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楠:2017年诗选51首

Share on Google+

西楠1

西楠,80年代生,先锋女作家、诗人、翻译,著有长篇小说《纽卡斯尔,幻灭之前》(获首届 “紫金·人民文学之星”长篇小说类提名奖)、现代诗/摄影集《一想到疼痛我便想起我的小腹》、现代诗选集《我的罪》、与人合译著小说集《老人与海》(海明威著),等;中短篇小说代表作《主流人》、《在旷野中奔跑》,等;诗作入选多种选本,有诗歌被翻译成英语、韩语,并在台湾及海内外发表、出版其作品。现居住于广东和伦敦。

| 真实

亲爱的
余光中说
“要在重重面具下看到真”
是啊
真实,是这世间
唯一令我心动之物
真实,不需要记忆
因它经得起
时间冲刷
但我又时常为事物的
真实性,所困扰
究竟什么是“真实的”
什么又不是?
也许“真实”只是一个
伪概念
“真实”,是没有的
我曾为它,燃烧自己
榨干自己,然而
在时间一成不变的
流逝中
我一无所获,两手空空 【注1】

【注1】:末句灵感来自海子。

2017. 1. 5. 于 伦敦

| 流逝

你说,你这个废物
我生下你有什么用
你说,你这个畜生
我要和你断绝关系
我不要你了
我不要你了
我不要你了
你一连说了三次

爸爸打电话给我
劝我“谅解你”
“斩断骨头连着筋”

我并非,不能谅解,只是
有些感情,就是这样
渐渐流逝 【注1】

【注1】:末句借鉴沈浩波诗歌《外婆的葬礼》末句。

2017. 1. 5. 于 伦敦

| 等雨停

很久没有在旷野中奔跑了
很久没有面朝大海,痛哭一场了
很久没有肆无忌惮地亲吻了
很久没有再和一个人裸身拥抱了
很久没有在红灯时笑叫着穿马路了
很久没有通宵达旦,再顶着残妆等日出了

还有很多,很久没有再做的事

一果说:
去啊,等雨停了,就去旷野中奔跑

一果又说:
愿你感觉拥抱

2017. 1. 7. 于 伦敦

| 救谁

看见于一爽在朋友圈
发的问题:
我的身体,和
灵魂
同时掉进水里
你先救谁?
我就去问小神仙
他回答我:
你的灵魂
2017. 1. 21. 于 伦敦

| 其乐融融

过年了,她劝我
给所有亲朋拜年
给小辈,晚辈打红包

如同平日,她告诫我
“家丑不可外扬”
“人前面带微笑”

她还热衷在饭局上
给众人倒茶
诸如此类

穷其一生
母亲都在追求一种
我所不能接受的
与“真实”相抵的
“其乐融融”

2017. 2. 1. 于 伦敦

| 水疗馆内的女体

在水疗馆的女宾部内
我经常看见
一具具白花花的肉体:
肥头大耳的
瘦骨嶙峋的
年老色衰的
青春跋扈的
……
她们既不像书里说的
婀娜又美艳
也不让我感到
羞耻或神秘

2017.5.28. 于 深圳

| 自由

看了两部电影
塔利班
大毒枭
教儿童持枪和吸毒
让他们用左轮手枪
玩儿“俄罗斯轮盘赌”
直到一人把自己崩掉
大佬们就搂着裸女
笑露黑黄牙齿

据说在1974年
当玛丽娜·阿布拉莫维奇
被观众用上膛的手枪
抵住头部
她的内心充满恐惧

她当时明白了一件事
这件事我直到今天才看清:
没有界限的自由
与撒旦同名

2017.5.30. 于 深圳

| 中国作家

谈及某部因政治原因
被下架的作品
50后的A说:
这就是前车之鉴
我们下笔时要
谨慎,再谨慎!

会后我和B又谈及此
B和我同是80后
不料她脱口而出:
A老师的确
为我们
敲响了警钟啊!

