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2018年3月16日)上午9:30分,在野靖环、杨凌云等十位大哥大姐的陪同下,我跟李文足一起来到最高法(红寺村)信访办门口。天贼冷,我们冻得直喊穿少了。

信访办门口,法警清一水的戴着口罩。他们看着我拿手机拍摄李文足进法院,其中一个喊了起来:不准拍照。

我大声答:宪法规定公民可以拍!法警一时激动,问:你是记者吗?不是记者你拍什么?

我奇怪了,答:我是公民,宪法规定公民可以拍!我觉得得教育一下这小法警,忍住笑说:宪法刚修改完,去学习一下宪法吧。

我心里暗笑:宪法这次修改的可不是拍照的权利,拍照的权利还在宪法上写着呢!
小法警眼看着我们进了门,只好甩了一句:拍吧拍吧!

文足回了一句:你这有威胁的意思啊?

正往里走,门里面安检通道的一个法警看我拿着手机拍文足,冲我们吼了一句:干嘛,你!

我这手一抖,文足开了腔,声音清洌,比平时高了八度:你吼什么呀,你!
吼我们的法警立即矮了半挫,另一个跑来拦着了我们,去请示领导去了。

一分钟不到,请示的人回来了。说:出示法律文书,才能进去。我们一听,立即扬起手中的控告信,说:这里呢!结果法警竟然看都不看,还说:出示法律文书。我稀奇道:控告信就是我们的法律文书啊。谁敢说控告信不是法律文书?旁边的一个小法警说:我们这儿就这规定。

我跟文足,走进最高法的门,被阻在安检通道。我们举着手中的控告信,被法警认为不是“法律文书”。

其实,最高法是刷脸的。李文足、王峭岭这两张脸,被规定不能进入最高法。
最高法,不收我们的控告信!

无奈,我们坚持了一会儿,越来越冷。我们只好按原路退回,走出大门口时,野大姐冲我们又喊又招手,指着常规出口道:“你们怎么老跟别人不一样?别人都是从那儿出!”我们道:“我们被拦着就没让进去,当然原路返回了。”看着这群大哥大姐寒冷中绽放的自信、明朗的笑脸,我们也觉得暖心极了。告别的时候才知道张大哥大嫂和周大姐,为了能陪我们一起来控告,愣是把旅游出发时间推迟了一天。

709家属
李文足、王峭岭
2018年3月16日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