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朝鲜向中国出口电力谈起

中国与朝鲜到底是什么关系?对这个问题,中国领导人说不清楚。但是朝鲜的态度很明确,“日本是朝鲜的百年敌人,而中国则是千年宿敌。”朝鲜已经拥有成熟的技术,随时可以用导弹将原子弹送到北京、上海或者三峡大坝。

不时有船舶在公海上与朝鲜船舶进行石油或其他物品的买卖,有时也会让卫星逮个正着,难逃惩罚。但是,通过鸭绿江水电资源的共同开发,已经把中国和朝鲜的电网紧紧联系在一起。无论是中国向朝鲜提供电力,还是中国从朝鲜进口电力,都是看不见的,卫星也看不见。

据美国之音报道,朝鲜对中国的电力贸易顺差从2016年260万美元增至2017年的1080万美元,这是中国通过这条看不见的支援线对金正恩政权是最大的支持。中朝共同开发鸭绿江水电资源,基本模式是:投资由中方出,发电的运行维修费用由中方出,所得发电量中朝各一半。例外只是有极少数。现在朝鲜把鸭绿江水电站发的电“低价”卖给中国,增加了朝鲜民众对千年宿敌中国的仇恨。而中国人是哑巴吃黄连,还要面对朝鲜的核讹诈。

一、中国是唯一进口朝鲜电力的国家

2018年3月18日美国之音发表文章报道:根据联合国数据,中国是唯一与朝鲜存在电力贸易的国家。2017年,中国从朝鲜进口电力约3.2亿千瓦时,与2000年相比增加了91%.朝鲜对中国的电力贸易顺差从2016年260万美元增至2017年的1080万美元。

报导引述韩国媒体消息称,朝鲜向中国出口的电价便宜。据朝鲜平安北道消息人士在2月份透露,朝鲜决定向中国出口朔州水丰发电厂的部分电力,供应中国生产耐火材料工厂的用电,预计每月可赚取6万至10万美元。

二、中朝对鸭绿江水电资源的共同开发和一条看不见的支援线

文章中提到的朝鲜朔州的水丰发电厂是位于鸭绿江上的最大的水电站,中方一侧则是辽宁省丹东市宽甸县。

鸭绿江是中国和朝鲜的界河,流域总面积为6.19万平方公里,干流全长795公里,年径流量为327.6亿立方米。鸭绿江水力坡降大,水电资源丰富,水电资源蕴藏量约250万千瓦,年发电量100亿千瓦时。根据鸭绿江梯级开发计划,一共有12个水电站。现在在鸭绿江干流上已经建造了水丰、云峰、太平湾和渭源水电站,总装机容量188万千瓦,年发电量77.4亿千瓦时。所以鸭绿江的水电开发还有潜力。外电报道,中国和朝鲜正着手共同再建设两座水电站。

水丰电站

1937年成立了满洲鸭绿江水力发电株式会社,动工开始修建水丰电站。大坝为混凝土重力坝,高106米,长898米,体积300万立方米,使用水泥70万吨。水库面积345平方公里,水库最大库容量为116亿立方米,是当时世界上第二、亚洲最大的人工湖。工程于1941年建成发电,安装7台共63万千瓦发电机,平均年发电量36.8亿千瓦时。各项经济指标都比三峡工程还要好。1945年日本投降撤退后,由苏军接管,拆走3台共27万千瓦发电机。以后为朝鲜方面接管。1949年起向中方供应18万千瓦的电力。抗美援朝时水丰水电站受到联军的轰炸,部分设施受到破坏。1954年至1958年由中方投资改建,重新安装3台共27万千瓦发电机,发电装机能力恢复到63万千瓦。这九台水轮发电机组均安装在朝鲜一侧。中方获得一半的电力。1987年和1988年在中朝领土上各增加两台6.75万千瓦的发电机组。总发电装机能力达90万千瓦。中方获得一半的电力。

到2009年2月,水丰电站已经运行六十一年,水库大坝运行不安全,必须对水电站防洪设施进行改造。中朝两国有关部门达成协议,由中国国家电网公司单独投资1.59亿元人民币,由东北电网有限公司负责,委托太平湾发电电厂具体负责施工管理。改造工程于2011年完工。2010年8月鸭绿江发生大洪水。丹东市洪水灾害严重,但是朝鲜新义州损失更严重,多地的住宅和公共建筑全部被淹。洪水灾害严重的原因之一是:水丰大坝处于维修改造阶段,泄洪孔闸门全部卸下,无法发挥错峰调流作用,也致使鸭绿江干支流水位猛涨。朝鲜提出要中国赔偿。中国则给予朝鲜许多救灾援助。中国不但单独承担水丰大坝防洪设施改造的全部费用,还要承担由此对朝鲜造成的洪水灾害损失。

水丰电站的运行模式是:1945年前日本投资形成的财产,中朝双方各占一半。所发电力,双方各占一半。水电站设备的更新、改造投资由中方负担,运行维修由中方负担,经营管理由朝方负责。