2017.6. 于 广东某高速公路上

| 在北X村

我们跟随导游
看竹林,古屋,流水
这个精神失常的
穿浅蓝花衣的老太
始终紧随在后,好像她
本就是其中一员
她在泥地里
跳跃,唱歌,挥舞手臂
又跟着我们
上了返程大巴
怎么也不肯下去
直到有人说:
这辆车开往广州
她突然改变主意
慢吞吞蹭出车门

2017.6.9. 于 广东阳江某公路上

| 回答

世界是一个
巨大的隐喻

而我在其中
不知该
如何答题

2017.6.24. 于 广州

| 时光缓慢

一条鱼在水中吐着气泡儿
外文歌曲在室内
虚无缥缈
时光缓慢,仿佛
只有一条鱼置身
时光之外
一条粉红色的鱼在水中
悠然,浮沉 —— 它的粉红
如此之淡
几近透明

2017.6.24. 于 广州

| 我担心,他们会摁死它

如果自由意志只是一种幻觉
为何人与人各不相同?
我问上帝
这时河边一只
小蚂蚁
爬上我的白裙子
我看了它一会儿,请它不要爬进裙子里
它就不爬进裙子里
我说我们发生亲密关系吧
它就爬在我的肌肤上,缠绵悱恻
我担心自己过于庞大
移动便会伤害它
我想放了它
然而它并不上我为它指的路
我又担心回到家被父母看见
他们会摁死它
仍想放了它
然而这会儿
它爬过我的脖颈,爬过我的耳根
就不知跑到哪里去了

噢对了,这和上次看见的小蚂蚁是同一只么?

2017.7.5. 于 广州

| 这家精神病医院

这家精神病医院住着
一整个医院的医生和
唯一的病人
他们各显神通,无所不用
为使她在夜里醒来
不再看见影子跳舞

2017.7.6. 于 广州

| 因你最像上帝

送我去广州时你穿一件洁白衬衣,黑西裤
我却想起在家时你T恤上印一只Snoopy小狗
看《量子之谜》和《线性代数》
你带上一百块零钱就和我上了火车
如果这时一杯咖啡里有毒
我就替你先尝一口,如果——任何时候
另一次也是在火车上
我对你说:
我多爱你,因你最像上帝
而你回答:
我多爱你,因你最像,上帝的孩子
在今天我认定你就是上帝的首席提琴师
我说你是我终极的爱
如同《时间简史》于霍金

2017.7.7. 于 广州

| 觅食

他抓起面包屑,手悬在空中
粉红色的鱼
仰起嘴,鱼身下坠,鱼尾在水中
柔软摆动,如同索吻
突然她,蹿出水面
疾速叼走面包屑,划出
一道干脆利落的垂直线
又落回水中
柔软,沉静

2017.7.11. 于 广州

| 搓背女工

搓背女工有一双
劳动人民厚实大手
围绕我的
乳房,肚脐,臀部…… 打圈儿
她穿白色上衣和短裤,扎短马尾
远房亲戚那种长相
像表姑,或者姨
给我搓背时,又来了俩人
她们着急:只有一个人搓背吗?
领班:另一个今早三点才下班,现在只有一人
这会儿
搓背女工力道较重,动作迅速
我则,静静趴着
放空这一刻

2017.7.15. 于 深圳

| 禁止吸烟

做完干蒸和足疗
我躺在水疗馆宽大舒适的沙发上
读诗
扶手印着“禁止吸烟”的大字

左侧飘来一阵烟味儿
我望去,是一个
满头白发,形骸放浪的大叔
叼着烟,玩儿手机

“大哥,这里可以吸烟么?”
我压低声音问
他轻扬头,挑眉:
“你抽吧,没事儿!”

