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3-20 张国庆 伊甸牧童

不出所料,普京在俄罗斯新一轮总统选举中再度胜出,究其原因,这恐怕是普京被强权刻意偶像化后,俄罗斯人既不愿回归苏联封闭时代,更不愿回到苏联解体后混乱年代的矛盾选择。

据俄罗斯官方消息,普京在这轮总统选举中得票率近75%,遥遥领先其他候选人,但由于反对派的抵制,本轮大选投票率却差强人意,仅为35%左右,差不多有三分之二的俄罗斯选民通过“翻~白~眼”的方式,放弃了自己的投票权。

普京继续统治俄罗斯已成定局,只是旧权未了新权未任之先,普京和他掌股上的俄罗斯,就收到了两份特别厚重的“国礼”。

一份来自英国。由于俄罗斯特工使用军工神经毒剂,在英国索尔兹伯里杀死了双料“叛谍”斯里克帕尔及其女儿,并致使一位英国警官重症中毒,考量俄罗斯过去多次跨国追杀异已,英国这次被彻底激怒了,首相梅姨对俄罗斯这种鲁莽卑鄙的行径大加责罚,勒令俄罗斯驻英使馆的23位外交官限期一周离境,并郑重表示英国将不会参加今夏在俄罗斯举办的世界杯足球赛。一向坤士风度的英国议员,也用河东狮吼的方式,向俄罗斯驻英大使亚历山大·亚科文科喊话,叫他早点滚回家。

一份则来自白俄罗斯。这个俄罗斯的连襟之国,竟然选择在大哥如火如荼的大选之时,高调更新国名,原国名中的俄字将被彻底洗白,新国名更新为拗口的白罗斯,真是耐人寻味。其实,这两个国家同文同种,都属于东斯拉夫民族,文化也逼真相近,苏联解体后,白俄罗斯一度主动想与俄罗斯合并为一个国家,双方为此还缔结了俄白友好同盟条约,但在权力向往上,普京与白俄罗斯总统卢卡申科都不是省油的灯,普京好歹顾面子与梅德韦杰夫玩“二人转”,卢卡申科却是当仁不让,赤裸裸专权至今,如果国家合并后只能作小弟,他娘的还不如“我的地盘我作主”。卢卡申科领导的白俄,庄严神奇的国事就这么任性地发生了。

普京的窘困由此可见,融入西方世界的梦想渐行渐远后,现在而今眼目下就连前苏联的那些加盟共和国,都欲纷纷脱离莫斯科的权势挟制,梦想“我要飞得更高”。

最早闹分裂的波罗地海沿岸三国早已成为北约的附庸,而格鲁吉亚和乌克兰实际与俄罗斯正处于战争状态,就连西亚的哈萨克期坦、乌兹别克斯坦等国,也是见钱眼开,频频向中国暗送秋波。事到如今,“本是同根生”的白俄罗斯,也决意与俄罗斯挥一挥手,不带走一片故情!

普京曾以硬汉的气魄发过誓:给我20年,还你一个强大的俄罗斯。如今看来,这将是一个根本无法兑现的强国梦,非但兑现不了,甚至还可能横生更为悲摧的结局,那就是普京继续执政六年后,俄罗斯极有可能发生第二次解体,这不是政治迷思,而是地域文化差异带给俄罗斯空前、多元的挑战。

稍稍关注俄罗斯时事的人都知道,普京是在车臣一战出名,此后又逢国际油价疯狂高涨,靠着丰富的能源出口,俄罗斯迎来了黄金十年,并荣登“金砖国家”的殿堂,但其后随着国际油气价格体系的整体坍塌,俄罗斯差不多一夜间就被打回原形,GDP断崖式下滑,社会重新返贫,迄今差不多仍有30%左右的俄罗斯人,连吃饭都成问题,俄罗斯没有崛起就再次度跌回戡乱时期。

车臣、鞑靼斯坦和巴什基尔斯坦这样的民族地区,分裂势力正蠢蠢欲动;而俄罗斯新西伯利亚市、欧亚交界地的叶卡捷琳堡市,以及最西部的加里宁格勒市都在申请游行,脱离莫斯科的管制……普京向来强势应对,不施怀柔,铁腕治政,官民拉锯对立的结果,变相加大了国内矛盾,也借机提升了普京在国家事务上的威权风采。

这的确不奇怪,俄罗斯自彼得大帝以来,所推崇的都是战斗民族开疆土阔土的扩张文化,普京之所以能成为俄罗斯的代言人,倚靠的也正是这种强悍霸气的作风。因此,俄罗斯经济重陷低谷后,普京瞅准时机,发动了格鲁吉亚和乌克兰的两场代理人战争,巧妙唤醒了俄罗斯人蛰伏的民族主义和民粹主义意识,以保持战斗民族对他们领袖的持续支持和依靠。

此后,普京又如法炮制,冒天下之大不韪,悍然军事卷入叙利亚内战,庞大的国防开支,几乎耗光了这个“金砖之国”的所有元气,接踵而至的国际制裁,又使国民命运雪上加霜!

普京和俄罗斯人似乎都忘记了,前苏联的解体,除了特权体制的政治诱因外,美苏军备竞赛以及苏联入侵富汗和对越南的倾囊扶助,掏空了苏联的国库,最终将国家带入万劫不复的深渊。

英国首相梅姨在谈及这次给俄罗斯所送的“国礼”时,也特别感慨,她说苏联解体后,英国原本对俄罗斯抱有积极希望,我们也曾试图与他们建立全面友好的关系,以进行卓有效的合作,然而可悲的是,普京总统却依然我行我素,竟然用他在克格勃最擅长的手段和方式,把控社会并进行危险的国际间交往,这不能不说是莫大的遗憾。

普京确实是一个内心冷酷,唯我独尊的人,斯里克帕尔父女被毒杀并不是个例,这些年俄罗斯反对派记者被暗算,异议人士失踪的事时有发生。这次大选,最有民望的反对派领袖纳瓦利内就因被“有案在身”而强制踢出局;而女性总统后选人,著名主持人安娜·波里特科夫斯卡娅提出与普京电视辩论,也被普京一口回绝……

这使我们看到,普京把苏联式的管理体制与资本主义最糟糕的部分融为了一体,形成了被他个性化了的安全至上的国家民族主义,在这个利益攸关、荣辱与共的共同体内,总统选举成为“普选”,就特么不奇怪了。事实上,这正是俄罗斯的悲剧所在,对强权的迷恋和老帝国的夕光返照,卡死了俄罗斯通往现代化的国家转型之路。

如此,普京在俄罗斯越来越强大,而他治下的国家,却越来越虚弱,这个死结扎得很紧,除了上帝,谁也不可能解脱!

张国庆-打赏

(新公众号启用,各位看官加关注)

张国庆-伊甸牧童-公众号

原创作品,赏读随心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