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祖桦:土地、PX、访民及奥运

Share on Google+

时间列车风驰电掣,飞快地驶入2008年。

回首刚刚过去的2007年,有两大事件特别令我兴奋!我认为这两大事件足以彪柄史册。

一件是12月8日黑龙江省富锦市长安镇东南岗村农民率先公开宣布收回土地所有权。《公告》申明:一、我们72个行政村4万农民对该150万亩土地拥有所有权。以村为范围,以农户为单位,原被侵占的集体土地全部划归全体村民平等占有。二、农民各户对土地的所有权利包括使用权、收益权、继承权、处分权,以及政府或开发商要开发时的谈判同意权和要价权。三、长安镇东南岗村900多村民已经率先收回该村被侵占的996晌(约15000亩)土地,并已在全体村民中平等分配。

历史将证明,东南岗村农民公开宣布收回土地所有权的重大意义绝不亚于30年前发生的安徽省凤阳县小岗村农民私下承包土地的事件。

土地是农民赖以安身立命的最宝贵的财产,衣食之所出,生存之所系,可以说是农民的命根子。49年以前,中共正是靠高喊“打土豪,分田地”的口号动员亿万农民打下了红色江山。一旦夺取政权,中共立即翻脸,将土地“共产”,收归党国所有。于是,农民变成新式农奴,成为任人宰制的生产工具。

这些年来,各级政府和大大小小的官员上下其手,通过“圈地运动”大肆买卖原本属于农民的土地,大发不义之财,不知生产出多少“中国制造”的千万富翁、亿万富翁?而亿万失地农民则被迫流离失所,过上朝不保夕的悲惨生活。

土地国有化、公产化正是“三农”问题的制度根源。要从根本上解决问题,实现长治久安,使广大农民能够安居乐业,就必须遵从广大农民的意愿,将农村的土地所有权(包括使用权、收益权、继承权、处置权)归还给农民,实行“农者有其地,耕者有其田”。舍此别无他路。

第二件是厦门PX事件。去年5月底至6月初,福建省厦门市市民互相转发一条题为《反污染!厦门百万市民疯传同一短信》的手机短信。短信指出,因为政府推动要在市郊棕榈树间建立一家大型化工厂(PX项目),其可能造成的危害等于“在厦门所有人头上投下一颗原子弹”。数以万计的市民接连两天以挂黄丝带散步游行的形式进行公民抗争,并在互联网上展开大讨论,反对政府强行上马海沧PX化工项目。由于厦门市民的集体反对,厦门市政府不得不宣布暂缓该项目的建设并启动环境影响评价。年底传出PX项目将迁址漳州。

王德邦先生在评论中写道:“这次厦门市民的抗议是继1989年后中国大陆民间公开自发起来上街游行抗争中规模最大的一次,虽然有个别联系人被以组织非法游行为名关押,但最终因为没有确切证据,厦门市民游行也没有给当地生产生活造成什么影响,而使当局被迫释放了有关联系人。这次游行的特点是公民利用手机短信,互相传递上街散步的消息,以极大的自觉与默契,促成了这次理性、和平、非暴力的抗争。它强有力地释放出公民对事关自己环境、生活等公共事务的参与意思,它宣布了任何无视公民生命财产的决策,必将遭到公民的抵抗。”

果不其然,新年刚过,上海市民也起而行动,目标是“磁悬浮”。沪杭磁悬浮上海支线,以连接上海两个机场为目的,全长31.8公里,穿过浦东、徐汇、闵行等中心城区,沿线数十个小区,涉及居民160万。上海市民对政府的公示方式的提出质疑。同时,公众对公示的环评报告简本缺少生物(人体)长期安全性试验数据,对敏感的磁辐射亦缺少足够严谨的数据支持表示强烈不满。众多沿线市民为了能集体“发出声音”,开始走上街头,行使公民的表达权,以散步、集体逛街游行等平和方式表达抗议。

针对百万市民强烈关注的沪杭磁悬浮上海支线项目,上海市政府新闻发言人在1月22日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说,相关部门正在对关于线路调整方案的意见、建议进行分析梳理,并将请专家进一步论证,“研究、分析、论证的结果,在适当的时候还会进一步听取公众的意见。”上海市政府是否会尊重民意,最终交出令市民满意的答卷,人们正拭目以待。

在笔者生活的北京,今年冬天格外寒冷。寒风凛冽,锥心刺骨。“上访村”被政府以迎接奥运为名拆除了,大批外地来京上访的访民不得不躲在建筑工地的临时建筑旁边或高架桥的桥洞内避风御寒。我曾参加过几次市民自发组织的为访民捐助棉衣的活动,但内心知道这只是杯水车薪。食税的政府本应为纳税人提供相应的公共服务,但是除了耗费大量人力物力和财力拆迁与截访外,在解决问题方面一直无所作为。

上网读到廖祖笙先生于新年某日写的文章《冤声载道源自北京不作为》,很是感慨!

文中写道:“今天,我夫妇俩随着拥挤的人群再次走进了国家信访局的大门,又一次体验了什么叫作敷衍了事和不作为,也又一次见识了种种的人间惨象。那情景,不说也罢!离开那儿时,我的眼前晃动的总是访民们绝望的目光,以及那位残疾人一脸的愤怒,耳中响起的,总是那位老妇人异常凄厉的悲泣之声。”

“在这样一个专制已久的国家里,人民没有选举权,没有罢免昏官酷吏的权力,单靠了上级管理下级、老子监督小子,”属地管理,分级负责,谁主管,谁负责“,又从何保障?北京一沉睡,访民就流泪,囤街塞巷的访民已见证了太多的北京不作为!”

说政府在沉睡也不尽然,政府在忙着筹办奥运会。既要大兴土木,又要加强城管,还要防止拉登们前来破坏,届时如果外国游客集体到京城散步怎么办也令当局伤透脑筋。

2008年是所谓的“奥运年”,当局想借助举办奥运会挣足面子,显示中国在“伟光正”的领导下进入了“太平盛世”。不过,我要奉劝那些高居庙堂的“肉食者”静下心来想一想,贪腐盛行,官民冲突加剧,物价飞涨,民生困苦,矿难不断,城管打死人,黑窑屡禁不止,新闻管治,互联网封锁,以言治罪抓人判刑,人权状况恶劣,价值沦丧,正义不张……就算奥运会拿到金牌第一,果真就有面子了吗?还是不要自欺欺人的好!

1月24日

原载《开放》2008年二月号

文章来源:作者文集

阅读次数:248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