我“啪”地按亮了火机

2017.7.15. 于 深圳

| 在哈尔滨(组诗)

《无人区》

凌晨
从机场到城中心的道路
真像无人区
笔直
两侧丛林生长
一眼望不到尽头
万径人踪灭

《街道》

哈尔滨的街道,宽阔
横平竖直

《日照》

据说
这里凌晨四点天亮
夜晚九点天黑
日照冗长
据说
这里夏季万物生长
站在玉米地里,就能
听见玉米杆“咔咔”的拔节声

2017.7.30. 于 哈尔滨

《在哈尔滨》

哈尔滨的三天,是我
碌碌无为的三天
逛过大剧院,太阳岛,和
百年老火车站,余下就在
酒桌上消磨时光
哈尔滨的老炮儿们都
贼能喝
他们在酒桌上
一口干掉一玻璃杯白酒
独唱,合唱,翩翩起舞
那模样简直可爱死了
我爱哈尔滨人民
而这三天,是我
碌碌无为的三天

《女人抽烟》

在哈尔滨
抽烟的女子很多
这是一座带有
历史时髦感
的城市

《机场厕所》

哈尔滨的机场厕所没有卫生纸

《风》

夏季,机场门口,哈尔滨的风
时断时续
吹起来的时候
是大片大片的
清凉,缠绵悱恻
如同初恋
真叫人舒服呵……
它是我迟迟不愿进安检的理由

2017.8.1. 于 哈尔滨

| 露天咖啡馆里的人们

下雨了
露天咖啡馆的伞下坐了一排休息的人

第一桌的男孩儿给母亲打电话:
“北京这几天有点儿霾,天空灰蒙蒙的”
山东口音

第三桌的白衬衫男孩儿
交叉双臂,手机掖在腋下
打盹儿

第四桌的浅蓝裙子女孩儿
头戴黑色耳机,打游戏
入迷

第五桌两个中年男子
面对面坐着,滔滔不绝
像在谈生意

我坐在第二桌
穿棕色大花儿长裙
点着一支烟,安静看雨

2017.8.2. 于 北京

| 楼凤儿(组诗)

《楼凤儿》

他是“楼凤儿”经营者 【注 1】
每次去KTV
总能慧眼识珠
从一堆良家妇女中
发展出他的下属
而被发展者也双目放光
就像
同志找到了组织

【注 1】:“楼凤儿”,指隐匿在居民楼里接客的小姐。

《门板》

每个卖淫团伙里
都有一人充当“门板”
顾名思义——挡住风浪
但凡出现问题
全往“门板”身上赖
蹲班房是家常便饭
“谁还在乎名誉?”
“只要能挣钱”
“都争着当污点!”

《硬不起来》

聚会上
男同学A面露狡黠笑容
有点儿神秘:
“你们不知道那晚”
“他们都要了小姐,我没要”
男同学B迅速一挑眉:
“这事儿我也干不来”
“不知怎的,不喜欢陌生人”
C呷一口浓茶,啐出茶叶:
“没劲”
“硬不起来”

2017.8.5. 于 北京

| 她怀了前夫的孩子

从天津开往北京的深夜
客户将手伸向她的大腿
她向前夫求救
逃脱客户的魔掌
却跳入前夫的火坑
一击即中,她怀孕了
前夫说:
“咱俩离婚一年多了”
“你开什么玩笑”
父母说:
“你要敢生下来”
“我们就敢不管”
她躺在逆风的方向,叉开双腿
生下这孩子
她说:
无论如何,这是上帝馈赠的礼物

2017.8.7. 于 北京

| 她站在全世界的对面

结婚四年,她在婚外
爱上一个男作家
不久怀孕了
男作家赶忙宣称自己是
独身主义者
她站在全世界的对面
生下这孩子
远走高飞,不告而别
最后一次见她时,我动容:
“这些年,你过得好么?”
她眼光波动,淡淡笑:
“你看我,过得还好么?”

2017.8.7. 于 北京

| 我的身体像救护车一样叫起来

我能在夜里听见
自己肺部的声音
有时“呼哧呼哧”,很沉重
有时“嘶嘶”的,又尖又利
甚至有一次它
“嘀嘟嘀嘟”地叫起来
和救护车声一模一样
我发誓我没有幻听——
医生说
那是“气道痉挛”所致

2017.8.9. 于 广州

| 乌托邦毁灭

“人生是一个美丽的梦”
“我们的法律和道德在戳穿这个梦”

