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建利、陈破空、吴强:高调肯定李鹏“永垂不朽”,习近平发出什么信号?...

2019年7月26日 22:58 宁馨 华盛顿 — 中国前总理李鹏本周病逝,中国官方不同寻常地迅速宣布消息,而且在公告中以超高规格评价李鹏为“杰出革命家”和”卓越领导人“,赞扬其历史地位“永垂不朽”。但是在中国民间,对于李鹏的评价却大有争议。李鹏的去世,是否标志着中国一个政治世代的结束?当局给予李鹏最高赞誉,用意何在?李鹏生前曾经对自己在六四和三峡工程上的责任有所推卸,他在党内是否承受了难以对外...

吴强:没有熊孩子的国家

——德国人的教养是如何炼成的 21世纪的社会治安好转了很多,小康社会日益成真的时代,充斥公共场所和社交媒体的,似乎都已经转移到熊孩子身上了。无处不在的熊孩子,以及他们的老年版——那些被称作“坏人变老”的一代,和熊孩子们在公共场所的肆意吵闹类似,也会在公共场所肆意伸出咸猪手、霸占座位、随地吐痰、辱骂他人、裸露生殖器等等。 只要环境不变,这些熊孩子和年老版的互相参照,待他们长大,就会发育成为精致版的...

吴强:中产之困——中国中产阶级的忧郁性

吴强博士研究社会运动多年,一直关注中国中产阶级及其所呈现的问题。在下面这次演讲中,他通过中产阶级的属性、诞生等社会结构问题,探究中国的中产阶级给这个社会系统带来了什么,以及中国中产阶级本身所笼罩的忧郁性…… 中产之困 演讲者:吴强(政治学博士、社会运动理论家) 我刚从朝鲜回来,之前用了十天时间去中朝边境考察,昨天下午才回到北京,一到家就像《间谍之桥》电影里面汤姆汉斯一样衣服都没脱躺到床上就睡着了...

吴强:追踪抗争的卢昱宇失踪了

6月,卢昱宇失联。我翻看三年前的访谈记录,回忆起这位朋友,如何以一人之力收集记录着每天中国各地的抗争事件,从不声张,亦不间断,在边缘中找到绝对的力量。 卢昱宇和他女友李婷玉。作者提供 6月24日,卢昱宇及其女友李婷玉被以“寻衅滋事罪”抓捕、拘留的消息传来。在他们用于发布中国内地群体抗争事件的图文消息,以及每日全国统计数字的“非新闻”推特账号上,最后一条更新的消息是在6月15日,“2016年6月1...

吴强:告别1984?缅甸的番红花革命与缓性群众

在那些高度威权甚至近乎极权的国家内部,尽管革命总是难以避免,但是只要革命尚未发生,无论内部还是外部世界,通常都对革命的发生持着怀疑态度。1989的“苏东波”如此,西方社会规模巨大的苏联问题研究和情报机构几乎没有人做出正确预测,2011年的北非茉莉花革命同样如此。主流研究者们,如亨廷顿或斯考奇以来对阶级、官僚、制度等等的结构分析,解释的是传统革命为什么会发生;而近年来学界对威权体制及其镇压能力的关...

任剑涛、吴强:“以民主的名义”

——《民主的阴暗面》读书会实录 一个民族国家兴起之际,政治民族要产生,它才能建立自决的政治国家,这就开始伴随种族清洗。就此而言,我们中国人对民主的想象实在偏简单了。就像我们唱的歌,“56个民族是一家”,这是非常幼稚的政治思维,我们以阶级身份把民族身份完全掩盖了。 “以民主的名义”——《民主的阴暗面》读书会 嘉宾:中国人民大学政治学系教授 任剑涛、清华大学政治学系副教授 吴强 主持人:共识网采访部...

吴强:艾未未与吴淦,中国的社运转型

超越个人行动和行为艺术的遮盖,以对抗性姿态展开总体运动,特别是公开反对立场或不合作立场,也即「非法」的反对运动或不合作运动,便成为维权运动之后的必然选择。 从4月到8月,一片萧瑟凝重的打压气氛下,中国社会运动当中两个最著名的行为艺术家,「屠夫」和艾未未,先后走向了两条不同的道路。 「屠夫」吴淦,4月底从江西高院门口被带走刑拘,遭遇可能是文革之后最高调的「媒体审判」。几乎同时,在这场空前规模的镇压...

吴强:慈心政治:昂山素姬的抗争艺术

2015-06-12 20世纪的抗争政治史,有太多的著名人物,从甘地到马丁.路德.金,从托洛茨基到陈独秀,从格瓦拉到巴德尔,都有其独特、伟大的抗争实践模式。缅甸的昂山素姬,虽然背负父亲的英名,但是能从1988年“4-8革命”前的一个普通家庭主妇转变为运动领袖,进而成为其后二十余年缅甸抗争政治的象征,以软禁之身的微小力量最终改变了缅甸的民主进程,一定也有其独特且伟大的抗争样式。 所以,理解昂山素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