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习近平的多维网取代了亲王岐山的财新系媒体,成为中南海自行向外界“放料”的重要管道。此前,中共内斗一般通过香港媒体放料,如今,虽然多维网号称香港媒体,但其总部已设在北京,已然“本土化”,如此中南海更能对其如臂使指。习近平刚上台时,多维网持有人、香港商人于品海一度遭扣押,那时他被视为代表上海帮的利益。等到于品海重新出现在公共领域之中之后,多维网已变成习近平的狂热吹鼓手。

中国两会,多维网开足马力为习近平修宪制造舆论,并刻意羞辱江泽民和曾庆红。失踪多时的太子党“白手套”、拥有万亿资产的肖建华的近况,第一次出现在多维网的报道中。肖建华被中纪委控制,若非中南海许可,多维网如何能报道其近况?多维网的报道指出,肖建华并未入狱,但没有人身自由,可以遥控其旗下的公司,正在吐出其侵吞的巨额资产,向国有银行还债。

而对于肖建华倒霉的原因,多维网分析说,除了诱发经济金融风险之外,肖建华和“明天系”还脱离“商人本位”,触碰了“政治乳酪”。文章指出:“肖建华被外界公认为中共权贵的高级‘白手套’之一。……肖建华有句口头禅:‘每个人都有价码,北京每个太子党都有价码。’”文章更是列出肖建华的两宗具体罪行:协助中共某前常委之子,以三十多亿元人民币鲸吞资产达七百三十八亿人民币的山东第一大企业鲁能集团。肖亦被指与另一位中共前常委女婿、中国央行前行长女婿存在不正当的利益关系。“这一类不正当政商关系,给习近平上台以来发动的中共反腐带来了巨大挑战。”文章中未直接点名的三名前高官,稍稍熟悉中国内情的人,用脚丫子都能猜出他们的名字:曾庆红、贾庆林和戴相龙。其中,级别较低的前央行行长戴相龙的女婿车峰已经被拘押。

习近平修宪顺利过关,且保留了象征性的两张反对票。此前,习是以全票当选党魁及国家主席。为了与此次投票结果对照,多维网发表了两篇回顾式报道。其中一篇题为《曾庆红当选中国国家副主席时有177张反对票》。文章指出:“在2003年的中国第十届人大会议上,胡锦涛首次当选中国国家主席,曾有4票反对、3票弃权;温家宝当选中国国务院总理,3票反对、16票弃权。而曾庆红当选中国国家副主席,有高达177票反对、190票弃权。得票率仅为87.5%。”文章更是毫无顾忌地写道:“曾庆红当政期间名声不佳,有贪腐的传言。2015年2月15日,中纪委网站刊文《大清”裸官“庆亲王的作风问题》批评大清庆亲王奕劻,爆红网路,文章称‘庆亲王奕劻工作能力很差,名声也不太好,官运却好得出奇。自1884年到大清倒台的27年中,他先后负责外事、海军、财政等重要部门,最后升到首席军机大臣、内阁总理大臣’。线民猜测喻指‘曾经的庆亲王太红了’,是借古讽今。”如此公开羞辱并未落马的前常委及太子党“老大哥”,相当不同寻常。

另一篇文章则直接拿江泽民开涮——《江泽民连任中国中央军委主席时有98张反对票》。文章指出:“江泽民留任中国中央军委主席时,曾得到高达98张反对票,122张弃权票,创下纪录。”对于江泽民在军委主席任上的政绩,文章如此评论说:“在1995年至1996年台海危机中,解放军遭遇了巨大的威胁,两艘美国航空母舰开进海峡附近巡航。这件事令江泽民痛定思痛,开始大规模建设国防、购买俄罗斯海军及空军武器,扭转了邓小平时代的军队经商、士气低落、军工接近崩溃的局面。中国大陆的军事爱好者和民族主义者对1996年以后江泽民在解放军建设方面的贡献表示赞许。但由于江泽民执政时期腐败问题在全中国范围内的蔓延,军队腐败也日趋严重,军队中买官卖官的现象仍有所增多,并持续延至他嫡系徐才厚、郭伯雄的腐败案。江泽民的腐败治国遭到许多人的反对。”文章对江泽民褒中带贬,还顺带贬斥了邓小平这个“后三十年”的“老祖宗”。由此可见,习近平除了毛泽东之外,对前几任中共最高领导毫无敬意,连“改革开放总设计师”邓小平都不放在眼中。

