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忠:瑞典过客

Share on Google+

在每一个或高或矮、或胖或瘦、或妖娆或性感的躯体下,都有一个五彩缤纷的梦想。
对于每一个身处底层的人来说,例如小刘,同样如此。
如果有来世,小刘想变成一个巨大的机器人,钢筋铁骨,没有欲望,没有忧伤,可以抵御所有的邪恶与打击,在这个冰冷的、缺少温暖的世界上顽强生存下去。也许,其他抑郁症患者也有这个想法吧?
小刘现在北京一家企业打工,工资只有四千多。除去日常花销,所剩无几。小刘从上海漂泊到北京,在上海就是一个身处底层的小白领,到了北京,还是一个底层的小白领。他不禁感叹:狼行千里吃肉,马行千里吃草。已经漂泊5年多了,却一直都是底层小白领,在贫困线上挣扎,难道这就是命?
不甘现状,却又找不到前进的方向;想改变处境,却苦苦找不到门路。人生的路啊,怎么越走越窄?这就是小刘百思不得其解的问题。
面对这快速发展的社会,小刘却深感忧愁,“大道如青天,我独不得出”,这就是小刘最痛苦的感受了。
有时候,小刘也会自嘲,奔波多年,小时候的梦想终于实现了。那么,他小时候的梦想是什么呢?说来好笑,小刘老家在山东农村,学生时代他对割麦子的苦头吃不消,当他面朝黄土背朝天,汗水一滴滴的掉在地里的时候,小刘最羡慕的就是那些城里人了。他们可以不用下地干活,每天上班,不那么累,而且有工资。因此那时小刘最大的愿望就是离开农村,成为一个城里人;而现在,经过几十年的拼搏,总算成为城里人了,他为什么又伤感了呢?
当眼睁睁看着同龄人开始步入中产阶层,自己却仍然在苦苦挣扎的时候,这里面的心酸,谁能理解呢?
如果以为小刘虽然对现实不满,却不想做出行动,那就大错特错了。
为了改变,小刘曾经办了签证,远走瑞典,要去实现自己心目中那个五彩斑斓的梦想。
那是小刘从上海来到北京不久,确切地说,是北京待了在三个多月以后,虽然在北京时间不算长,但是小刘却感觉时间过了好久。
来到瑞典的阿兰达机场,这是小刘有生以来第一次出国,其新鲜感如同来到了与国内截然不同的另外一个世界。他在下了飞机以后,天色已晚,看着熙熙攘攘的白皮肤、黄头发的白种人,再看看到处可见的英文标识,却找不到一个汉字,既新鲜又着急,真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
找到住处以后,几经周折,小刘联系到一家中餐馆,让他去试工。就在这个中餐馆,小刘认识了几个漂泊异国他乡的中国人。
小刘应聘的职位是洗碗工,这项工作对语言没有要求,主要是在厨房洗碗,再加上擦地、切菜、洗菜等等杂活。小刘初来乍到,由师傅老张带着他。到餐馆的第一天,时间已经是下午六点多了,餐馆用餐的人很少,老板和老板娘正在吃饭。一开始小刘不知道他是老板,因为他穿着厨师经常穿的白大褂,头上带着厨师帽,和一个面容姣好、风韵犹存的50岁左右的妇女吃饭。说是吃饭,主要是吃虾,面前一大盘子诱人的大虾,剥下来的虾皮队在餐桌上堆成了一座小山。小刘从未见过有人吃那么多的大虾。这就是有钱人的生活,小刘再一次认识到这一点。
穿白大褂的男人询问小刘的一些情况,女的也在旁边询问,比如以前做什么工作,做没做过餐馆工,来瑞典多久了等等,小刘坦坦荡荡,都无所保留地做了回答。然后,老板叫出来正在厨房里干活的老张,让小刘跟着老张先学习一下。
自始至终,老板和老板娘没有说起给多少工资,小刘初来乍到,虽然心里很想知道能够领到多少,但是考虑到处境,还是没有问。
老张是40多岁的年纪,一点也不显老。在他和小刘熟悉了之后,他告诉小刘,他是重庆人,在这里已经干了4年了,再过不久就可以拿到永居了。在老张来瑞典之前,由于对未来没有把握,他和妻子离婚了,把家产都留给了妻子。
经过多年的辛苦劳作,老张对厨房的这套活已经是驾轻就熟。他非常熟练地把收集过来的很脏的碗盘刀叉归拢起来,放到洗碗机专用的篮子里,然后快速把篮子放到水龙头下方的水池子上,接着就拿过挂在旁边的水管,对准餐具后随手打开开关,水流喷涌而出,将碗盘刀叉上的脏东西迅速冲掉,紧接着放下水管,将篮子推到洗碗机下方,然后盖上洗碗机,按下开关,不出一分钟,洗碗机就把那些碗盘刀叉清洗干净,而且高温消毒了。
尽管看着简单,但是想一想老张已经在这里干了四年之久,每天工作在10个小时以上,而且要做打扫卫生、运送垃圾等杂活,从早上9点一直干到晚上11点,而且每周只歇一天,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坚持4年之久,是不是有一种很了不起的感觉?
