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年,在《世界人权宣言》发表60年纪念日之际,以刘晓波、张祖桦为代表的签署者们推出了《08宪章》。我们如何理解一个国际的,一个中国的文本呢?作为首批签署者之一,我认为是去践行。

随后,贵州人权捍卫者编撰了《人权捍卫者手册》,作为主笔的我在手册后加注为(驯兽师手册)。正是这个加注引来了争议。因为,这个关键词有着自己的一套文化词汇,如:动物、猛兽、驯化、驯服、笼子、驯兽场等等。

有人说:“要尊重我们的对手,我们是人,是人权捍卫者,不是动物,更不是猛兽”,“驯兽师一词,既不尊重自己,也不尊重对手”。

有人说:“驯兽师淡化了敌我关系,是在为那邪恶的、凶残的、无人性的专制党开脱,﹍﹍,”

我认为,这里面有一个观念转换、观念更新的问题;或者说,是我们使用的日常用语体系不同的问题;严重一点说,这是一个有关真相,有关路径,关系到我们怎样理解民主宪政的问题。

首先,从人类的历史来说。人类的历史其实就是驯化的历史。从驯化动物、猛兽,到驯化人,人类走过了几千年。对野生动 物的驯服,在文明史中已有了大量的记载,并且已经获得了巨大成就。而与之同步进行的另一个进程,即人类对自身的驯化,却较少受到关注,而后者远比前者重要 得多。我们认为,不论把动物驯化得多么好,只要这个社会成员自身的野性未脱,这个社会仍然不能算是一个文明的社会①。

人类最重要的历史不是阶级斗争史,不是使用工具的发明史,也不是道德国家的文明史,更不是GDP的增长史,而是人类 自我驯化的历史。这种驯化到现阶段才看到了成果。这个成果对世界来说,就是《世界人权宣言》,对中国人来说,就是《08宪章》。正如前美国总统小布什在捷 克发表的一段总结性话,“人类千万年的历史,最为珍贵的不是令人炫目的科技,不是浩瀚的大师们的经典著作,不是政客们天花乱坠的演讲,而是实现了对统治者 的驯服,实现了把他们关在笼子里的梦想。”《08宪章》就是我们为中国的统治者们设计的笼子,我们签署者的使命是要像驯兽师一样,把中国的统治者关进笼子里。

其次,讲尊重不能不顾客观事实,不能无知到不晓宪政民主的学理。宪政学的起源就是在于对人性的深刻洞见。人是什么东东?

从客观事实来讲,人与动物是有不同,但人与动物同属于生物类。在人类的进化史上,人类学家把人与动物,尤其是与人猿 科动物并提。中国远古有个“巢氏”时代,说明了人明显的动物属性。古希腊哲学家柏拉图把人定义为“没有羽毛的两脚动物”。在凶猛的野兽,都没有这个两脚动 物凶狠手辣,许多动物不食同类,人食尽了其它动物外,还专对同类施暴。在中国有许多“人不如狗”,“人不如富人的宠物”的事例。中国人没有做人的尊严,这主要是共产党统治国策使然,共产党的少数统治者否定中国人享有人权。

从宪政的历史进程看,是中国人还未完成对其统治者的驯化。宪政学理对人的属性早就有了彻底的认识。法律的存在是要证 明人的兽性(罪性),是要表明人的不可能完善性和不可信任性,法律的惩罚性是不尊重人的。宪政学的大师大卫。休谟出于对人性的了解,告诫人们说:在设计宪 法时,我们不能够信任人,更不能够信任统治者,我们的立法要在这样一个基点上,假设人是无赖。只有能够管住无赖的宪政设计,这样的宪政制度才是合格的,经 受得住长期考验的。

合格的宪政民主制度是把人视为无赖的制度,这种制度设计是不尊重人的。然而,正是这种驯化人的制度才是人类文明的真正保障。而,那种所谓尊重人的道德国家观念才是害人,吃人的。

其三,观念更新和路径。

中国的民主宪政化要有本土资源。宪政民主的话语来源于西方,更进一步说,来源于基督教文化。把人与动物彻底分开的是上帝创造论信仰,人是依神的形像创造的,在神面前人人平等转化为“在法律面前人人平等”。而世俗化、唯物主义、被进化论教导的中国要原封不动地接受起源于西方的宪政民主文化是有困难的。然而,世俗化、唯物主义、被进化论教导的中国却容易听得懂宪政“驯化的历史”。中国文化很早就把人看作是动物,中国人都在 12生肖属相内,只要是动物,就离不开被驯化。尤其是针对当权者的驯养。因为,当权者手握大权,其兽性最容易显露。霸权、强权政治、强者为王,弱肉强食的 丛林法则,暴露了独霸者的兽性主义。我们践行《08宪章》的理念时,要认清这样的兽性主义思想,有效的担当起驯兽师的职责。

