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子霖等人:社会公正与公民权利宣言

签署者(中国公民): 丁子霖 林牧 江棋生(发言人) 蒋培坤(起草人) 魏晓涛 在20世纪即将终结,新的世纪即将来临之际,我们作为中国公民,深切忧虑国家在社会公正方面存在问题之严重,以及由此所导致的政情、社情、民情之严重失序和失衡。 为此,我们在发表和公布“自由与公民权利宣言”的同时,特发布本宣言。 考虑到公平、正义乃人类世代寻求的理想和目标; 考虑到公平、正义乃保障基本人权及自由之必要前提; ...

丁子霖等人:自由与公民权利宣言

在即将过去的一个世纪里,人类战胜了反人类的法西斯主义,战胜了各种形式的专制与奴役,世界自由事业获得了空前的发展。80年代和90年代之交,东欧及苏联极权制度解体,东西方冷战结束,使得世界上更多的人获得了自由。然而,世纪末的中国,就其根本方面来说,然是一个不自由的国家,而且是当今世界上最大的不自由国家。这给我们每一个中国人留下了深深的遗憾。 在一个新的世纪即将来临之际,我们谨以中国普通公民的名义,向...

杨天水:伟大的母亲

——六四前夕献给丁子霖教授 人类的进步的本源力量在哪里? 是阶级斗争么?不!阶级斗争只是历史的病态,只是社会到了一定的时候,人群之间除了暴烈的对抗,便无法反抗非理性的暴政,便无法排除民权民生的障碍,被统治阶级迫不得已而采取的一种激烈的手段。统治阶级实施的阶级压迫,被统治阶级采取的阶级反抗,在很多时候,带来的是社会资源的浪费,社会秩序的混乱,以及由此而来的生产的停滞,人心的退化和国民的巨大灾难。当...

小乔:无耻者无畏

——抗议当局拘捕“天安门母亲”丁子霖、张先玲、黄金平的暴行 今日从网上意外获悉:丁子霖老师于昨天上午在无锡老家被警察当局带走并被搜家,迄今已超过24小时,丁老师的家人尚未接到有关部门任何通知;同一日另两位六四难属张先玲、黄金平亦被北京警方带走并被搜家,据蒋培坤老师提供信息,警察向她们出示了传唤证和搜查令,称她们“涉嫌危害国家安全”。对此,我感到十分震惊和深切不安! 令我感到十分“震惊”和意外的是...

许良英、丁子霖、江棋生等:林牧先生病逝唁电

惊悉林牧先生病逝噩耗,我们遽然心沉,至为哀痛。林牧先生一向精神豁达、身体健朗,他的离去,实在太过突然,太过匆匆,令人不敢相信、不愿接受! 林牧先生的离去,使中国失去了一位刚正不阿、直言不讳的有胆有识之士,失去了一位不事伪饰、性情率真的难能可贵的公民,失去了一位崇尚自由民主,服膺普世价值,以自己的思想剑锋直指一党专政制度的无畏老人。 我们不能忘记,正是在林牧先生的提议下,中国知识分子发出了1995...

丁子霖:给斯诺夫人的信

亲爱的路易斯·斯诺夫人: 您和您的女儿一家都好吗?我十分惦念您。 我又熬过了凄苦的一年。每当我独自悲伤之时就不由自主地想起您,从您的不幸与坚强中汲取力量。 亲爱的朋友!我就是这样一次又一次地战胜自己的软弱,因为有时我真不想活下去了,我想去天国寻找那父子俩。 还是让我告诉您一些可以略加宽慰的消息吧! 也许是我们这些天安门母亲十多年来的坚持感动了上苍,北京大学未名湖畔斯诺先生的墓地终于不再荒芜与污秽...

丁子霖:面对如此丧失理性和人性的暴行,我不能袖手旁观!...

今天我从网络上得知山东沂南县盲人陈光诚的母亲、妻子向各界发出呼吁,请求海内外朋友关注陈光诚的命运,迫使政府有关当局立即停止对陈光诚的政治迫害,撤销对陈光诚的所谓“刑事拘留”。这份呼吁书让我坐卧不安。我在这份呼吁书的结尾处,读到了这样的字句: “我们现在希望,关心光诚的国内外朋友能够签名强烈要求当地政府立即停止对盲人陈光诚的继续迫害,不要让我们三岁的孩子同我们一起整日在恐惧、思念和期待中度过。” ...

蒋培坤、丁子霖:读“讨谢”檄文有感——想到哪里,说到哪里之十一...

谢韬 近日,从互联网上读到一批“讨谢”檄文,有北京的,有上海的,有浙江的,不知还有没有别的省份的。参加这次讨伐的都是一些“名家”,有“参加过新民主主义革命的老一辈革命家”,有“坚持马、列、毛的老一代学者、教授”,还有“朝气蓬勃的青年人”,肃然老中青三代齐发声,也说明中国左派后继有人。 谢韬是我们交往将近二十年的老朋友、我们所在中国人民大学前常务副校长。关于他写的那篇《只有民主社会主义才能救中国》...

丁子霖:“为了生者与死者的尊严”——想到哪里,说到哪里之十...

毋忘“六四” 支持“天安门母亲” 在“六四”十五周年的时候,“天安门母亲”群体曾发表过一份告海内外同胞书,题目是“为了生者与死者的尊严”。今天这篇短文,我想沿用这个现成的题目。作为一个话题,虽然显得有点陈旧,却并未过时。在三年前的这份告同胞书中,有过这样一段话: “十五年前的那场大屠杀,使我们蒙受了深重的苦难,但也使我们经历了一次灵魂的洗礼和思想的启蒙。今天,我们至少明白了这样一个道理:人,不是...