云峰水电站

云峰水电站于1942年8月开始开工兴建,1945年8月日寇投降时停工。1958年10月重新开工,厂房、引水系统及发电设备均由中国承建和制造。1967年建成。工程总投资3.23亿元人民币。最大坝高113.8米,最大坝长847米。水库总库容45.8亿立方米。发电装机为四台10万千瓦水轮发电机组,年平均发电量20亿千瓦时。发电量双方各一半。

太平湾电站

太平湾电站于1978年初完成初步设计,1987年竣工。工程总投资4.43亿元。中国负责投资、设计和施工,建成后由中方管理运行。水库库容为1.7亿立方米,水库面积为25.8平方公里。发电装机为四台4.75万千瓦水轮发电机组,平均年发电量为7.2亿千瓦时。发电量双方各一半。

渭源水电站(也称老虎哨水电站)于1980年正式开工,1988年全部建成投产。电站为中朝两国共同投资、共同所有,由朝方负责设计、施工和运行管理。工程总投资2.45亿元。渭源大坝为混凝土重力坝,最大坝高55米,坝顶长627米。水库总库容为6.26亿立方米。发电装机为六台6.5万千瓦发电机,年平均发电量12亿千瓦时。

通过鸭绿江上的四座水电站,中国和朝鲜的电网就联在了一起(虽然两国频率不同,需要变换频率),这就是一条看不见的支援线,特别是水丰电站的九台发电机组安装在朝鲜一侧。

三、中国是朝鲜千年的宿敌,那么朝鲜是中国的什么?

从2006年开始,朝鲜进行的核武试验或者导弹试射不断升级,联合国安理会对朝鲜的制裁也不断升级,越来越严厉。不久前有不法船舶与朝鲜船舶在公海上进行石油或者其他物质的买卖,以为人不知鬼不知。好在天上有卫星,这些非法交易很难逃出卫星的监视,不法的船主也受到应有的惩罚。

但是通过中朝联在一起的电网,无论是中方向朝鲜送电,还是朝鲜向中国出口电力获得外汇,都是违背联合国安理会对朝鲜的制裁决定。无奈,这种电力的双向输送,是没有人能看得到的,卫星也没有用。

根据报道,2017年中国从朝鲜进口电力约3.2亿千瓦时,电力贸易顺差1080万美元,每千瓦时的电力为0.038美元,与中国出口给越南、泰国的每千瓦时0.04美元相差无几,但是比国内的每千瓦时0.25元人民币(不计电网费)要便宜。但是中国目前是电能生产过剩,无论是风力发电还是太阳能发电还是水力发电还是火力发电,特别是东北电网,电力过剩严重,没有从朝鲜进口电力的需要。所以从朝鲜进口电力,应该是政治层面上的考虑,而不是经济层面上的需要。

虽然说,鸭绿江上水电站的电力是中朝两国共同享有,双方各一半,但是实际上是中国投入的多,朝鲜投入的少,中国获利少,朝鲜获利多,中国是搞赔本的合作。虽说有的水电站一半是朝鲜投资,其实也是通过中国的经济援助实现的投资,用的还是中国老百姓的钱。朝鲜出口的电力,价格比中国国内价格低,这是中国倒贴的结果。对朝鲜几十年来的赔本买卖,也没有换来什么好报。朝鲜把联合国安理会的制裁看成是中国对朝鲜的制裁。朝鲜的媒体宣传说:日本是朝鲜的百年敌人,而中国则是千年宿敌。

朝鲜已经拥有成熟的技术,随时可以用导弹将原子弹送到北京、上海或者三峡大坝。有人以为原子弹不能摧毁三峡大坝,他们说中国在原子弹试验时曾经模拟过,得出这样的结论。这是一些人的理解错误。邹家华副总理在全国人大会议上做三峡工程议案说明时指出,在核打击甚至在常规武器打击下,三峡大坝溃坝都是可能的。邹家华说:“战时三峡工程大坝的安全问题,从五十年代起就进行了大量试验研究。三峡水库下游有20公里长的峡谷河段,对溃坝洪水起约束、缓冲和消减作用,有利于减轻洪灾损失。在大坝遭突然袭击严重破坏的情况下,据溃坝模型试验,溃坝洪灾对坝下游局部地区造成的损失是严重的,但由于狭长峡谷所产生的缓冲作用,可以减轻危害,不致造成荆江两岸发生毁灭性灾害。”邹家华在报告中没有提到的是,在模拟大坝遭突然袭击严重破坏时,假设三峡水库里的水已经基本放光了。所以在在大坝遭突然袭击严重破坏的情况发生溃坝,溃坝洪水量不大,不致造成荆江两岸发生毁灭性灾害。

三峡工程决策者一直认为美国这几个核大国不敢使用核武器袭击三峡大坝,是因为美国人害怕中国的核报复。现在对手换了,对手是朝鲜,它会害怕中国的核报复吗?中国政府一直把振兴东北三省作为振兴中华的一个重要措施,在朝鲜的核武器威胁下,投资不过山海关,振兴东北三省就是一句空话。

为什么中国还要通过这条看不见的线来支援朝鲜金正恩政权呢?目的是什么?

——《纵览中国》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本站刊登日期:Monday,March 19,2018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