因为,驯兽师有自己的路径。在驯兽师面前,没有敌人,只有猛兽②。而在革命党人面前则有“阶级斗争”;在国家主义者面前则有非我族类其心必异的“敌对势力”;在道德家们面前则有十恶不赦的“邪恶之徒”和凶残的“坏人”。每一种角色已经确立了自己要走的路径。

驯兽师的角色走的是民主宪政的路径。他把自己的对手看着是猛兽,他要用《世界人权宣言》和《08宪章》等等这样的饮食去喂养、驯化他的对手和自己,他把民主宪政之路看成是驯化猛兽之路,而不是消灭异己,铲除坏人,夺权之路。对猛兽要加以的是生态环境的关爱、驯养,把猛 兽关进笼子里,让猛兽为观光旅游的社会做出贡献。目前,我们驯兽师所面临要驯化的就是共产党统治集团这头“利维坦”巨兽③。

革命党人认为人类的历史是阶级斗争史,其路径就是消灭剥削阶级、消灭产生阶级的私有制度、消灭阶级存在的一切土壤、 坚持阶级分析的立场,坚持共产党的领导,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这就是2009年5月27日,中共教育部关工委理论中心和北京交通大学关工委邀请到的中 央马克思主义理论研究和建设工程专家,中国社会科学院马克思主义研究院特聘研究员,钟哲明教授做的“关于普世价值”的报告。革命党的“知识保镖”认为,马 克思主义阶级社会的观点是普世价值。

国家主义者的路径,对内,为了国家利益要把人民当做生产力,当作没有生命和知觉的工具;一切为了国家利益,或者说,为了国家的稳定,可以牺牲一代人、千百万人、极少数人的生命。对外,敌人亡我之心不死,要坚决同敌对势力斗争到底。

道德家的路径是疾恶如仇。对一切“邪恶之徒”和凶残的“坏人”,要象对待仇敌一样坚决彻底的铲除掉。道德家要建设的是一个君子国,小人们都会“被”——(被代表、被消失、被喝茶)

革命党人、国家主义者、道德家们都渴望着掌握专横的权力,大开杀戒来实现它们的目标,然而,权力越专横,野性的成分就越重,其霸气就越能证明兽性主义的存在。

其四,民主宪政的历史是由驯兽师们书写的历史

在人类的五千年文明中,一部人类政治的演化史,实际上是从“猴王”到人王,从人王、官员、高高在上者到人民的公仆、卑微的服务员的驯化史。

人类文明最早的驯兽师是有产者(地主)。他们为了保护自己的私有财产不被王权侵吞创立了罗马民法。公元1215年,英国的地主们共同联合起来,第一次把法律当作武器,法律的项圈成功地套到了国王的颈上。这是在罗马民法被统治者遵守的背景下得以成功的。

重要的驯兽师是基督教徒,当统治者承认耶稣基督是他们的主时,公仆的思想就深入人心了。在这个前提下,基督教徒就有 机会驯化国王。1560年后,被称为苏格兰长老会之父的牧师,诺克斯与镇压新教徒的玛丽女王有过四次会晤。最后一次,玛丽女王傲慢地斥责这个曾做过奴隶的 人,“在这个国家,你以为你是谁”,敢如此对君王说话。诺克斯这样回答她:

“尊贵的女士,我和你一样是这个国家的公民。尽管我既不是伯爵,也不是子爵或男爵,但上帝使我成为一个对国家负有责任的人﹍﹍”④

今天,中国的统治者已经承认人权,人权已经写进宪法,我们人权捍卫者便成为当下的驯兽师。我们要拿起人权、法律,和上帝赋予我们的权利去驯化统治者。我们现在可以当着统治者的面大声重申“天赋人权”,勇敢的去驯兽!

然而,驯兽师的职业是冒险家的职业,是敢于挑战猛兽(权威者),承受弱者疾苦的职业。冒险,就是说,猛兽会吃人,驯兽师有可能会被猛兽吃掉;承受社会的疾苦意味着驯兽师会受到伤害,被猛兽(权威者)咬伤(或有牢狱之祸)。

您敢担当驯兽师的职业吗?

注:
①刘军宁,《这一千年的统治者》,《南方周末》,“思想评论”1999,12,29.
②陈西,《“贵州模式”关于民主维权的一种争议》。
③《利维坦》,英国宪政哲学家霍布斯的著作书名,这个词出现在《旧约全书。约伯记》中,说的是一种强大无比的兽,被霍布斯象征为专制权力。
④(美)道格拉斯。F.凯利博士著《自由的崛起》16-18世纪,“加尔文主义和五个政府的形成”王怡李玉臻译,第2页。

2009年11月27日

文章来源:《零八宪章》月刊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