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1-04 荣剑 大话闲潭

2017是我的微信公号元年,连续存废了四个公号:哲学汉子,空山余潭,荣剑余潭,荣剑闲潭,在三四个月的时间里发表了数十篇原创文章,创作高峰时近似发飙,两三天一篇,个别时段也有每天一篇的记录。这个发文频率和张鸣教授还是不能比,他几乎是每天一篇原创文章,让我望尘莫及。但就每篇文章的长度而言,我浪费资源多一些,这是不是我的比较优势?当然,张鸣教授已经著作等身,他哪会在乎在公号上以字数取胜。

为什么有这么大的写作动力?是追求打赏?打赏多了肯定高兴。问过张鸣教授,他一个月下来的打赏,就当小费,夫人买菜的钱有了。我看微信零钱每天在上涨,比较股票每天下跌,心情还是爽的!关键是,打赏是读者对文章的认可,文章写的臭,哪个读者会赏你?这话其实讲对一半,长鱼侯每篇文章的打赏都在上千数千甚至上万,有人据此概括了衡量吾国蠢度的两个指标,一个是长鱼侯的打赏数,一个是某堂门前的排队人数。这是衡量蠢度的两个硬指标,不服不行。

打赏比不过人家,就要另寻精神动力,找更高的制高点。周舵老兄经常时不时地在我微信和邮箱里发他洋洋数十万言的高头大章,论的都是救国救民的宏大叙事。我是毫不客气地给他泼冷水:你别整体批发行不行?思想的买卖哪有这么好做的!还是整点零售吧!开个微信公号,就是自己办了一家报纸,每天卖几千字,一年下来不就是把你的大部头给卖出去了!忠言逆耳,没有几个自以为是的家伙听得进去,包括这位周老兄,还在码他的百万言。后来想想,长篇大论谁不会写,但短文有几个写得好?大理论家不写小文章,非不屑不为也,实不能也!我这么说,肯定得罪人,在此抱歉了。

我说过这话,韩寒是我网络写作的启蒙老师。2011年在美国,听不少人说起这个年轻人,了不起啊,上了时代封面,博客点击量3亿多。3亿是个什么概念?说形象点,就是100个人民日报!点击量不是花钱订出来的,是成千上万的人实打实在键盘上敲出来的。以前我在《中国社会科学》发表文章,有多少读者?最多几百个吧!思想就算是金子,没有流通不就是毫无价值的石头。韩寒让我明白了一个道理,既然你想对他人表达看法,就必须有传播,互联网时代,点击量决定思想传播的有效性。

于是,回国后写了第一篇网络文章,就拿”韩三篇”说事,革命、民主和自由,这三个宏大主题,学术界讨论经久不息,但何曾达到过韩寒这么”热播”的程度?我搭上他的车,亮出来的是我自己的杀手锏,文章题目是:民主,中国是时候了——关于中国下一步思考之一。感谢蔡霞老师,她推荐这篇文章给共识网,发表后一天时间就上了七天排行榜第一的位置,随后就被S掉了。这个传播效果使我倍感鼓舞,也知道写作还是有一点风险,”关于中国下一步思考”系列的文章由此展开,一气写了十几篇,多篇文章曾排在月度排行榜首位。后来又推出”回望重庆”系列和”思想聚会”系列,均在网上产生了较大影响,点击量在共识网上排在前列。许多人没有想到,其实连我自己也没有想到,在离开理论界20年之后,怎么可能又突然火了?当然,不客气地说,这是取决于原有的学术积累和写作经验,借用吴稼祥的话说,20年磨了一剑。但学术积累并不是最重要的因素,最重要的还是适应于公共传播的写作方式的调整。我自己的体会是,把专业写作和公共写作结合起来,在韩寒式扁平化写作中开掘思想深度,增加历史的纵深感,注入更多的历史文化知识。依托理论、知识、逻辑和修辞,再具有现实的问题意识,写出来的文章岂会没有读者!

