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党的领导反思札记之四

邓小平在1980年发表的《党和国家领导制度的改革》强调指出:“应该明确提出继续肃清思想政治方面的封建主义残余影响的任务,并在制度上做一系列切实的改革,否则国家和人民还要遭受损失。”封建一词原指“封邦建国”,即君王把爵位、土地及其居民分封给亲属或功臣,使之在各自区域内建立邦国。20世纪中期以降,夏商周被看作是奴隶社会,秦至清被钦定为“封建社会”。这样一来,与封建社会相适应的皇权至上、集权专制、宗法等级、人身依附、封闭狭隘等意识形态和制度规范就被称作“封建主义”了。

遗憾的是,因当时特定的历史原因,肃清封建主义残余影响的工作并没有真正开展起来,致使迄今将近四十年来此影响不仅继续存在和蔓延,而且还越来越浓重了。比如,许多人在潜意识里,将“党”和党的领袖错误地像“皇”一样认识和对待,就是其中的一个表现。

共产党是人民群众的工具,党的宗旨是为人民服务;人民是共和国的主人,国家的一切权力属于人民,国家政权特别是各级人民代表大会及其常务委员会是人民行使国家权力的组织系统。但在包括相当一些党政领导者在内的许多人心目中,都觉得党组织高于人民群众、政权机关及一切社会组织,党组织是高居于包括人大及其常委会和“一府两院”在内的同级各种组织之上的“领导核心”,可以“协调”他们之间的相互关系,人民群众必须拥护和服从党组织的指挥,政权机关和社会组织必须执行党组织的意志。这种认识付诸实践,难免要消减人大及其常委会的至高权威,弱化其对“一府两院”的监督和制约,将人民当家作主、掌握和行使国家权力的宪法规定化为乌有。这显然是对党和人民群众、政权机关及各种社会组织相互关系的错误认识,是对作为我国政体的人民代表大会制度的违背和否定,暗含着视“党”为“皇”、“皇权至上”的封建主义思想残余的严重影响。

在社会主义条件下,党的领导最核心、最本质的内容是组织和支持人民当家作主,各级党组织要从政治上、组织上、思想上保障人民当家作主得以实现。但在现实生活中,所谓“人民当家作主”只是一种写在纸上的许诺和口号,宪法规定的许多公民权利很难落到实处,政权机关应有的法定职权很难真正履行。无论是地域上的各空间区位,还是社会分工的各行各业,任何社会组织都必须建立党的基层支部或委员会,必须由党组织决定一切,统管一切,控制一切,垄断一切权力资源。就连到国外进行业务活动的组织和团体以及在华的外资企业,也要建立党组织,以企介入其内部业务和经营管理。这种状况,不能不让人联想到皇权政治“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的思想理念和统治形态。

宪法是人民意志和利益最集中的体现,是人民的圣经;法律是社会各领域活动有序运行的规范,是实现人民意志和利益的保障。宪法和法律具有至高无上的权威,任何社会成员和组织都必须严格遵守,执政的共产党也必须在宪法和法律的范围内活动。然而,党的方针政策在现实生活中往往具有比宪法和法律更高的权威性,有些明显违法的政策规定依然畅行无阻。特别是,各级党组织主要领导人的话语,在其权力所及范围里比宪法、法律乃至党的方针政策更具有影响力、威慑力和执行力。且不说文革期间对待“最高指示”像对待皇帝的圣旨一样,要贯彻执行“不过夜”,就是现在,党政机关乃至企事业单位贯彻执行党组织领导人尤其是最高领导人讲话精神的力度,远比贯彻执行宪法和法律的力度要大得多。党的最高领导人的意图和话语改变了,宪法法律也得随之改变。这种思想观念,毫无疑问地透现着皇权专制条件下“王言曰制”,皇帝“口含天宪”、“言出法随”的历史阴影。

按照共产党性质和宗旨的要求,党组织、党员和党的领导干部都必须忠诚于人民,为人民服好务,尽心竭力地为人民谋利益,这是人所共知的常识。但有不少人把这个关系搞颠倒了,反而要求人民忠于党,忠于党的领袖。文革期间“三忠于、四无限”的封建主义糟粕,在改革开放初期销声匿迹一段时间之后,近些年来又转化形态、死灰复燃,在现实生活中公开繁衍。有些党内高官竟然大张旗鼓地要求人们“绝对忠诚”于党和党的领袖,说什么“忠诚不绝对,就是绝对不忠诚”,提倡和实行新的“三忠于”,把社会主义民主政治所定义的人民和党、和党的领袖的正确关系,糟贱成了封建专制时代臣民、官吏对皇帝那样奴才、奴隶般的匍匐顺从和人身依附。

两千多年前,孔子的学生子贡就说:“君子之过也,如日月之食焉,过也,人皆见之;更也,人皆仰之。”但是,进入极权专制的封建社会之后,皇帝为了维护自己的至高尊严和权威,讳疾忌医,不允许任何人对其表示不敬和非议,稍有触犯就会遭到严惩甚至掉脑袋,文字狱愈演愈烈。奇怪的是,到了21世纪即将“全面小康”的现在,宪法规定公民有“言论自由”,领袖说党的各级领导干部要“听得进尖锐意见”,但是,不仅公共媒体对党和党的领袖只能歌颂,不能批评,不能谈论和研究其在历史上的严重错误,而且对自媒体也是严加监视和控制,稍有尖锐言论就会被封杀,动辄就大刑伺候。这岂不是将“党”作“皇”了吗?岂不是又在搞文字狱吗?

我国两千多年“皇权至上”的封建专制历史,遗留下来的封建主义遗毒极为浓厚,新民主主义革命对其清理得很不彻底,共产党执政以后对资本主义警惕性很高,进行了多次大规模的思想政治改造和批判运动,而对封建主义遗毒的危害则缺乏警觉,没有继续予以清理,甚至以封建主义来批判资本主义,结果导致了文革十年封建主义极权专制的复辟,给人民和国家造成了史无前例的巨大灾祸。“前事不忘,后事之师”,我们如果对以“党”为“皇”的封建主义遗毒视而不见,听任其继续存在、繁衍和作祟,更不对党的领导制度进行根本改革,类似文革的严重灾难势必会重演。善良的人们,要警惕啊!

出处:北京之春
整理:2018年2月15日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