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桂华:王蒙评刘宾雁《人妖之间》

一 此文早就想写,早在去年笔会开大会时,曾将文章意思征询笔友意见,却说是不合时宜。一晃过去半年,我估计现在应该没有适宜不适宜问题了,有点闲暇时间,赶紧写出。 文章非“原创”,不是出于自己主动,而是对他人文章的反应,所谓“有感”。他人文章,即王蒙第二部自传中评价刘宾雁《人妖之间》一节文字。我读后有感,急于写出告之笔会同仁,理由很简单,刘是我们笔会老会长。如小孩分帮干架,当听到旁人说自己头目坏话,急...

刘宾雁:关于《人妖之间》答读者问

问:刘宾雁同志,特写《人妖之间》发表后,引起了各方面强烈的反响,这是您所始料不及的吧? 答:是的。反响之广、之强烈,远远超出了我的意料。我收到除西藏以外全国所有省区读者的大量来信,几乎一致反映,这篇东西在那里引起了震动。就我所知,这篇长达三万余字的文章,已有七家报刊转载,三个省市电台广播。从领导干部到普通工人.都对《人妖之间》表示关注。五十年代中期我的那两篇特写在当时也曾引起过比较大的反响,然而...

王若望:“人妖之间”引起的争论

一九八二年全党的重要任务之一,便是在所有经济领域内挖出一切大大小小的蛀虫们,由此不禁令人想起刘宾雁同志在一九七九年发表的《人妖之间》来。这篇报告文学是“四人帮”粉碎后不久、三中全会刚开过,以黑龙江宾县地区大贪污犯王守信一案为题材,深刻反映经济领域内的严重犯罪活动及其社会原因的第一篇力作,是经济领域犯罪分子的吸血集团及其关系网第一次在文学上得到反映。它伸张了正义,敢于揭露社会主义体制上的脓疮,得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