2012年,我的博客多是长篇大论,以论为主;2017年,我在微信公众号和微博头条上推出的文章,则是以评为主,说时政评论或时事评论,大致确切。检点一年内所写的数十篇评论,自己应该有个总结和自我评价,评价的依据还是要参照文章的公共传播效果。为此,我根据文章的点击量或阅读量,选出九篇文章,简称”九评”,分述如下。

一评:必须向 HNA 致敬!之所以将本文列为首位,无疑是本文的阅读量最高,在一天时间里即破了120万+,多家大门户网站转发,自媒体转发更是不计其数。本文之所以有这么高的阅读量,话题的敏感性首当其冲,这家原国企不知在什么时候私有化之后,神秘的大股东居然将所持的股份悉数捐赠给一家注册于美国的慈善基金,如此伟大的慈善行为当然令人肃然起敬。但令人不解的是,这么一篇正能量的文章在传播值达到高峰时也被莫名消失,如果是负能量,为什么不是在第一时间里被消失?中国的事情有点奇怪。

二评:马云新计划经济论的要害何在?马云提出新计划经济论之后,三个重量级经济学家钱颖一、吴敬琏和张维迎分别出面批驳他的观点,但我认为他们没有击中马云的要害,于是写了此文。文章先是在我的微信公众号上发表,谁知不到两个小时就没了。我又以我的微博头条文章推出,传播顺利,影响迅速扩大,阅读量60万+,许多公号转发,包括一些经济学的专业公号。我认为马云新计划经济论的要害在于,计划经济不是一个单纯的经济模式或经济运行机制,计划经济是一个完整的制度安排,和它相关联的制度性要素是:社会主义意识形态、公有制、无产阶级专政、按劳分配、阶级和阶级斗争,没有这些制度性要素的支撑,计划经济根本就不可能建立起来。因此,离开特定的制度安排来谈论计划经济的得失,都是王顾左右而言他。

三评:委员,请行跪礼!全国人大常委会审议国歌法,委员陈国令提出:以后奏唱国歌时,不得把右手放在左胸前,因为这个动作是美国1942年的法律规定,中国公民不能盲目尊崇,不能采取这种姿态,要尊崇中国的法律、中国的礼仪。此言一出,舆论大哗,我及时评论,建议陈委员实行跪礼,因为跪礼才是中国的传统礼节,陈委员应该脱掉他的西服,穿上长袍马褂,戴上一顶瓜皮帽,进了大会堂,倒头就拜,然后三呼万岁。本文阅读量80万+。

四评:”活佛”的共产主义转型。香港共产主义研究会在北京隆重举行”北京交流会”,开国将帅后代等百人参加。名列这项活动发起人第一的是:空气制水机发明人、马来西亚拿督吴达镕教授,排在他后面的是毛泽东主席之侄女毛小青,革命家任弼时之女任远芳,开国上将陈再道之女陈冰兵,开国上将贺炳炎之女贺北生,中共副主席李德生之子李南征将军。看了活动合影,觉得这个肥头大耳的吴达榕怎么这么眼熟,原来此人就是两年前爆屏全国的”白玛奥色法王”!就是此人在香港会议中心为”皇上”张铁林举行坐床仪式,那时他身穿黄色龙袍,坐在九龙椅上,赐予张铁林法号为白玛曲培,张皇上受宠若惊,感恩赞颂。这事经媒体揭露之后,藏传佛教界一致声讨,骗局破产,骗子逃遁。谁知不到两年时间,法王摇身一变,成了共产主义的领路人,后面居然跟着上百个开国将帅的后代,可谓荒唐透顶。我这篇文章阅读量80万+,实际传播量更大,但能挡住红色骗子大行其道吗?

五评:马云的无畏和无知。今年我和马云过不去,连写了两篇文章批他,谁叫他今年这么”二”!这篇文章在微信公众号上推出,阅读量20万+,虽然不在”九评”前列,但此文转发量实在太大了,是不是达到了家喻户晓的程度?傅国涌的评论是:一剑穿云。这一剑的确是把马云刺痛了,他委托律师投诉我,罗列若干罪名,其中一项是指控我和他构成了不正当竞争,真是太抬举我了!我有这么大的能量?我对马云的最后告诫是:由无知而无畏,是可以谅解的;由无畏而无知,则是不可饶恕的。历史上那些大权力者和大财富者,因为无畏而无知对人类精神世界和价值世界的破坏,是怎么估量都不会过的。

