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十郎:中国真正需要的软实力

Share on Google+

有学者认为:一个国家依靠其在政治价值观、文化观和外交政策上的影响他国偏好的能力——这种能力就是软实力。它是导弹、核武、飞机、大炮、军舰等之外的一种影响力。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硬实力明显上升了,但软实力如何呢?中国政府通过中华新闻电视网(CNC)24小时向全球播报,环球英语电视网(CNTV)亦然。《中国日报》英文版,《环球时报》英文版,而且《人民日报》有六个外语版等向全世界各地传递“中国的良好形象”,“尽管人们很容易因这些出版物是政府的喉舌而不予重视。”迈克尔·巴尔认同一个观点“过于心急地推广劣质的传媒产品可能会适得其反,不仅不会提升中国软实力,反而还会招人‘鄙视和嘲笑’”,“这就严重地遮蔽了中国文化软实力非常贫瘠的一面。”但毕竟表明了中国政府要极力增大软实力这么一个想法与作法。“换句话说,中国不仅要把自己制造的廉价牛仔裤销往世界各地,还要出口中国思想。”(引文见<美>迈克尔·巴尔:《中国软实力——谁在害怕中国》,中信出版集团有限公司,2013年7月第1版)

下面是笔者的零碎想法。

一,中国发展模式的特色

中国发展模式引起了国际关注,甚至有美国评论家提出了一个“北京共识”来概括它。但其他专家则认为“北京共识”既不是“北京”(中国)特有的,也不是一个“共识”。“这个‘模式’首先注重经济发展和法制改革,其次才是政治自由化和富有活力的公民社会。”(按:中国只走了前半程)日本、韩国、中国台湾、新加坡早已形成了这种模式。相反,以私有化、放松管制和民主改革为特点的“华盛顿共识”却被认为是为“深陷经济危机的发展中国家提供了最佳的发展模式”。

放下中国积极向非洲国家发展援助在资源争夺战中成为“狡猾赢家”(按:不像西方国家那样要求受助国家必须尊重人权等)不说,单举几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独特之点,世界上就没有哪个国家能办得到。请问:哪个国家有二亿多农民工,而这些农民工月薪80%低于1000元(人民币,下同)甚至有27%的农民工月薪低于500元,每周平均工作时间为56.6小时,甚至有34%的农民工每周工作为60小时以上。哪个国家像中国那样有众多的资源被初放的非科学的开发浪费掉?哪个国家有众多的土地、河流、山坡像中国那样允许被随意污染?(按:在我小时候,县城外的小溪都是明净的,孩子们可以快乐的游泳。现在除了无人居住的地段、区域,根本就没有一处可以适宜游泳的河水。)有哪个国家有如此众多的山寨工厂造出如此众多的山寨产品销往世界各地?有哪个国家是贪污成风、市场混乱到失去监管造成有毒食品、劣质疫苗、假药、伪劣商品等的泛滥?有哪个国家像中国一样付出比国防费用还大的资金用于“维稳”?一句话:中国是我行我素,让别人去说吧(谁管得了那么多?)!

二,孔子学院及其它

迈克尔·巴尔认为“推广孔子品牌可以帮助中国共产党巩固执政地位”,“尽管有些人认为复兴孔子思想是中国政府逃避体制改革的权宜之计,但中国政府坚信孔子学院项目极大地促进中国文化在国际上的传递,提高了中国的名气和声誉。”(同上书P75)

也许,巴尔意识到中共的主观图谋,但就实质而言孔子学院挂的是羊头,卖的却是狗肉,学院与孔子学说没有一丁点而关系。“文革”也大张旗鼓地进行过“批林批孔”,都不过是借死人为口实耳。

虽然,中国的儒道称孔子为“圣”,后来就被奉为“儒教”。但这“儒教”没有人格神,没有魔法、奇迹,只是“半宗教”,同时又只是“半哲学”。“儒学不重思辨体系和逻辑构造”,它仅仅是“中国实用理性哲学”(用李泽厚的观点)。孔子学说的核心是“仁”,而且这个“仁”包罗万象,都是具体的。在孔子以前的《诗》、《书》(《尚书》)都没有提到“仁”。“仁”是孔子的发明,孔子的创造。“仁”包含“孝”,因宰予认为守孝三年太久了,孔子就说“予之不仁也”(《论语·阳货》):“仁”包摄了“礼”,孔子说“克己复礼为仁”(《论语·颜渊》),林彪就多次重复了这句话:“仁”包含“智”,孔子说“君子不仁而有矣,未有小人而仁者也”(《论语·宪问》),小人缺智,不可能具有“仁”的品格;子张问令尹子文这个人怎么样,孔子说“忠矣。子张又说”仁矣乎?“孔子则说”未知(智)焉得仁?“(《论语·公冶长》)(按:这和中共的观点大相径庭。只要”忠了“,即忠于党,就认为有”仁“,当然也就有了”智“。老实的农民陈永贵不就出任了国务院副总理吗?大老粗就是因为”忠“就以”掺沙子“的名义被派往出版社任编辑<韦君宜:《思痛录》>么?)”仁“也包含”勇“,孔子说”仁者必有勇,勇者不必有仁“(《论语·宪问》):”仁“的范畴还包括”恭、宽、信、敏、惠。“孔子曰:”能行五者于天下为仁矣;恭、宽、信、敏、惠。恭则不侮(恭敬就不会自取其辱),宽则得众(宽厚就能得到大众的拥护),信则人任焉(诚信就能得到大家的信任),敏则有功(勤敏之人工作就有实效),惠则足以使人(有恩惠就能指挥动人)“。(《论语·阳货》)