佩服归佩服,等到小刘干活的时候,他深深地感到了痛苦。
小刘在国内的时候从没有做过这么久的体力活。在擦完地面之后,他的两条腿已经没有知觉,就想坐着;后来又去洗碗,站着洗了一会后,终于有时间坐下了,过了一小会,老板娘有叫他去干别的活,小刘硬撑着去做了。在干活之余,他找个空就坐下,也没有时间喝水,他一整天都没有去厕所,竟然把这件事给忘了!
在干活间隙的休息时间,小刘开始发愁,活这么重,自己干不了可怎么办呢?在国内就是底层,现在在国外还是底层,这该什么时候才能熬出头啊?还能熬出来吗?会不会在没有熬出头之前就死去呢?
小刘十分的忧伤,他无力改变什么,不知道怎么找到自己前进的方向,他再一次感到了命运的残酷无情。
在国内的时候,小刘曾经不止一次地想起过瞿秋白,共产党的早期领导人。在红军长征开始之后,瞿秋白由于党内纷争,被留下来,后来被敌人俘虏。在狱中,瞿秋白写了《多余的话》这部作品。通过这部作品,小刘了解到瞿秋白那颗被侮辱与被损害的高贵的灵魂。瞿秋白原本是个知识分子,虽然精通俄语,文化水平很高,可是他同样是出身底层,面临贫困威胁。如果瞿秋白能够找到适合自己发展的道路,投身文艺创作,以他的才华,也会成为与梁实秋、陈望道一样的知名人物。可惜的是,瞿秋白没有走上文艺创作的道路,反而投身革命运动,加入到共产党。据瞿秋白说,当时他对这些政治活动不是很有兴趣,但是为了不拆台,他就一直干着,而且在军事方面,一直都是其他人管理,他也没有介入。在著作中,瞿秋白多次表示,自己从事政治活动累了,疲惫了,厌倦了,“我脱离你们(共产党)的队伍已经许久了。”在这字里行间,小刘读出了一个人走错发展道路后的痛苦,也读出了后悔失望的情绪。由于所从事的不是自己最喜欢的事业,因此在回首过去的时候,就流露出忧伤的情绪。
对此,小刘虽然身处现代社会,却对瞿秋白深感同情与敬意,他认为瞿秋白是党内路线斗争的一个牺牲品,也是一个没有找到最适合自身发展的“迷茫者”。联系到自己的遭遇,自己又何尝不是对发展方向充满迷茫呢?如果没有对自己的认识误区,他就不会一直在底层游荡,不会一直找不到努力的方向,也不会在残酷的现实面前被一次次碰得头破血流了。
这也是小刘不远万里,来到瑞典打工的原因。
在深感痛苦之余,小刘忽然想起在十几年前,在蒙山上,寺庙里的一位高人在看过他的手相之后,对他说:“求财不能向西方,要向南方、东方、北方都可以。”如今十余年过去,不成想在每日的忙碌之中,竟然忘记了这位高人的讲话,反而千里迢迢,来到西方—–瑞典,这是多么的让人后悔的事情。
小刘感到自己像是一条误入歧途的羔羊,在山高林密的森林里迷失了方向,找不到前行的道路,也不知道自己将要走向何方。
虽然工作比较繁忙,小刘也很疲倦,但是在干了2天以后,他的疲惫感减轻了一些。在干活间隙,他常常想起汪国真《热爱生命》那首诗:

我不去想是否能够成功
既然选择了远方
便只顾风雨兼程

我不去想能否赢得爱情
既然钟情于玫瑰
就勇敢地吐露真诚

我不去想身后会不会袭来寒风冷雨
既然目标是地平线
