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尔街日报》2008年12月19日发表了捷克前总统、《七七宪章》的主要发起人瓦克拉夫﹒哈维尔先生专门就《零八宪章》撰写的文章,我作为《零八宪章》的签署人之一深受鼓舞!并向尊敬的哈维尔先生致以真挚的感谢!

100年前中国诞生了第一部近代《宪法》,1912年中国建立了亚洲第一个共和国。之后的中国战乱频仍,人民困苦不堪,专制主义一直在中国的大地上肆意横行。

1949年建立的“新中国”,名义上是“人民共和国”,实质上是“党治国”。执政党垄断了所有政治、经济和社会资源,制造了反右、大跃进、文革、六四、打压民间宗教活动与维权运动等一系列人权灾难,致使数千万人失去生命,国民和国家都付出了极为惨重的代价。

“文革”以后的中国,开启了改革开放的进程,近30年来确实发生了重大的变化,个人的经济自由有了很大扩展,公民的社会权利得到部分恢复,民间财富和民众生活水平亦有较大幅度的提高,一个人数日渐增多的中产阶级开始展现出自己的风貌,公民社会也从无到有,从小到大。民进官退的趋势是这30年最大的特征。

官方从一开始拒绝人权,认为人权是资产阶级的专利,到羞羞答答地承认人权的普世性。中国政府已于1997年和1998年分别签署了两个重要的国际人权公约,全国人大则在2004年通过修宪把“尊重和保障人权”写进宪法,今年政府又承诺制订和推行《国家人权行动计划》。但是,这些政治进步迄今为止大多停留在纸面上;有法律而无法治,有宪法而无宪政,仍然是有目共睹的政治现实。

执政集团推行由权贵资本主导的经济改革,拒不进行制度层面的政治变革,由此导致官场腐败,法治难立,人权不彰,道德沦丧,社会两极分化,经济畸形发展,自然环境和人文环境遭到双重破坏,公民的自由、财产和追求幸福的权利得不到制度化的保障,各种社会矛盾不断积累,不满情绪持续高涨,特别是官民对立激化和群体事件激增,正在显示着灾难性的失控趋势,现行体制的落伍已经到了非改不可的地步。

正是基于对中国的现状与未来发展走向的担忧,我们这些《零八宪章》的签署人进行了长时间的酝酿和讨论,这期间我们自然参考了捷克《七七宪章》和英国大宪章、美国《独立宣言》、法国《人权宣言》、《世界人权宣言》和台湾社会运动的大量文献,所有这些对我们都很有裨益。我们接受并认同那些构成人类主流文明的普世价值。我们作为公民社会的成员,不愿意仅仅停留在一般性的批判上,而是希望对中国未来的发展与进步提出自己的建设性意见,这就是19条基本主张的由来。我们怀抱着真诚的善意希望通过官民对话协商共同探索良性转型的路径。

《零八宪章》发表前后在官方和民间引起了不同反应。官方仍然沿续两极对抗的思维,把宪章的签署人当作敌对分子,并动用警力进行压制,对签署人展开全国性的抓捕、传唤、讯问、查抄、封网,签署人之一的刘晓波先生自12月8日被捕后一直下落不明;民间的反应则异常热烈,参与联署签名的人数日益增加,从中学生到离退休的老年人都有,以各种方式在互联网(民间网站、博客、QQ群、聊天室)上展开激辩,其热度为多年来所罕见。

《零八宪章》的发布标志着中国公民社会正在走向成熟。正如宪章签署人杨光先生所言,“《零八宪章》体现了极大的善意、充满了无与伦比的建设性。它没有一句话是对掌权者进行恶意挑衅和攻击,甚至也没有一句话是对当前现状牢骚满腹的鸣冤叫屈。它没有危言耸听,而希望善加引导;它没有扩大异议,而希望凝聚共识;它没有渲染敌意,而希望和平共生;它没有加深仇恨,而希望抚平伤口;它没有想入非非,而希望实事求是;它没有斩断过去,而希望缔造未来。因此,与其说它是站在对立面、针对当局的一次异议行动,不如说它是站在公民主人翁的立场、向包括掌权者在内的全体国人同胞发出的正义呼声。”

作为《零八宪章》的签署人,我们希望所有具有同样危机感、责任感和使命感的中国公民,不分朝野,不论身份,融合左右,超越对抗,积极参与到实践宪章原则的公民运动中来,共同推动中国社会的伟大变革,为将中国早日建成一个自由、民主、宪政的国家而努力。为此,我们怀着谦卑的心态期待来自四面八方的批评与指教。

2008年12月20日

文章来源:作者文集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