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亚洲中文部主持人、作家北明女士,最近对我做了一个采访,第一个问题是让我描述一下,达赖喇嘛在藏人的心中是怎样的?重要到什么程度?

为此,我讲了一个故事。2006年初,达赖喇嘛在佛陀成道的菩提树下举行时轮金刚灌顶法会时,批评在西藏境内出现的买卖和穿着珍稀动物皮毛的行为,恳切地劝诫藏人:“达赖喇嘛对这样的行为感到非常羞耻,藏人也因此背着坏名声,这是不好的,应该要制止。”讲话传到境内西藏各地之后,在藏人当中引起强烈震动,成千上万的藏人一把火就把昂贵的豹皮虎衣给烧了,直烧得共产党的官员们火冒三丈,拍桌大骂:“我们没收、罚款,他们还要走私;达赖一句话,他们竟然就舍得烧!”甚至在红头文件上宣布:“一定要夺回被达赖夺走的人心。”其方式是,不准烧皮子,不但不准烧,还得大张旗鼓地穿。于是,在藏地的各种节庆上,穿不穿皮子成了某种象征和分野。凡是民间节日,没有人再穿豹皮虎衣;可只要是官方组织的节庆,就必须得穿豹皮虎衣,否则会挨行政处分甚至更重的惩罚。

焚烧豹皮虎衣的行为既是出于环保,其实更主要的是表达了藏地民众对达赖喇嘛的信仰,我在不同的地方多次听到藏人们吐露真言:“如果连嘉瓦仁波切的话都不听,那还听谁的?”而当局为之恼怒的也恰在于此,半个多世纪以来对全藏各地的强硬统治并未收服民心,一位手无寸铁、远在千万里之外的老人,只说了几句话就能够激起这么大的反响,难怪有国际媒体报道,焚烧皮毛“凸显藏人对达赖喇嘛的信服,只要达赖喇嘛一声令下,藏人无不遵从。”

又比如,在藏地,每年都有成千上百的藏人,包括小孩子,冒着被中国边防军警枪击和逮捕的危险,跋山涉水,风餐露宿,翻越连绵起伏的喜马拉雅雪山,逃往远离故土的印度,最主要的愿望就是朝拜达赖喇嘛。2007年震惊世界的“囊帕拉枪击事件”发生之后,自由亚洲藏语部采访过几个枪口余生的逃亡藏人,其中一位23岁的僧人土登次仁说,不为别的,就想见嘉瓦仁波切,从小就信仰他,如果见了他,明天后天就死都可以。

至于像我这样的藏人,从小接受的是共产党的洗脑教育,并作为党的接班人来培养,可谓一帆风顺,只要顺从,就会有很好的前途。当然,我也从来没有亲眼见到过达赖喇嘛,可是,就像是身体基因里本来就有着对达赖喇嘛的信仰,自然而然地,当我在成长之后拥有了独立思考的能力与判断力,早已深入血脉的信仰和情感便复苏了。事实上,正如去年的西藏事件所显示的,绝大多数走上街头抗议的人,都是在所谓的“解放”后出生的一代,这些在共产党的五星红旗下长大的藏人,不论男女,不分僧俗,举着达赖喇嘛的画像,向统治者呼喊“让我们的达赖喇嘛回家”,“与至尊达赖喇嘛展开对话”、“祈祷达赖喇嘛长寿”。

而就在我接受这个采访的前夜,我的一位安多友人传给我一首歌,都是从未亲眼见过达赖喇嘛的年轻藏人写的、唱的,是献给达赖喇嘛的歌,赞颂他是慈悲的英雄。其中唱到:“当漂泊的灵魂迷失方向的时候,就如闪电般的智慧穿越了黑色的轮回,这真理渐渐洞开了心灵的窗口……当苦恼的众生告别快乐的瞬间,就如阳光般的慈悲温暖了朦胧的沙漠,这真理渐渐缝补了难愈的伤口……哦,多么伟大的上师,多么慈祥的上师,你是我们心中,心中的太阳。”

2009-10-13,北京

(本文为RFA自由亚洲藏语专题节目,转载请注明。)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