留给世界的只能是背影 《热爱生命》汪国真

在无聊的日子里,这首诗给了他前进的动力。虽然他还处在劳累之中。
渐渐地,小刘也知道了一些老板的信息。老板姓王,来自温州,他在瑞典现在经营着两家餐馆,小刘现在干的是较大的那家,等他熟悉业务之后,就去另外那一家规模较小的餐馆做工。谈起国内的情况,老板对各种腐败现象大摇其头,却对瑞典却赞不绝口,他以烟为例,上至高官,下至百姓,都是抽一样的烟,花一样的钱,没有特权,没有不平等;而且打扫卫生的同样工资很高,没有就业歧视;另外,人与人之间比较和谐相处,若是问个路,会很热心、很详细的告诉你。
对于这一点,小刘也是深有感触。在第一天他来到斯德哥尔摩,在寻找提前预定的宾馆过程中,就得到了好几个热心人的指点。特别难忘的是,在赶到宾馆附近的时候,由于天已经黑了,他又找不到具体地址,就在一家商场里面转(他后来才知道那是商场),当时商场已经下班了,四处见不到人。转了好久,小刘发现有一对年轻男女下楼梯,他马上拉着拉杆箱,向他们询问。这对年轻人看了他的手里的地址,说他们也到这个地方去,然后就让小刘把行李箱放进他们车的后备箱,随后小刘坐进去,男方开始开车。车子一开,小刘突然心里发毛,这是要把我带到哪里去啊?会不会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小刘心里后悔,不该上车,但是又不好说下车,只好心存侥幸,希望自己能够警醒些,不要发生意外。
就在小刘胡思乱想之际,车子拐了两个弯,来到一栋不起眼的建筑面前。男士停稳车子,然后小刘跟着下车(他外语不好),男士帮他拿出行李箱,告诉他宾馆到了,小刘还以为他们也会住在这里呢,没成想,人家二人坐上车,然后就离开了。小刘站在原地,僵硬地向他们挥手告别,脸上带着感激的笑容。等人家车子走远了,小刘才感觉自己刚才的想法是冤枉好人了。他很羞愧,感到自己误解了瑞典人的友好与善良。
身在这样一个神奇的国度,小刘处处充满了新鲜感。由于感觉身体吃不消,小刘在做了3天之后,他做出了一个重大决定:不在餐馆干了,换一个工作干。在找工作的同时,去旅游放松一下。
于是,小刘就利用短短的找工作的时间,去了瑞典的ludvic、bolangen等地方,深入瑞典内部城市,了解这个北欧国家。
给小刘印象最深的,是瑞典到处可见的茂密的森林。站在ludvic城外,往任何一个方向看去,满眼都是远处的像城墙一样的森林。这森林,都是位于地势低平的山岭之上,那浓浓的、无边无际的绿色,给人带来无数遐想。
除了森林,给小刘印象最深的就是明媚的天空了。每一天,瑞典的云彩都是千变万化,美轮美奂。小刘感觉,原来这美丽的云彩也是在“择地而居”的,喜欢环境优美的地方的。否则的话,为什么在上海、在北京,甚至在乌鲁木齐都看不到那么气象万千、变化无穷的美丽云彩呢?更重要的是,在这个国家,没有雾霾的存在。在国内无处不在、让人深恶痛绝的雾霾,在这里竟然是无影无踪。
很快,小刘又在uppsala找了个工作,还是在一个中餐馆,不同的是这是一份半天工。
