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3-18 宋石男 四一哥

【首发于“腾讯问答”】

李敖去世了。他曾自称五百年来白话文第一,但他的著作,委实担不起这等自大。他的学问芜杂而粗疏,他的文字放荡而不耐看,他的绝大多数著作,只是痛骂仇敌与自吹自擂,《北京法源寺》是个例外,但那种沉痛悲凉的路子,他走了几步便放弃了。

李敖的一生,聪明、现实、自恋、自大,兼具传奇与悲剧色彩。若他早去世3、40年,还不失为一代狂士,但他一直活到了2018年,这便让他的人生徘徊在狂士与小丑之间。

狂士是有价值观的,小丑则只有价格观。

晚年李敖不再坚守什么价值观——吾道懒得一以贯之,价值观岂为我辈设耶!然而,不再坚守价值观的人注定孤独,某种程度上,这孤独甚至比价值观不受旁人认同更孤独,几乎等于死,或者等于等死。

李敖经常谈所谓“孤独的愉悦”,在我看来很可能是掩饰他对孤独的恐惧。晚年的他对钱极度看重,他说只有钱能信赖。他长年独住在一个小屋里,很多时候连家人都不见。是钱,还有孤独,给他安全感。但孤独也同样给他恐惧。因为害怕孤独,他不时将自己藏到人山人海中去。他渴望用万人瞩目来打败孤独,让自己感觉还活着,还是小杂种,还在巅峰。然而,在台湾的李敖,继续骂政府已日益边缘,转型骂美帝也少人喝彩,最后只好漂洋过海来捧“大中华”。

宋石男:纪念李敖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