包遵信、张祖桦:只待新雷第一声

Share on Google+

——祝贺《开放》创刊二十周年

欣闻贵杂志创刊二十周年,谨向金钟先生、蔡咏梅女士暨《开放》杂志社全体同仁致以热情地祝贺与诚挚地敬礼!

《开放》杂志在过去二十年的生命历程中,秉持自由、民主、人权、法治与开放的基本价值,不惧专制强权与邪恶势力,高扬言论自由与新闻自由的旗帜,坚持讲真话,勇于披露事实真相,发表了大量具有真知灼见、洞烛幽深的社会政治评论,对于传播主流文明理念,批判专制主义制度文化,推动中国和平民主转型,起到了极大的催化作用,因而在大陆知识界及民间社会享有极佳的口碑。

过去的二十世纪,有两股极权主义社会思潮给人类造成了空前巨大的灾难。一是法西斯主义。由它引致的两次世界大战和集中营、种族仇杀给人们留下了极为惨痛的记忆。二是共产主义。由它造就的苏联、冷战、阶级斗争、无产阶级专政、社会主义改造,给人类来的祸害更为创深痛巨。

阿伦特在《极权主义的起源》中指出,极权主义的本质是恐怖,这种恐怖通过秘密警察、死亡集中营、高压统治手段和意识形态来实现。极权主义现象是人类历史上前所未有的全新的现象,它不同于以往的暴政。人类历史上有许多的暴政和暴君,但是,过去的暴政都是为了夺权或维持权力,其目的是消灭敌人,确立或巩固自己的权力。而极权主义则是要消灭一切人的本质,摧毁人性,不仅仅是敌人,而是一切人。这就是极权主义的恐怖本质,它实际上是一种极端的野蛮。极权主义宣称“一切都是可能”,但其实它带来的不过是“一切都是可以毁灭的”,否定一切,打倒一切。它以“自然法则”或“历史法则”来代替人的作用,以强权和暴力摧毁人的生命与尊严。

在上世纪中叶,全世界的民主进步力量通过英勇卓绝的抗争,彻底战胜了骄横一时的法西斯主义。随后又用了半个多世纪的时间,终于在新世纪到来之时,拆除了柏林墙,彻底埋藏了苏联帝国和以其为核心的社会主义阵营,结束了冷战。

但是,共产极权制度还没有被根除,它饱蘸着“六四”英灵与民主志士的鲜血仍在中华大地上肆虐。时至今日,中国人民仍未享有言论、出版、集会、结社、游行、示威、罢工、人身、宗教信仰和免于恐惧等各项自由权利。中共统治集团仍然在顽固地坚持一党专政,排拒政治改革与自由民主。一个多世纪前先贤们提出的“走向共和”与“实行宪政”的理想仍未得到实现。中国大陆的新闻媒体竟被当作“党产”任由中宣部和各级党委的宣传部操控,既不能“本地揭露”,也不能“异地监督”,而不能批评“老大党”,整个一个“党天下”。谁若不服管制,轻则撤职查办,重则关进大牢。因此,《开放》的存在,功德无量;《开放》的坚持,利泽千秋。我们相信,在中国新闻史和中国民主史上,《开放》杂志的坚守自有其不可磨灭的地位;而其在热爱自由的中国人民心中也将留下不可磨灭的印记。

世界范围的民主化浪潮已深入人心,并且必将取得最终胜利。顺昌逆亡之道,世人皆明。让我们一同携起手来,继续努力,一直坚持到中国实现自由民主的那一天。

清代著名诗人张维屏的《新雷》诗很能表达我们此时的心声:

“造物无言却有情,
每于寒尽觉春生。
千红万紫安排着,
只待新雷第一声。”

包遵信 张祖桦(执笔人)
2007年1月1日

《开放》2007年元月号

阅读次数:1,764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