席职务的一大原因,在于FEE对我自身领悟自由意义及其重要性的智识发展过程起到了关键作用。从我还是十几岁的少年时,我就阅读基金会月刊《自由人》及FEE以极优惠价格出版发行的书籍。

为把里德在FEE开创的教育事业传承下去,我想尽自己一份力,尤其是对年轻人的教育事业,因为他们的想法和行动,将极大影响到未来几十年里自由的赢面。

>>>>

自我提升促进自由

事实上,距今四十多年前,1974年6月,当我二十几岁时,我第一次参加了FEE总部举办的一次为期一周的夏季研讨会。FEE当时的总部,坐落于纽约哈德逊河畔艾文顿一座宽敞舒适的大厦里。

在为期一周的研讨会上,有许多留给我深刻印象的演讲者,包括著名的自由市场记者亨利·黑兹利特,还有引人入胜的奥地利学派经济学家汉斯·森霍兹。

但我必须承认,关于这一周我现在记得的内容,只剩里德发表的一场演讲。他指出,我们许多人希望能够以我们认为更好的方式改变世界。然而,要让世界发生改变,只有透过每个社会中个体成员的态度、想法和行动上的改变。

他问:在世界上所有人当中,谁对你最有影响力?他给出答案:显然就是你自己。因此,改变世界要从改进自我理解、提升自我能力做起,才能解释和阐述清楚支持自由及自由市场的理由。

演讲中,他要求把教室里的灯全都关掉。在黑暗里面,他慢慢打开一盏握在他手中的弧光灯,要我们注意,所有的目光是如何被这盏灯所吸引,而无论其亮度看上去有多么黯淡。

他指出,当弧光灯变亮时,愈来愈多的黑暗被驱赶,褪到角落里,我们能够愈来愈清楚地看清房间里的物体和人。

倘若我们每个人都更多地理解自由,在我们所生活的社会当中,在周围集体主义黑暗的笼罩之下,我们让自己变成愈来愈明亮的灯光。我们通过个人自我教育和自我完善带来的渐悟启蒙,就会缓慢但稳稳地把他人的目光吸引到我们的身上,他们也将理解自由的重要性。

在这个过程中,愈来愈多的人化身为自由之光,在黑暗中闪耀,直到我们终于有足够明亮的灯光为他人指路,这样自由才会再次胜利,集体主义才会褪到社会的角落。

>>>>

一切出于和平与各项首要原则

里德自由哲学的核心,是对各项首要原则的承诺。这些原则就像阿基米德支点,自由的逻辑从中产生。正如里德在他的著作《一切出于和平》(1964)中解释的:

我的意思是,让任何人从事任何他喜欢的非暴力和创造性事务;让一切都不受有组织的束缚,除了欺诈、暴力、造假、掠夺;让任何人充当信使、从事教育、传播信仰,诸此种种,只要出于和平自愿。把有组织力量的社会机构——政府——拘限于司法和治安职能……让政府就做这些,把其他一切留给自由、不受禁锢的市场!

自由的各项“首要原则”是什么?它们意味着什么?

每个人的自我生命权

首先,也是最重要的是,自由意味着个人为自己而活的权利。自由的起始公理,是个人对他的生命、自由和诚实获得的财产拥有权利。

要么个人对自我拥有“所有权”,要么必须假设集体、部落、集团有权处置他的生命、他的脑力及体力劳动的果实。

如果他没有自我生命权,那么他就得受言行裹挟政治权威,打着“社会”旗号的其他人内心欲望、突发奇想和任性胡为的摆布。

只有个人才知道,什么才会给他自己的生活带来幸福、满足、成就、意义和目的。如果把这一切从他那里夺走,那么他就是别人目的和蛮力的奴隶。

尊重所有人的平等权利

其次,自由意味着我们每个人都尊重其他每个人对其生命、自由和诚实获得的财产所拥有的平等权利。如果我们原则上不放弃对其他人生命和财产的任何主张要求,我们就不能指望其他人尊重我们自己的以上权利。

不承认、不遵守这一尊重和捍卫这些个人权利的对等互惠原则,就等于废除任一条人类协作的原则,认可强制和掠夺——用劳心支配和过人体格来奴役和掠夺社会上的其他人。

如果我们不宣布并坚持认为每个人——我们和所有其他人——对自己的生命、自由和财产的权利,是社会中的道德起点,那么,我们又能基于什么理由或什么原则,来呼吁不受别人的谋杀、侵害或抢劫?

