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3-20 刘淼 馒头山下的守望者

李敖到底还是踏上了曾经发誓永远不再涉足的北京。凤凰卫视全程跟踪报道、钓鱼台国宾馆的豪华房间、名震国内外的中南海保镖护驾、人民大会堂的宴会、新华社每日准时播发的消息,如此派头,绝对不亚于先他而来的国民党党魁连战。然而,与官方高规格迎接相反的是,大陆学者、知识分子非常罕见、一致的保持了沉默。他们似乎对李敖的到来颇为不屑,譬如著名学者、上海大学教授朱学勤就公开表示对其“不屑一顾”。难道被内地大学生尊奉为精神偶像的李敖真就如此不堪了吗?

首先一点必须明确的是,李敖确实不能称之为大师。所谓大师,必须要在某一个知识领域做出富有开创性的贡献,是该知识领域的权威、顶级的专家。非常遗憾,作为历史学家的李敖,尽管其著作超过了自己的身高,尽管能在复旦大学演讲时把汉朝所有皇帝的名号非常流利地背出来,但是,他却从来没有发表过与历史相关的、具有原创性的、具有自己独立思想体系的历史论文,也没有提出过与历史有关的任何有建设性的观点,更没有为自己立下一个明确的历史研究方向。他有的不过是对现存历史资料一种标新立异的解读,基本上离不开人体性器官。至于《孙中山研究》、《胡适评传》之类,体现出的也不过是一种历史资料的价值。李敖当然是有学识的,但是,与钱穆、熊十力、钱钟书、王国维、梁漱冥等学贯中西的国学大师比起来,李敖那点学识又算得了什么呢?特别是李敖对鲁迅的批评,在接受《鲁豫有约》采访时,他居然把是否文学家的标准说成要有长篇小说,并说自己就是因为写了三部长篇小说,才可以算得上是文学家,而鲁迅一部长篇小说都没有,所以不能称之为文学家。我不知道这个标准李敖是怎么想出来的,如果按照李敖的逻辑,古代的如屈原、唐宋八大家、李白、杜甫等,就统统不能算作文学家了。事实上,李敖的那三部长篇小说质量怎么样呢?据说曾有一部提名诺贝尔文学奖,但那是蒙外行人的,实际上,每年被提名诺贝尔文学奖的作品有上千部,李敖的书寄到评委马悦然那,人家连翻一翻的时间都没有呢。而李敖据此大做文章,对外把自己的小说吹得天花乱坠,坦白说,文学大师我看算不上,“炒作大师”倒是名副其实了。

然后是斗士。李敖果真是斗士吗?李敖一生以跟国民党做斗争为荣,蒋介石关了他两次,他就决定这一辈子都不放过蒋家,一辈子不放过国民党。他被蒋介石关是为什么?不就是为了言论自由嘛,1987年,蒋经国开放党禁、报禁,实现了历史上伟大的进步,实现了李敖盼了几十年的自由,但李敖依旧不肯原谅,依旧要跟国民党作对,这难道仅仅是为了公众利益?他难道就没有一点私心在里面吗?难怪他在北大演讲里,对连战极尽讽刺之能事,对马英九的脸蛋进行没完没了的调侃。甚至不惜因此为台独分子陈水扁做辩护,说当年毛主席想了10个月才想通中国不能分裂,一定要统一,而今陈水扁暂时没想通,应该要多给他一些时间去想。陈水扁当年是李敖办杂志时候的部下,多多少少有点感情是不奇怪的,但问题是,当年的陈水扁已不是现在的陈水扁可比了,当年的陈水扁办杂志是为了推动社会的进步,现今的陈水扁做总统,却要阻碍中国的统一,孰是孰非,一目了然。所以,李敖为了达到打击国民党的目的,不惜为自己的老部下做辩护,还可以称得上是人民的斗士吗?事实上,陈水扁不是想不通,而是根本没有去想。

不可否认,在北京大学的演讲,李敖用北洋军阀政府的宽容凸显中国共产党的不宽容,用毛主席的语录来证明中国共产党注定灭亡,用全世界各国政府朝民众开枪来暗示89年的中国共产党也是“王八蛋”,用胡适的话来说明“真正的开明进步的国家,不是一群奴才造成的,是要有独立个性,有自由思考的人造成的。”——尽管如此,李敖骂了一句中国共产党是“王八蛋”,他就可以叫斗士了吗?其实大家的心里都很清楚,既然中央如此高规格的把李敖请过来,当然不是为了听他来拍马屁的,当然是希望他能提出一些有利于未来发展、未来进步的正面批评的。李敖在北京大学所做的演讲,看似凶狠狠地骂了共产党,实际上是一种委婉的批评,隐晦的赞扬。正因为如此,在复旦大学演讲即将结束的时候,李敖篡改了毛主席的词,说:“俱往矣,数风流人物还看锦涛。”以此暗示中国共产党是中国未来的希望。