小刘在去uppsala的那天早晨,在他住宿的宾馆吃早餐的时候,小刘遇到一个20多岁的白人女子,女孩子皮肤白皙,眼睛很大,显示出一种养尊处优的感觉。经过简单对话,小刘了解到,她也要坐地铁去另外一个城市。在小刘整理好箱子与包裹,来到楼下,准备去地铁站的时候,他看到白人女子头上带着帽子,身上穿着很厚的衣服,地上放着一个大箱子,手里拿着一大一小两个包裹。小刘用不太熟练的英语说,想帮助她拿一个包裹。然后,小刘就把她的较大的包裹放到自己的拉杆箱上,陪着她一起走。
当时是6月中旬,小刘心里想赶时间,走得较快,很快把女子落在后面。小刘拉着箱子,背上背着自己的包裹,另一只手再拿着女子的大包裹,很快就气喘吁吁、汗流浃背了。那个女子在后面一直追不上他。由于包裹多,小刘在路上歇了好几次,女子也没有赶上他。到了地铁站后,不小一会儿女子也拉着箱子赶到了。由于天气热,小刘看到女子额头上出了密密的汗珠,小刘看不下去了,他帮助她擦额头上的汗,她也很乖巧地闭上眼睛,让小刘去擦。小刘还很奇怪她为什么不摘了帽子好凉快一些。随后小刘又帮她把包裹送上地铁,然后他就乘另一班地铁去uppsala了。
uppsala的中餐馆表面看起来光鲜亮丽,可是小刘的工作场所和活动范围主要是在拥挤狭小的厨房里,那可一点也不光鲜。在这里,小刘感到比在斯德哥尔摩的餐馆里轻松多了。虽然挣钱少了一半,心情却开朗了许多。他安慰自己,毕竟不能为了钱活着,身体才是最重要的啊!
有了空闲,他就开始有时间看看uppsala了。他首先去了图书馆。由于人口少,这个瑞典第二大城市的图书馆不像国内一线城市的图书馆那么大,然而布局很紧凑,工作人员也不多。里面全都是金发碧眼的外国人,见不到黄种人。
在这个书籍的海洋里,小刘看着那些外文字母,感觉如同天书一般,深感知识水平的有限,自己所学的那点英文远远不够。他找到了一本瑞典地理方面的英文书,看了里面关于瑞典20多个国家公园的简单介绍,感觉瑞典环境保护做得非常好,每个国家公园都是各有特色,风光旖旎。怎奈有语言障碍,看起来磕磕绊绊失望,远不如汉语书看得流畅。在快速浏览过几本之后,他又开始寻找汉语书了。
终于,他在二楼的一个书架上,找到了与日文、韩文摆在一起的汉语书。这里同样见不到华人。他直接越过日文、韩文书,连封面也不看看,因为没有兴趣,也看不懂;他开始浏览汉语书,他竟然看到了一本繁体字的书籍,打开一看,竟然是竖排版的。这是在大陆所无法想象的。他认真地看了下去。
原来这是一本大陆人在台湾出版的书籍,内容是回忆“文革”期间其家庭受到迫害的,文字充满真情实感,不是杜撰的。对于这本书,小刘充满好奇,这个大陆人是怎么费尽周折跑去台湾的?又是怎么费尽周折出版这本书的?这样的一本书,又是怎么样没法回到大陆,却被远在万里之外的一个北欧国家的图书馆选中,跨越万水千山来到北欧的呢?这一切都是谜。由于政治的、文化的隔阂,有多少本来可以实现的交流都被阻隔,有多少可以相互借鉴的经验、做法都无法实现,这些人为的因素,给多少人留下遗憾呢?