自愿同意与和平协议

第三,这意味着一切人类协作和人际关系,都应以和平、自愿的同意和协议为基础。任何人不受武力威胁的强迫或恐吓,而以任何其他自由选择的方式行事。

因为我们生活的改善,是出于我们自己的界定和愿望,故我们每个人参与协作和交换,唯有如此,才能期望自身境遇得到改善。

这并不意味着,我们通常不希望另一个人愿与我们交易的条款,会更有利于我们自己。而事实上,我们可以选择以某些商定好的条件来进行交换,而这些条件对彼此来说,是所能接受的最低限度。这个事实意味着,通盘考虑,我们预期我们的境况会好于我们拒绝这个交易机会时的处境。

显而易见,唯有当我们被胁迫进入这种关系的那一刻,我们才不认为与他人的交易或协作是个人处境改善的源泉。如果我们不认为自己被迫做出的行为或承诺,在我们的评价当中使自身处境变坏而非变好,那么为什么非得对我们使用强制,或威胁使用强制?

对私有财产的相互尊重

第四,自由意味着每个人诚实获得的财产,都被尊重为那是他正当所有,从而不允许其他人掠夺或征敛,即令也许大多数人认为,某些少数人没有贡献出一些所谓“公平份额”。

什么使某物成为个人的正当财产?要么当他用自己脑力和体力劳动所产生的某种方式,占有无人认领和先前无主的土地和资源而获取之;要么当他在自愿商定的贸易条件下,通过与另一个人和平和非欺诈性的交易来换取之,而他必须以他人所需财货或自身劳务的形式贡献出用以交换之物。

因此,在自由社会中,无论是私人,还是掌握政治权力者,使用武力夺取这些合法财产,或者以那些非自由选择、非经所有者同意的条件强迫使用或出售这些财产,都是不公正的和不可辩解的。

财货和创意的自由市场

第五,自由意味着尊重人们在财货和创意市场中的自由交往与竞争互动,创造性和革命性的思想动力及努力从中产生,社会所有人的生活水平也都因此提高。

自由市场是人类协作的竞技场。在这个场地上,每个人都可以自由地做出自己的选择和决定,无论他是作为生产者还是消费者。

然而,正如从十八世纪亚当·斯密时代以来人们所领悟的那样:每个个人出于自利心来运用他的才能,但必须以考虑社会上其他人的境况和愿望的方式。

由于在自由社会中,不允许任何人通过谋杀、盗窃或欺诈获得他想要的东西,所以他仅剩一途来获得他想从别人那里取得的东西。他必须向别人提供他所能生产或供应之物,而别人对他所提供之物的评价,要高于对被请求用来交换之物的评价。

在自由市场中,每个人都在自愿交易中,用他评价较低之物,换取他评价较高之物。每一个人都以服务他人利益为手段,改善他自我界定的个人境遇。

因此,自由市场作为道德原理和起始原则,避免了人类协作关系网络中各种各样的被迫自我牺牲。

自由和有限政府

第六,自由社会意味着一个有限政府,其目的在于保护每个人享有他的自由、和平市场和社会事务,而不是通过给予某一些人特权和特殊利益,而牺牲社会中另一些人,成为一家施加政治压迫或赐予经济照顾的机构。

财富和收入的强制性再分配,以及对生产手段、方法以及和平买卖商品和服务的管制高压,都与一个自由人的社会理想——无论男女,每个人的生命、自由和诚实获得的财产的个人权利受到保障——相矛盾。

以上都不是易于遵循的规则和理想,但它们正是美国的建国基础,是美国最初作为一片自由土地而伟大起来的原因——在这片土地上,既有普遍广泛的个人自由,也有日益增长的繁荣兴旺。

>>>>

争取他人支持自由 哪怕一次争取一人

我们周围的人往往难以具备我们那样的眼光,理解和颖悟以上这些观念。这让我们回到里德提出的自我提升的概念,即我们自身对他所讲的“自由哲学”理解认知的自我提升。

我们的新年决心,应该是尽我们每个人所能,更好地理解自由的各项原则,理解它们的逻辑,理解它们的道德正当性,以及理解如何将它们令人信服地运用于我们时代的政治和经济问题。

随着我们每个人身为自由的代言人,领悟更透彻,表达更清晰,我们就拓展了能够有说服力地吸引他人接受自由启蒙的圈子。且一步一个脚印地,哪怕一次只说服一人地,带来集体主义支持者和鼓吹者的减少,自由支持者及热爱者的增加。

因此,将你的目标制订为,至少在2017年说服一个人支持自由的事业,如果我们都这样做,我们将至少在这新的一年使自由之友的人数倍增。如果我们在2018年重复这个理性说服的相同过程,那么人数将会再次加倍。然后,2019年、2020年……

通过这些和平说服的手段,就有望在我们有生之年里,让自由的朋友们成为绝大多数。而所需要做的全部,是我们当中有足够多的人愿意去尝试。

来源:私产经济学与伦理学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