但我的困惑,远非孤独
得知这一点,如释重负

而尼采疯了
嬉皮士们死了
乌托邦毁灭
波伏娃恋上女性

上帝的旨意是一个谜
你的本能谋杀了自由
深谙悲剧的幸存人
苟且活过二十七岁

让我们成为最浪荡的玩世者
或是绝望地在艺术中找寻归宿

“艺术也能带来高潮”
“好比性高潮”

2017.8.16. 于 深圳

| 黄昏降临

日光灯惨白地照着
空调“嘶嘶”地吹
我将遮光窗帘拉上
安全地在这个封闭空间
苟延残喘
这是哪儿的夏天
我看不见黄昏的降临
然而我知道黄昏正在来临
我的身体对黄昏有一种敏感
如同我的身体对你有一种敏感
忧郁症,亲爱的忧郁症,我最密切的爱人
我最密切的爱人不是你
我们拒绝交谈,闭口不言
只在欢爱时为对方死去
完全用身体说话的人最诚实
我知道你来自另一个世界
而你不会将我带走
我亦不会为你停留
然而此刻,眼眶发黑
让我用最温柔的嗓音和你说话
让我再为你死上一回
如果撕开胸腔,掏出血红的心脏
会不会获得永恒?
这是上帝之吻,抑或撒旦的诱惑
噢,地狱

(时间、地点不详)

| 身世之谜

L向大家介绍
B老师是江西人
后者瞪圆了眼珠:
“我明明是广东梅州的!”
可当说到,我祖籍湖南湘西
B老师瞬间一拍大腿:
“哎呀,咱算半个老乡!”
转天一道去洗脚城
按摩小妹笑眯眯问
老板哪里人呀?
B不假思索,一扬头:
“广西的!”

2017.8.22. 于 深圳

| 纯洁自白

当我遇上我的另一面
宇宙中的另一个自己
(或者叫做“对立面”)
言语显得多余,词不达意

上帝成为唯一枢纽
透过圣灵我们沟通
或者,赤身裸体地交欢
赤身裸体地交欢,沉默

2017.10.24. 于 深圳

| 模拟死亡

我们说好要一起跳楼
我纵身一跃
你没有下来
这一次
飞翔如此漫长,如此逼真
下坠如此漫长,如此逼真
风的速度和凉意穿过我身体
我呜呜晃着脑袋发不出声音
想着,还在楼顶的你
这一次


如此漫长,如此逼真

醒来
漆黑
空气沉甸甸压在我胸口,动弹不得
一旁,你熟睡着

2017.11.7. 于 深圳

| 冬暖花开

早晨 9:20,ZX 电话打来
他到了楼下
我们驱车前往深圳湾
几经磨难的倒车之后
来到一片硕大草坪
面朝大海,冬暖花开
ZX 指着一朵大红色的花说:
“这花儿可以吃。”
他昨晚写了一首诗,标题是:
《活着是件烂透顶的事儿》
然而
此刻海风吹过,他对我说:
“就好像,海风只为你而吹。”

2017.11.10 于 深圳

| 纸飞机

飞机“隆隆”飞过
只闻其声,不见踪影
有雾的天
穿过薄薄云层
它就像
一架透明的纸飞机
一路向北

2017.11.10. 于 深圳

| Dogstyle(狗爬式)

今天是2017年11月11日
今天我对人性如此厌倦
两只插科打诨的狗 ——
两只纠缠在一起的狗 ——
两只交欢的狗 ——
和我们有什么区别?

主啊,你到底能不能
救赎我的心碎

2017.11.11. 于 深圳

| 陌生女人

她老了
眼睛上也起了瘤
浑身肿胀
把一身紫色裙子绷得紧巴巴
她迫不及待翻出她 20,30,40 岁时候
的照片
给我看
叙述:丧子,离婚,车祸
是她近十年经历的
三次劫
“老了就不好看了”
她淡淡笑,有点儿失落
我无法从她现在的脸上找到
年轻时的影子
她和她
就像彼此不相干的
两个陌生女人

2017.11.12. 于 深圳

| 看见阳光

他扬了扬头
“啊秋——” 打了个喷嚏
嘴里咕囔一句什么

“着凉了么?”
“看见了阳光”