那么,习近平为何要公开羞辱江泽民和曾庆红呢?首先,习近平警告这两位最有权势和影响力的退休领导人,不得“妄议中央”,甭想继续干政。如果江、曾旗下的高官真是流亡富豪郭文贵口中的“老领导”,那么江曾赶紧与之划清界限。据传,习近平修宪之举,在征求意见阶段,有多名元老表示反对,反对者中很有可能就有江、曾两人。习近平为之震怒:征求意见的程序,本来只是照顾元老们的面子,走走过场而已。个个屁股上都有屎的元老们,应当乖乖地地举双手赞成,如此才能确保家族、子女手上的万贯家财无恙。若胆敢反对,恐怕不仅累及家人,就是本人也难以安度晚年。

中共现任元首与退休元老之间的微妙互动,有如香港黑帮电影中常常出现的经典情节。那些以为自己金盆洗手之后仍可呼风唤雨的前老大,一直不停地对现任老大指手画脚。一开始,现任老大对其表示尊重,至少敷衍一番。到了忍无可忍的时刻,现任老大不仅连面子都不给,干脆命令手下将“老东西”像垃圾一样处理掉。若是看过此类电影,江、曾二人应当学会审时度势,遵循“潜龙勿用”的古训,闭门不出、安度晚年是也。

其次,习近平发现,近年来,江泽民在民间的声望不降反升,为此感到焦虑和不安。很多中国民众患了“斯德哥尔摩综合征”,因为在习近平时代感到窒息憋闷,转而怀念起江泽民时代的并不存在的“美好”与“宽松”来。有人说,把江泽民的品质“正面化”是一种隐晦的对比方式,可以解释为对习近平的批判。当然,在我看来,此举不是在一锅汤里找老鼠屎,而是在一堆老鼠屎中找一粒白米。

极具讽刺意义的是,在习近平用粗糙手法打造其毛式个人崇拜之际,中国民间出现了一种怪异的“长者文化”,连《纽约时报》都以专文介绍说:“在多年遭受嘲弄之后,江现在成为了某种时尚教主,成为了玩笑性质的亚文化”膜蛤文化“的偶像。……其背后的感情是复杂的。它半真半假,具有讽刺性,但它反映了人们对过去的怀念,对现状的不满。”前记者文森特·朱(Vincent Zhu)说:“我个人觉得江并没有比习好很多。但他非常国际化,受过良好教育,而习近平却喜欢告诉人们他读过什么书。因此,‘膜蛤’是一种对习大大、彭麻麻这种廉价宣传方式的反驳。”为了反击这种趋势,习近平默许、纵容一系列非主流、非正统的媒体,如多维网之流,大量发布贬斥江泽民及上海帮的文章,以期树立自己的正统性。

第三,习近平打击江系,也是向其他派系释放一个明确的警示信号:就连最强的江系我都敢公开羞辱,你们算得了什么呢?习近平将此前中共高层“寡头共治”、“集体分赃”的“潜规则”,变成了“老大掌勺”、“爱给你多少就给你多少”的“新常态”。你想多得,就得乖乖效忠;不乖乖效忠,就会被冷冻、被边缘化,乃至被关进监狱,成为全党全国口诛笔伐的“坏人”。看看团派“明日之星”孙政才的下场,谁愿意成为孙政才第二呢?

被习近平公开敲打的,不单单是江泽民和曾庆红。胡锦涛、温家宝、朱鎔基、李鹏乃至邓小平家族,都屡屡遭到“敲山震虎”式的威胁,他们的子女或被降职,或传出被中纪委等部门约谈的消息。而他们培植的接班人都已成为“明日黄花”——多维网甚至刊登文章明目张胆地宣称“胡春华没戏了”,指出习派中年轻有为的丁薛祥、陈敏尔才是真正的接班人。从此,分析中共的政治演变,派系斗争的老方法不再管用,端看习近平一人之所作所为可矣。

——《纵览中国》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本站刊登日期:Sunday,March 18,2018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