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恒均:落马高官的可恨、可怜之处

Share on Google+

苏荣、万庆良、徐才厚等这些高官一个一个倒下,让人觉得他们实在可恶,如此位高权重,却还贪赃法,置人民利益与国家安全于不顾,令人恨之入骨!但痛恨之余,也不免私下感叹,能升到这个位置,无疑还是做了一些工作,取得了一些成绩的。苏荣,已贵为党和国家领导人之一;万庆良,中国南方改革开放最大城市的一把手;徐才厚,更是达到了军人能够取得的最高职位,可转眼之间都沦为阶下囚。如果他们在监狱里写的悔过书能曝光的话,我们一定能看到悔不当初、痛不欲生、泪流满面的真实场景,同他们当权时在台上侃侃而谈做报告同样令人印象深刻!

他们为什么沦落到如此可恶又可怜的地步呢?制度赋予他们手中的权力过大又不受限制是主要原因。“为人民币服务”成了他们“为人民服务”唯一的动力也是重要原因,偏面强调一个是不客观的。

对于如何防止那些守不住道德底线,只为人民币服务的官员腐化堕落,步这些高官后尘,我想下面两个方面是很重要——这两个方面其实也是习总这届政府正在努力做的。

第一,就是“转变政府职能”,发挥市场分配优势,更好(不是更多更大)发挥政府管理职能,把社会的还给社会。

从政府同社会的关系方面粗略地分,世界上的政府大体可以分为“积极政府”和“消极政府”。“小政府、大社会”自然是消极政府,把社会的还给社会,政府只是服务机构,社会做不到的,再来找政府。

而中国则是典型的“积极政府”:本来应该是属于经济的、社会的甚至家庭与个人思想领域的,政府都大包大揽。社会同政府比起来,显得不成比例的“小”,甚至成了政府的“附庸”,全社会为政府存在,为政府服务。

实事求是地说,“积极政府”不是没有积极的意义,尤其在社会经济发展水平不高,民众的素质有一定局限性的国家,积极政府在经济发展与社会变革领域可以发挥巨大的作用。

我们不妨拿相同社会制度的越南做比较,越南属于典型的“消极政府”:政府能不干的事,尽量不去做。所以这些年下来,越南的基础建设都搞不好——社会与私营企业没发展到这个程度,你政府不主动带头搞基础建设,不去扒人家的房子修路,谁来搞?但同时,不积极做事的越南党政领导也自然不会成为社会矛盾的焦点,拆迁的民众不会找他们讨公道,被强征地的农民也不会去围攻政府、讨伐政权……

拥有“积极政府”的中国呢,同越南情况正好相反,本来在发达国家由社会与企业甚至个人搞的各种建设项目与工程,到了中国都成了政府的“职能”范围内的事儿,都打上了党和国家的烙印:招商引资、架桥修路自然不错,但同时他们还上房扒瓦、圈地抢钱啊。更有意思的是,你什么时候看到其它国家的政府官员到街上去宣传计划生育,恨不得手把手教民众如何使用避孕套?咱中国官员就干过这事。

原本“积极政府”应该发挥政府统筹作用,领导社会朝某个既定目标前进,但拥有过大权力的政府誓言向共富目标“前进”时,政府官员却偷偷向“钱进”了。更可恶的是,民众本来只是起来维护自己的权益,保住眼前一点点的利益,却被上纲上线到反对国家和政府;而反对腐败官员的,甚至被划为敌对分子……

而且情况会越来越严重。改革开放之初走在改革开放前沿的政府部门与公务员系统,现在在百姓中也逐渐沦为“利益集团”与贪污分子的代名词。难怪有些公务员朋友也很委屈,回想上个世纪八、九十年代,没有中国政府对经济与社会的大力介于与带头,中国经济能够如迅猛发展吗?

我觉得,任何人都不应该一口否认“积极政府”在中国改革开放之初的贡献,但随着经济的发展,改革开放的进一步深入,尤其是社会的扩大,私营经济的发展,公民个人素质提高以及当家作主意识的增强,“积极政府”已越来越不合时宜,滥用权力严重,开始压制社会(扩大),对付公民(觉醒),发挥的作用不是引导、领导社会致富,而是同社会争富,与民众争权。

这个时候,如何转变政府职能,更好地发挥政府的作用,其实就是要实现经济发展到这个阶段后各国普遍实行的“小政府、大社会”模式,也就是十八大精神中把市场的还给市场,把社会的还给社会,减少政府的干预与审批权力,发挥更好更优的作用!

只有政府转变了职能,我们才能谈第二步“把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里”,否则,权力掌握在一个庞大无比的“积极政府”手里,谁有办法同他们抗衡,谁来把他们关进制度的笼子里?

第二,就是习总说的“把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里,也是根本解决公权力贪污腐败的唯一最终办法。就是用制度反腐,发挥民主优势,完善体制的权力制衡,允许民众尤其是媒体的监督作用。

我相信,随着这届政府反腐的扩大与深入,官员们主动推动把“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里的日子应该不会太久了——你想一下,官员不但也是人,有家庭、子女与亲戚朋友,而且原则上说,还是我们中最精英、最优秀的一批中国人,难道他们认识不到“出来混都是要还”的道理?难道他们看到一个一个人模狗样的同事与领导,前一小时还在台上大谈“清正廉洁”、“执政为民”,随即就被中纪委带走,瞬间成了全国人民唾弃、也注定遗臭万年的阶下囚,即便不会“良心发现”,也会感到不安与后怕吧?

反腐败就怕半途而废!目前雷厉风行的反腐进行到一定程度,“反腐逼官”就很可能发展到“官逼政改”,再加上民间不断增加的压力,官员们很可能再发挥一次改革开放之初那种积极作用,主动配合甚至要求把手中的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里,从而确保他们不再提心吊胆、惶惶不可终日,可以好好地为人民服务,确保中国的健康发展。

杨恒均2014.7.2

文章来源:作者博客

阅读次数:952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