看见阳光,他就打了一个喷嚏
阳光,真灿烂啊

2017.11.12. 于 东莞虎门

| 大城市的火车站台

大城市的火车站台不如小镇
热闹,熙攘
充满烟火气息

硕大的建筑体制造大片阴影
金属和透明玻璃
在夏天也有寒意
站台宽阔
显得空旷
乘务员不耐烦地催促
广播里声音甜腻而冷漠
人依然多
然而疏离地,事不关己地走动

我也在其中
微风扬起裙角
高跟鞋 “咯咯” 踩在地面

略有隐忍地低着头
耳机里在唱,人生何处不相逢

2017.11.12. 于 深圳

| 厌倦

有时我对一切感到厌倦
写作也没什么意思
诗歌也没什么意思
一切都没劲
我甚至想
大概死了会好,一了百了
然而我还没有
死亡的勇气
连死亡
我也没有干成
何况还有那么多
所谓 “爱” 我的人
又想起忧郁症
病发最严重时
那时的求生欲多强呵……
就只想活下去
活下去
去创造
去爱
我应当死死记住这感觉
我不知道怎么才能
让自己打起精神来
或许我该鬼混一番
彻底的鬼混
一种向下的力量,魔法
获得超凡脱俗的快感
然而此刻
我身穿一袭深蓝长裙
在书店楼下站着
站着
比任何人更沉静
抽烟
看烟圈缥缈
像白色幽灵
飘向远方

2017.11.13. 于 深圳

| 孤独,我的情人

或许我该习惯孤独
像习惯一个情人
缠绵悱恻
带来最深刻的高潮
孤独进入我
是一股锥状气体
冲锋枪般的后坐力
我为之颤栗
冰冷的孤独
火热的孤独
深入
再深入
狂风骤雨之后
面庞苍老,形容枯槁
风中残烛的我
怀抱孤独入眠
混沌的脑中闪现银白的诗行:
“黑暗中出现一条路”
“它不是你要找寻的方向”

2017.11.21. 于 深圳

| 在深圳,初冬

在深圳
初冬的温度唤起
莫名的熟悉感
像伦敦任意一个
庸常的午后
阴天
云层低
太阳缺席,空气清冷
大街上三三俩俩的行人
怀抱婴孩的
推共享单车的
端咖啡的
……
他们的脚步和姿态
都像在和命运作斗争
经过的十字路口
带墨镜的胖女人,卷发
提一只土色箱子
吭哧吭哧
冰冷的目光一闪而过

2017.11.21. 于 深圳

| 一个人的电影院

无事可做时
我就去电影院
独自一人
去电影院
我看过《七十七天》
讲男孩穿越羌塘无人区的故事
看过《东方快车谋杀案》
关于谋杀,以及复仇
还有一部想不起名字的影片,讲全球灾难
被神奇两兄弟惊天逆转
等等,等等
走在去电影院的路上
天气微凉
不远处传来隐约的西班牙舞曲
跳跃的鼓点强调了我的孤独
然而这孤独又是惬意的
仿佛也是自由的变体
无事可做时
我就去电影院
独自一人
电影票是我能承受的消费
在物质中寻求安慰
我感到温暖且安全
“在别人的故事里,留自己的眼泪”

2017.11.22. 于 深圳

| 我讨厌说谎的人

我讨厌说谎的人
我无法想象他们的生活
我无法基于谎言去想象一个人的生活
他们令我的想象力变得无效
必须想象真实
或者说
想象中的真实必须基于真实而存在
并非活在自慰般的假想中
这是一种攥紧的感觉
我很难向你解释
它令我的双脚回到地面
平稳呼吸

2017.11.22. 于 深圳

| 我在水上

我在水上
如同婴儿一般浮在水上
四肢叉开,仰面朝天
并不下沉
天空将我包围
太阳缺席
然而依旧光亮夺目
我双目紧闭
睡眠
混沌的梦中有冷风吹过
然而还不够冷
天气还不够冷
可以再寒冷一些
寒冷使我凛冽
即便是在梦中
充满悲伤的力量

2017.11.25. 于 深圳

| 姐姐,你看,那边有一个死人!