但是不管怎么说,中华文明作为历史上的四大文明古国之一,其过去所经历的种种灾难也好,繁荣发展也好,都是世界发展史上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唯有在经济发展的同时,对各种文化兼收并蓄,而不是排斥在外,自我割裂,这样,自身的影响力才能在国际上不断增强。也就是说,只有不断坚持开放心态,坦然面对自己的过去和未来,坦然面对具有强大影响力的西方文化,坚持兼容并包,兼收并蓄,这样才有利于东西方文化的交流。
在这个图书馆,小刘看到的中文书籍并不多。只有寥寥几十本的样子。小刘感到很不过瘾。他看到了三毛的散文,这是多年以前就读过的;另外,就是几个不出名的作者的作品,小刘在翻看了几本之后,感觉思想性、文学性一般,没有什么特色,他很纳闷这样的作品怎么会在这里出现。随后,他看到了一本颇有知名度的作家阎连科的一本《我与父辈》的书(名字好像是这个)。小刘感觉眼前一亮,他马上拿在手里,找个座位开始阅读。
除了去图书馆,小刘去的最多的地方就是教堂了。uppsala这个教堂建筑非常雄伟,给人一种十分厚重、十分具有历史感的感觉。但是从外观上看并不陈旧。有一天,教堂里去的人特别多,都坐在座位上,而且每人手里都拿着书籍。教堂里的一位好心的女士在门口处看到小刘后,向小刘说了几句英文,小刘不太懂,事后,小刘猜想是说给他找一本汉语的《圣经》。小刘就在门口处等她,然而,等了好久,最后女士来了,说没有找到。小刘就拿着英文的一本书进去,找个座位坐下来。
不久,仪式开始了,一些统一穿着绿色长裙的小女孩和深色衣服的男孩子在台上开始唱诗。这与小刘在新疆昌吉的教堂里所举行的仪式不同。在昌吉的教堂里,是20多个成年人在台上穿着统一服装,拿着汉语的《圣经》,一起在音乐的伴奏下唱诗,旋律十分优美。而在uppsala的教堂里,虽然这次仪式规模很大,参与人数众多,小刘却一点都没有听懂,也感觉音乐旋律大有不同,是由于教派不同?还是由于文化不同?小刘不得而知。毕竟,他只是一个匆匆过客而已。
有时候,小刘在上下班的公交车上,想起自己的遭遇,就用过客来形容。实际上,在中华文明发展的历史过程中,在世界文明史进步的过程中,哪一个人不是匆匆过客呢?伟人也好,普通人也好,在不断前进的历史面前,多少阻碍文化交流、阻碍社会进步的人和事被“雨打风吹去”,被扔进历史的垃圾堆。即使现在在世界舞台上风光无限的政治人物们,其一举一动,虽然对其所在国家的群众有着极大的影响,但是不也终究是个过客吗?在此过程中,究竟是留下一个好的名声,流芳百世,还是颠倒黑白,遗臭万年,唯有交给时间去审判!以美国的特朗普为例,虽然他现在权倾一时,翻手为云,覆手为雨,让每个无证移民都人心惶惶,但是历史究竟会对他做出怎样的评判,这有谁知道呢?再比如朝鲜的金正恩,颐指气使,穷兵黩武,无视国际和平与发展的大趋势,却偏居一隅,一味发展核武器,而不顾群众的生活与生存,更让人可恨的是,他对民众不讲人权,残酷迫害政见不同的民众。这样的领导者,虽然在位时风光无比,但是从历史的长河来看,只是世界融合发展之路上的一块绊脚石而已,最终会在历史上留下骂名而已,永远受到正直人士的鄙视。
走在瑞典乡村的土地上,看着无边的森林,宁静的、分散的村落,感受着善良的人们,小刘禁不住想,这真是一个神奇的国度,没有名头极大的市委办、政府办、组织部、宣传部等部委办局等机构,见不到高高在上的政府官员,也见不到随处可见的“富强、民主、自由、和谐”等宣传标语,整个国家却那样和谐有序,经济发达,人民安居乐业,看不到“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看不到差距极大的贫富鸿沟,这真是一个神奇的国度!
国外虽有种种优点,却终究不是自己的国家,小刘感到东西方文化隔阂太大了。他最大的感受是,由于语言存在障碍,无法与老外明明白白的交流,他在这里竟然变成了聋子、哑巴,缺少感情交流。不久,因签证原因,小刘就回国了。他又开始了在底层挣扎的日子。未来的小刘将要走向何方?他自己也不知道。

阅读次数:2,460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