然而,我们的孔子学院在国外干的却只是:提供汉语教学资源、开展汉语考试、开设中国文化课如书法、饮食、太极拳、中国功夫(按:被夸张了的扭曲了的中国功夫,但这回却因太极传人与格斗狂人徐晓冬一战20秒内就被打倒在地而露出了虚假的幻象)、传统音乐、扇子舞、剪纸等,“仁”早已抛到九霄云外了。孔子学院在好些地方遭到说“不”则是意料中的结局。据“大纪元”2017年5月17日讯:全美学者协会(National Associaton Schoiars)最近呼吁约束孔子学院并提出了九项对策。其中包括公开教学、学术自由和学院主管自愿服务等,直指中共外宣软肋。因孔子学院不像上世纪五十年代德国创立的“歌德学院”仅以在全世界传播德语、德国文化为目的(按:歌德学院的口号是:语言、文化、德国。),没有任何党派的含义。中共的孔子学院宣传的是“党语言、当文化、党中央”。有文章称这是在假孔子之名兜售私货。

原来我们要的只是宣传效应。正如我们在纽约广场的大投入:六块大显示屏,每天播放300次。内容涉及中国的体育运动、设计、航空、艺术、超模、农业等各个领域的名人(而且还有英文名)。我们原以为通过这么大规模“轰炸”会收到大效应。但外媒则评说:这种宣传弊大于利。它给外国人的印象是大多数中国人又有钱又有名,其实它与中国自己在西方的宣传,中国还是发展中国家大相违背。另外,在纽约大屏幕上亮相的中国人他们早已移居国外了。

与其在虚假的外包装上下功夫,不如认认真真振兴传统价值观,加强各代人之间的身份认同,也许会有利于缓解潜在的国内动荡。对建设一个繁荣的中华还有希望。

三,想起了《拿破仑法典》等

1804年在欧洲出现了第一部《民法典》即《拿破仑法典》。“拿破仑兵败滑铁卢之后回顾,他的法典比他在战场上赢得的胜利更为重要。从许多方面看,他确实讲对了。”弗朗西斯·福山这样说。(《政治秩序与政治衰败:从工业革命到民主全球化》P13)这是对软实力的价值高于硬实力的评价。《法典》的出现即输出到比利时、卢森堡、莱茵河以西的日耳曼领土、普法尔兹省、普鲁士、日内瓦……随后又强行引入意大利、荷兰。在历史的岁月中它被当作欧洲以外无数民法典的样板(见上书P13-14)。

1869年英国的权利法案,它确立了国王和他的臣民的关系,它的精神影响了所有英语国家的宪法。1789年法国的《人权和公民权宣言》影响更为深远,它规定了政府的权限和作为人,作公民的人的权利。在现代社会它已经成为一个标准。这个标准可用来衡量一个政府的正义性——管你是不是伟、光、正。

相比之下,美国确实在输出思想,富兰克林·罗斯福在1941年1月6日的声明,提出了“人类的四大基本自由”:言论自由、信仰自由、免于贫困的自由和免于恐惧的自由。这些自由体现在每一个现代的民主国家中。特朗普尽管任性,但也无力管住美国新闻的口与美国公民的自主认同。

真正的软实力是跨国界的,无可抵挡的。

四,结语

不管中共用何种方法,颁发媒体的几不准,高等大学的几不讲,如何去“压缩西方思想”,如何像新华社社长李从军所说的要“打破西方舆论垄断和话语权”,但一切仅凭拙劣的虚假宣传、空话、套话是无济于事的。有学者认为中国的当务之急是用政治手段施行良政,提高人民的道德水准,大力治理贪污腐败,让五十六个民族真正处在一个和谐社会中,为他国树立起公平正义的榜样。中国应该建立符合国际标准的可靠制度,为中华的和平崛起创造一个良好的内部环境,才是重中之重。

【民主中国首发】时间:2/18/2018

阅读次数:1,528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