一幢古旧的石楼
有残缺磨损的冲天柱子
人们熙熙攘攘
好像刚进行完什么集会
一个大概只有五、六岁的男孩
冲到妳面前,推搡妳:
姐姐,你看,那边有一个死人!
他脸上是古灵精怪的兴奋
妳骤然变色
转身就走
跑到楼下
又被男孩拦下
他利用孩童的天真
说服了妳的姑妈
他不知从哪里
找来了妳的姑妈
你的父母也来了
你们围坐在长方形小桌旁
姑妈焦急,神色关切
苦口婆心说教妳
大家认为妳病了,需要帮助
因妳看上去慌慌张张
像个逃犯
男孩在一旁
偷着朝妳做鬼脸
从口袋里摸出一张木制弹弓
做出样子描准妳
又虚假地“啪”地一弹
妳又急又气又害怕
想说话
嗓子却像被毒药给堵住
无论如何发不出声音
等妳终于能够发出声音
妳竟只能反反复复喊出一句话
别的词语统统不行
一只手在额前胡乱比划——
就这句:
你的眼睛不是我的眼睛!

你的眼睛不是我的眼睛!
你的眼睛不是我的眼睛!

2017.11.27. 于 深圳

| 19号

我只知道他叫 “19号”
人们叫他 “19号”
包括店里的老板娘
19号大概是店里最笨的洗头师
刚来店里时,帮我洗头
清水沾湿我衣领
按摩时下手笨重
像一只熊
19号大概是店里最笨的洗头师
然而也最认真
他说话时透着股
笨拙的较真儿劲儿
一个字是一个字
像咬着舌头在说:
“今、天、你、店、里、不、忙、吗”
我告诉他
我不开店,我写诗
然而说了许多遍
他也没记住
他又对我说:
“你、睡、吧,我、帮、你、按(摩)”
“一、会、儿、叫、醒、你”
“你、喝、温、水、还、是、凉、水”
“我、帮、你、扔(棉签)、吧”
19号大概是店里最笨的洗头师
然而也最认真
现在两个月过去了
今天,出乎我意料
他的双手竟在我头上
跳起了灵敏的舞蹈
轻巧时如迅捷的芭蕾舞演员
沉重时如训练有素的老技师
同事女孩儿依旧笑他“笨”
他就笑嘻嘻回答:
“我是笨呀”
“但是笨得可爱”
他有自知之明
19号是店里最笨的洗头师
我只知道他叫 “19号”
人们都这样叫他
他是我的次选
每当17号的精干女孩儿不得空
我就叫上19号
今天洗完头
他一如既往对我说:
“有、什、么、不、满、意、的、可、以、告、诉、我、哦”
我一如既往笑而不语
他哼着小曲儿
踩一双大红色运动鞋
跑开了

2017.11.29. 于 深圳

| 你的脚步

你回家了
进门的时候踢倒垃圾桶
疾速踱到书桌旁
点燃一支烟
紧锁眉头
日复一日地打游戏
今晚我在你
噼里啪啦按键盘的声响中
轻轻入眠
在这个辗转反侧的夜里
你躺在我身边摆弄手机
黑暗中发出绿色幽光
你又起身了许多次
数不清多少次
甚至从深夜三点的冰箱里
抓出一瓶啤酒
咕咚咕咚灌进嘴里
只在一走神的时候
轻轻睡眠了一小会儿
我不知道你有什么苦楚
是否已厌倦与我的生活
在我入睡之前
你咬牙切齿地说:
“我要离开这地方!”
离开这里的人和事物
离开
我所热爱的故土
整整十年
为了爱你
我跋山涉水地紧随在你身后
像一块甩也甩不掉的粘性口香糖
可是,可是这一次
我还能不能
跟上你执拗的脚步?