六评:对朝绥靖政策彻底失败。朝鲜问题,公众普遍关心,此文之前,我已写过两篇有关朝鲜问题的评论。2012年,朝鲜发射”光明星”卫星失败,所谓卫星实际是远程导弹,国内专家对此普遍认为,朝鲜要掌握核弹及其远程投放技术还早了。我为此写了文章:所谓朝鲜问题,对相关国家实行对朝绥靖政策提出严肃批评。仅仅五年,朝鲜核武系统已形成实战能力,一些人的脸被打得啪啪响。今年初,我先写了”朝鲜拥核,谁家输赢”一文,认为朝鲜在朝核六国博弈中已成最大赢家,而中国是最大输家。本文进一步明确认为:中美日韩俄对朝鲜实行的绥靖政策已经彻底失败,朝鲜将五大国玩弄于股掌之间,使得五国完全丧失了军事解决朝核问题的最佳时机。本文阅读量20万+,后果是我的一个公号被消失,真是不可思议。

七评:走进二时代。现在既不是一个大时代,也不是一个小时代,而是一个二时代,这是我对当下时代的定位。各种难以想象的愚蠢层出不穷,各类愚不可及的二货大行其道。二,不是底层现象,而是普及于精英层面,比如北师大的几个博士写论文证明可以用马克思主义来指导北京雾霾检测,这足以和文革期间用毛泽东思想指导治疗精神病相媲美。还有更多的愚蠢案例不胜枚举。此文发表后,我又分别写了两篇评论,一篇是”有多少二可以重来”,一篇是”必须对精英犯二说不”。精英们的低智化、违背常识和昧着良心说瞎话,是道德堕落的表现。经过改革开放近四十年而身处二时代,实在是一件悲哀的事情。本文阅读量20万+。

八评:刘强东的共产主义之重。马云呼吁计划经济,刘强东更激进,他认为20年内可以实现共产主义,根据就是所谓的智能革命,机器人把所有的工作都做了,创造了巨大的财富,政府可以分配给所有人,没有穷人和富人,所有公司全部国有化,中国只需要一家电商公司。刘强东描绘的这幅共产主义美好蓝图,仅仅是信口开河?我的看法是:马云、刘强东这一代企业家,没有亲身经历过在共产主义名义下所发生的那些往事,但他们在年轻时期所受到的基本教育和持续经受世界文明的洗礼,应该足以让他们对国际共运史上的是是非非做出正常的判断,这部历史岂止是共产主义理想这六个字可以轻松书写,它在漫长的时间里积累了极其沉重的内容,已经压垮了一个庞大的阵营,这是这个主义的不可承受之重。诸如马云、刘强东这样的人物,怎么可能扛得起这份沉重!我最后劝他们:千万不要再说那些连你们自己都不信的话,除非你们已经做好了干任何坏事的准备。本文阅读量18万+。

九评:平反民企冤案请自顾雏军起!本文是我2017年写的最后一篇评论,公开呼吁为顾雏军平反,力图引发公众关注顾案来进一步推动中国法治建设。顾雏军于1998年自携资金1.7亿美元回国创业,没有丝毫原罪,却在事业蓬勃发展之际被几个不法官员构陷入罪,于2005年被判入狱,四家上市公司的股权被强行剥夺。十年沉冤,对顾雏军个人和企业造成了难以挽回的巨大损失,摧毁的不仅是一个优秀民营企业家的事业,也是在摧毁中国的法治进程。因此,是否平反顾案,是检验中国法治进程的试金石,本文为顾案鼓与呼,也产生了较大的社会影响,阅读量10万+。

上述九评,在我2017年发表的数十篇评论文章中,享有较大的点击量和社会影响,这是令人高兴的事情;但令人沮丧的是,越是有影响力的文章,越是容易遭遇不测待遇。有些文章本来会有更大的传播,却被提前终止。随着号没了,文章都被一锅端了。幸亏互联网是有记忆的,好文章不会死去,在网上依旧可以搜到九评,包括我的其他文章。

我的一个朋友对我的2017说:真实总会产生共鸣,真挚总是令人感动。有共鸣,有感动,我为此而深感欣慰。

附:2017年我自己特别认可的文章,虽然它们不在九评之列。

中国之不可翻译。

我的后现代。

向前的逃跑。

避讳古今谈。

中国之不可思议。

数字帝国:商业还是政治?

儒家”革命”论。

中国话语体系该如何出场?

“脑残”释义。

窦文涛的嘴。

浙江大学的网红节奏。

谁是网红学术的裁判者?

伟大有多大?

灰犀牛来了?

中国代际现象。

从李万铭到卢恩光。

上述文章大多数可以在网上搜阅。

荣剑:写于 2018.1.2

支持原创 随意打赏

请新老朋友关注荣剑微信公众号《大话闲潭》

微信扫一扫
关注该公众号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