事实上,李敖来北京之前,就有人问他,你以前骂国民党,后来骂老美、骂小日本,这次回大陆,你敢不敢骂共产党?李敖没有正面回答这个问题,而是敷衍道,看到不好的地方,就要批评,看到好的地方就要赞美。结果怎样?一路赞歌从北唱到南,只差没喊万岁万岁万万岁了。

李敖既不是大师,也不是斗士,那到底是什么?我觉得,用老泼皮来形容比较恰当。什么叫泼皮?古代指那种没有正当职业,靠坑蒙拐骗来生活的二流子。《水浒》里,青面兽杨志在街头卖刀,碰到京师一个有名的泼皮,叫做没毛大虫牛二。这个牛二,穷得叮当响也就算了,却偏要买杨志的宝刀。没钱杨志当然不会卖了,牛二就撒泼,挥拳向杨志打过去,结果可想而知,杨志是什么人?动个小指头,就将他给杀掉了。李敖当然比牛二有钱得多,但泼皮本质并无太大区别。其一、反复强调自己为胡适树铜像的事。当年李敖落魄得没了饭吃,胡适便给了他一千块钱,这本是个小事情,但现在反倒成为李敖标榜自己的借口了,说,当年欠胡先生一千块钱人情,现在用一千五百倍来还他。这句话,如果说一次也就算了,李敖却不,他几乎每到一个场合都要说一遍,生怕有人听不到。报恩当然是好事,但如果把报恩无限度的夸大,反倒显得报恩的人别有用心了。这就好象我向某某借了一千块,过几年,我登报纸说,我还了人家一百万,我真崇高呀。其二、一分钟前说过的话,第二分钟的时候,就完全不承认了。他一生以自由主义者自居,但一到大陆,就迫不及待地宣布放弃自由主义,说自由主义是虚无缥缈的东西。这就奇怪了,既然是虚无缥缈的东西,为什么会追求一辈子?难道到了大陆,就突然开窍了,醒悟了?泼皮大多如此的,明明骂了人,转过身却说没骂,不仅没骂,还自称说了许多表扬的好话呢。其三、睚眦必报。泼皮一般都很小心眼,你得罪了他,一辈子跟你没完。李敖便是如此,谁得罪了他,不但自己这一辈子不得安宁,就算子孙后代也得跟着遭殃。老蒋已经入黄土了,没关系,还有小蒋,如今小蒋没了,还有连战。反正,只要跟蒋家扯上点关系的人,就是他报复的对象。我也不是帮老蒋打抱不平,只是觉得,作为一个公众人物,心胸就不能放宽一点吗?其四、喜欢无中生有捏造一些别人从未说过的话,或把别人说过的话断章取义。譬如在清华大学演讲上,李敖公然歪曲历史,说是当年中国公使指出庚子赔款要多了美国觉得羞愧才退回钱修清华大学。实际情况是怎样呢?李敖的偶像胡适先生曾明确指出,当年美国认为义和团事件表明中国最需要的是开启民智,与其要中国赔款不如投资在中国教育更符合西方列强的利益。稍有头脑的人可以想一想,美国人可能会听一个战败国的公使劝告而退钱吗?李敖简直把在场的听众当作智障了。为了达到诋毁美国、诋毁小布什的目的,李敖歪曲历史的手法与泼皮有什么两样呢?

不过,令人佩服的地方在于,尽管李敖是一个十足的老泼皮,但却泼皮得光明正大,泼皮得理直气壮。他不像某些小人,耍了泼还要羞羞答答、遮遮掩掩。当然,这次李敖所谓的“神州文化之旅”说穿了不过是一个商业之旅,其最大的收益者正是李敖每次演讲背后坐着的刘长乐老板——凤凰卫视董事会主席。李敖本人则进一步巩固了大陆畅销书作家统治地位,至于中国共产党也取得了预期地统战效果,正所谓你好我好大家好,你赢我赢大家赢。只是,当我们的北大精英发觉一个真实的李敖原来不过如此的时候,是不是特别失望呢?

作者简介:

刘淼,70后,长沙人,出生于邵东,后迁居至株洲,湖南省作家协会会员,株洲市作家协会理事,湖南省“三百工程”文艺人才库入选作家,曾供职于某国企,后供职于某杂志,现居家自由写作。主要作品有小说《沈情的背叛》《香水有毒》《盆村事件》,散文《一个人的馒头山》等。

刘淼-打赏-转账

苹果用户无法直接赞赏,请长按以上二维码转账支持。

刘淼微信公众号

请长按以上二维码,关注公众号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