2017.12.1. 于 深圳

| 填补 2

生命的痛苦孕育在生命本身之中

我坐在横条纹木头桌旁
等待一份意式帕尼尼,一杯热拿铁
此时
应当有一个电话进来
一条短信
或是随便什么形式的
一番交谈
使我以为一些虚假的真情
确实存在
我又感觉到了那一个洞
那个朝下漩涡的
锥状的,又黑又狭窄的
空洞
它就生长在我心脏的正中央
此时我需要交谈
或是什么形式的外援
如同需要呼吸
徒劳的填补

2017.12.1. 于 深圳

| 他们骗人的时候是很真诚的

他们骗人的时候是很真诚的
比珍珠还真
噢,宝贝儿,请别误会
整件事情并没有一个
福尔摩斯般的缜密计划
也并非演技精湛,思虑周密的
戏子
与你称兄道弟
勾肩搭背
与你狼狈为奸
男盗女娼
你要相信
他们骗人的时候是很真诚的
只是迷失了自己
在上帝的消遣中
像一个男人并不了解
他的阳具
只是对未来抱有了
不切实际的美好幻想
品尝一朵美艳的毒蘑菇
他们骗人的时候是很真诚的
你要相信
比珍珠还真
真的

2017.12.2. 于 深圳

| 水

我见过清洁的水
洗净周身污垢

我见过肮脏的水
混杂着残羹剩菜

在马路的石缝间
曲里拐弯地流淌

发出腐朽恶臭
令人窒息

我惊讶于我所见过的
这两种形态的水

难以置信,它们
竟来自同一源头

2017.12.18. 于 深圳

| 刻板印象

跛子一定心地善良么
胖子一定灵魂美妙么
还有:
瞎子,聋子,卡西莫多……
是否就该无欲无求身残志坚阳春白雪天天向上?

如果你碰见一个跛子
诅咒你早死
我是说如果

我要把心脏再撑大一点儿
直到它能容纳
世界的阴影与污垢

2017.12.22. 于 广州

| 诗人们的平安夜

2017年的平安夜
诗人们齐聚一堂
为了要喝什么酒
争论不休
一番讨论之后
赵俊杰和吴述朝决定喝“百年糊涂”
我和吴的女友小蒋喝黄酒
祁国,老单,胡权权别具一格地喝劲酒
(我问什么是“劲酒”?
吴述朝说就是壮阳酒)
只有梅老邪和未满喝
度数最低的啤酒
(梅老邪说他最近戒了白酒)
吴述朝指着啤酒大叫:
啤酒就是垃圾食品!
可你知道为什么梅老邪不怕吗?!
因为他有千岁贴!

2017.12.24 于 广州

| 这个时代

这个时代
养好了我的胃
却废了
我的心脏和肝肾
心脏代表传统美德
肝肾代表普世文明
这个时代
离婚出轨
坑蒙拐骗
背叛一切!

以上是
吴述朝在“陈记顺和”吃火锅时的慷慨陈词
气宇轩昂
接下来
赵俊杰做出总结性发言
笑着大叫:

为了钱
连初恋都背叛啊!

2017.12.26. 于 广州

| 无题 4

将我的衣服一件件剥落
像剥一颗洋葱
直到赤裸
然后去大街,去城市
在摩天大厦间
坑洼的水泥路面游荡
它和与世隔绝的山谷
并没有什么两样
一双赤脚被玻璃扎破
玻璃嵌在皮肉里
我忽略人们诧异的
目光,以及疼痛
血流不止
就这样走了很远
一直走到教堂

2017.12.29. 于 深圳

| 祷告词

《祷告词 1》

愿主保佑:
在自由时,跟随自己的心或真理行事
当试探不可避免
则坦然接受试探,并努力跟随自己的心或真理
懂得宽容,并不强求定量的回报
与非同类保持适当距离,因你确有受伤之感
然而尽量不可流露受伤之感
因它或反之又令他人受伤,或鼓励撒旦再次犯罪
阿们!

2017.7.8. 于 广州

《祷告词 2》

愿主保佑:
莫执迷于世间答案
而是握住基督,在信中寻求答案与真理
要了解,世人皆有世人苦难
而沉默是一种温柔的退让
阿们!