蒋培坤去世周年 天安门母亲丁子霖发公开信

2016-10-31 2011年6月,中国天安门母亲运动发起人丁子霖与丈夫蒋培坤。(资料图/天安门母亲网) 年届八旬的“天安门母亲”发起人丁子霖,自去年丈夫病逝后返回北京居住,并一直在家养病,甚少参与天安门母亲活动。日前,她打破沉默,向外界发表公开信,自述丈夫去世一年来她的处境日益艰难,但仍表示不会放弃平反“六四”的要求。她也感谢外界的关心。“天安门母亲”发言人尤维洁表示,近期香港市民发起“六四...

丁子霖、蒋培坤:纪念丁文江先生诞辰120周年——想到哪里,说到哪里之九...

丁文江先生(1887——1936) 今年4月13日,是我二伯父丁文江先生诞辰120周年纪念日。回溯丁氏家族一个多世纪以来的风雨沧桑,想起丁文江如流星般短暂的一生,总觉得有些话要说,却又不知从何说起。去年,在他逝世70周年的时候,我曾写过十多篇短文,谈他的家族、文化背景,谈他的立身行事,没有涉及他的思想信仰。我始终认为,丁文江在中国现代思想史上的位置是不容忽视的,但有关这个方面的批评与研究,应由历...

丁子霖、蒋培坤:宗老,一位饱经忧患的胜利者——想到哪里,说到哪里之八...

宗凤鸣先生所著《赵紫阳软禁中的谈话》一书终于出版了,大家都很高兴。于是,我们同几位朋友约好,一起去看望宗老,向他道贺。 我是第二次去宗老家里。一如上次所见,他的家依然那样老旧,那样杂乱,却让人感到温暖。很巧,这天没有别的客人,正可以畅开心扉。宗老已经87 岁了,行动虽有些迟缓,但精神很好。大家坐定,没有寒暄。我递过刚从朋友那里得到的一本《谈话》,请宗老签名留言,他一口答应。我又把自己写的一本书《...

丁子霖、蒋培坤:公布八年前给林牧先生的一封信——想到哪里,说到哪里之七...

按语: 8年前,也就是1999年1月19日,在我们写给林牧先生的另一封信里,有过这样一段话:“您老的两封信(一封邮寄,一封由您女儿亲送)及一篇文章(”继往开来“)已先后收到。在接到您的两封信后,我们去看望了许(良英)先生,并送去了您的信件的复印件。我们建议他给您写一封信,直接谈谈他对一些事情的看法,他当时答应了。第二天,他来电话说,信不准备写了,说好多问题信上说不清楚,只有当面谈才行;但他同意由...

丁子霖:我想向大家说几句心里话

久违了,朋友们。 2015年9月27日(也即农历中秋节那一天)14时53分,我的丈夫蒋培坤突发心梗,与世长辞。这突如其来的厄运一下子将我坠入深渊。蒋的后事已严格按照2013年我俩共同拟定的遗嘱——丧事从简办理。我先走,他照办;他先走,我照办。 我不会用电脑、不会打字、不会使用电邮、微博、微信。长期以来,我与外界的联系都依靠蒋。他这一走,使我在痛失亲人的同时,也失去了这根与外界联系的重要纽带。 这...

丁子霖、蒋培坤:“这个党救不了了”——想到哪里,说到哪里之六...

说上面这句话的,是一位已85高龄的老共产党员。抗战时期,他就读于金陵大学哲学系,毕业后任该校讲师。两年后被中共党组织派到重庆《新华日报》当了一名记者,期间接触过周恩来、董必武、吴玉章、叶剑英、王若飞、秦邦宪等中共要人。之后,他又转赴延安,仍然从事新闻工作。中共建政后,他转到刚成立的中国人民大学任教,成为“新中国”第一批从事马列主义教学和研究的资深教授。在1955年,毛泽东发动肃清“胡风反革命集团...

丁子霖:从获选“亚洲英雄”说起——想到哪里,说到哪里之五...

不久前,美国《时代周刊》亚洲版评选60年来的“亚洲英雄”,我与达赖喇嘛、德雷沙修女等一起被列入“激励人心者”这个类别。这令我感到意外。然而,更令我感到意外的是,在这份60人名单中,同时也出现了邓小平的名字,他被列入“国家缔建者”一类。 有朋友认为把天安门母亲丁子霖和杀死其子的“六四”主凶邓小平一起列入“亚洲英雄”,是一种黑色幽默,是美国人价值认同的混乱。说实在的,当我最初从《美国之音》记者的电话...

丁子霖、蒋培坤:请把勇气用于说真话——想到哪里,说到哪里之四...

“在‘拒郭风波’之前,‘六四’难属丁子霖发表了批评高智晟的公开信,有成都读书会的公开信指控该文章为刘晓波或余杰起草,并由刘晓波首发于”观察“网站。我们乐于看见当事人对此‘捕风’之说提出令人信服的反驳,但就该文思想而言,我们很遗憾丁子霖的文章在逻辑上是完全失败的,并对暴政下苦苦坚持的中国维权运动造成了严重伤害。”(引自:《呼吁“独立中文笔会”理事引咎辞职》,载《自由圣火》网站,2006-11-14...

丁子霖、蒋培坤:想到哪里,说到哪里——想起十七年前与汪道涵的一次会面...

说起这件事情,我想首先做一个声明。汪道涵先生是中共高干,我丁子霖是“六四”难属,两人的政治分野不言而喻,两人的生存境遇也迥然不同。因此,也许在有些人看来,这两个人坐到一起,本身就是一个嫌疑;或者说,这正好印证了时下一种颇为流行的说法:丁子霖今天之某些作为(比如主张维权的非政治化,比如不赞成把“退垮中共”作为纪念“六四”的口号等等),原来事出有因——她本来就是一个中共体制内的人,没有走出党文化的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