《祷告词 3》

愿主保佑:
我的所有家人,朋友,敬重的老师——健康,幸福,自由,平和
若世人仍有复仇之心,求主帮助他们看见自己的罪并加以引导
我知道,在主里
父,你已钉入十架,洗净我们罪孽
除你之外无人拥有审判人的权柄
你必佑我安康,祥和
你怀抱我如同安抚婴孩入睡
阿们!

2017.7.9. 于 广州

《祷告词 4》

愿神赦免他们,如同赦免我
愿他们从我身上学到我的好,比如包容,然后发扬
看见我的恶,然后避免
愿神使他们和我在不伤害他人的基础上成就自己,在可以合作的事务上充分合作
找到自己的同类者,在同一规则下更加有效率地合作
然而尊重个体以及个体的生存和发展需求
为当代中国乃至世界文学和其他发展做出贡献
使神在世间和天上的国早日降临
我奉主耶稣基督的名祷告
阿们!

2017.7.10. 于 广州

《祷告词 5》

主啊
我时有性幻想,在男女之事上极尽淫荡
时而自己解决生理问题
在两性问题上,我总是没有办法想明白
然,因你存在
我感到自己在犯罪
又因我愚笨,欠缺,局限,我如今打算放弃
在此问题上自行寻找答案的矇昧作为
愿我父——世上乃至天国的救主——带领我行将来的路
不至被蒙蔽双眼
不至迷惘混沌
不至走向毁灭,反要走向极尽自由的通透,新生与释放
我奉主耶稣基督的名祷告
阿们!

2017.7.10. 于 广州

《祷告词 6》

主啊
请求你赐我美好灵魂
也赐我美好肉体
过去,当我的肉体貌美如花般绽放时
我未曾重视
一味发展灵魂的结果便是
如今我年老色衰,中年富态
服食躁郁症药物后,更是体重激增
我固然知道无论美丑
你永会无差别地爱我们当中的每一位
然,我的身体即是你的殿
而一个与美好灵魂相匹配的美好肉体
也将更使人愉悦,身心健康
因而我恳求你,我的父
请赐我一个美好灵魂
也再次赐我美好肉体
使我在肉体上能够回到过往岁月
从而更加自信,自由,喜乐地
去爱,去迎接爱,去面对生活
我奉主名祷告
阿们!

2017.8.1. 于 哈尔滨

《祷告词 7》

我在天上的父
如果有一天我
自杀了
你会不会一如既往地
原谅我?
如果有一天为了
我爱,和爱我的人们
永不忘却——我
而自杀,你——
会原谅我么?
我深知这是一名基督徒
不应犯下的错误
然,爱欲
或许是我此生最大劫数
如同你,也需要我们的爱罢?
父啊,请不必为我担心
不过是想起了
就问一问你
我奉主名祷告
阿们!

2017.8.19. 于 深圳

《祷告词 8》

主啊
倘若我有仇敌
求你擦亮他们的眼睛
认清自己的面目,并带来行动的力量
改变自己,造福他人
而不总是盘绕在我身体,聚拢在我周围
吮吸,剥削,挑衅
求你使他们明白
如此作为只当增加我本人及同类的憎恶
且丝毫无益于提高其自身
成为一个本质上更可爱,可敬的人
主啊
求你使他们明白
“表演”之道不可长久
即便蒙混过整个人世
在天道,他们的一息一念亦不可瞒骗
假,永不成真
主啊
求你擦亮他们的眼睛,认清自己的面目,并带来行动的力量
我奉主名祷告
阿们!

2017.10.24. 于 深圳

《祷告词 9》

主啊
现在我心中常有声音搅扰
它们
或出言不逊
或离经叛道
然,请你信我,如同我信你
要相信那些声音并非出自于我
也许来自撒旦的试探与诱惑
我主
请听见我好的一面
如同我学习去看见人们的好
学习将“好”外化
显然我远不如你完美
但望你信任我
如同选择信任人类的底层代码,是良善的
我奉主名祷告
阿们!

2017.10.25. 于深圳

2018-01-01 西楠 极地文化工作室

西楠2

西楠3

阅读次数:957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