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色:巴尚讲述1969年“尼木事件”

巴尚(化名):男,藏东康地藏人,随十八军进藏,担任军队高官的警卫员和翻译,后转业至新闻单位当记者直至退休。文革时候属于“大联指”观点,曾随军采访过1969年“尼木事件”。 访谈时间:第一次,2001/10/28上午 第二次,2001/11/1下午 1969年6月,尼木县发生军宣队被杀害的事件。我们在拉萨得知这个消息以后,立即和军区联系准备下去采访。因为杀的是解放军,这一事件当即被定性为“反革命叛...

唯色:上帝的寂寞

17世纪初,在高寒而辽阔的西藏高原上,发生了一次基督教士到西藏传教而遭遇失败的大事件。两名传教士抵达西部的古格王国(今西藏阿里地区),建立了布道会,成功地使王公支持基督教,使部分王室成员改信基督教,在传播基督教义的同时公开抨击藏传佛教,引起了当地佛教僧侣的不满,发动反对古格王的武装暴动,凭藉邻邦拉达克王国出于政治目的的介入,导致古格王国的覆灭,传教士被驱逐。这是基督教和藏传佛教在西藏本土的第一次...

唯色:呵呵,还就拿“皮子”说事

【以下图文,曾贴在我已被关闭的博客上,跟帖多多。明年初,将出现在我的新书里。呵呵,我还就拿“皮子”说事儿。】 洛萨初三•在朋巴日见到的1984 时间:2006年3月2日上午07:30分-11:30分。 地点:拉萨东面的“朋巴日”(宝瓶山),乃是有八瓣莲花之称的环山之一。 习俗:在拉萨居住的安多和康地藏人,将位于拉萨东面的“朋巴日”(宝瓶山)视为神山,每逢藏历新年初三,习俗上要去朋巴日挂经幡、撒“...

唯色:纪念“六·七大昭寺事件”三十九周年

西藏“文革”疑案之二:1968年拉萨“六·七大昭寺事件” ·唯色· 1968年夏天,在拉萨发生了西藏文革史上最震惊的血案之一:“六·七大昭寺事件”。因为这一事件乃是军队策划并实施,被认为是军队“支一派压一派”的标志,西藏军区曾就此事件进行过调查并有详尽的报告,披露了令人震惊的内幕。 关于这一事件,概括而言,即被“造总”占为据点的大昭寺,其三楼一侧临街的屋子被设为广播站,有数十名“造总”成员(多为...

唯色:大喇嘛被抓了,他们怎么办?

嘎玛(化名)是雅江县西俄洛乡的农民。在嘎玛所在的这个村子里,过去偷盗、抢劫都有发生。80%的男人吸烟、酗酒、斗殴、杀生、赌博。不过在传统上,每年有15天是要请喇嘛到村里来讲经传法的。自从请到了丹增德勒仁波切来村里讲经之后,他在法会上每一次都苦口婆心地规劝村民戒除上述种种恶习,老百姓因为很敬仰他,都听从他的话,发誓改正。他们都习惯叫他大喇嘛。 嘎玛过去打架出了名,九三年他在大喇嘛的法会上发誓再不打...

唯色:首次发布关于丹增德勒仁波切的相关图文

一、对丹增德勒仁波切口述的整理 丹增德勒,康地南部的一个仁波切,或者说,阿安扎西,四川省甘孜藏族自治州雅江县的一个活佛。也是一个特殊人物,据说在县、州、省一直到中央都挂了号。 他有三个名字,俗名阿安扎西,前世之名阿登彭措,在宗教上的受戒法名丹增德勒。雅江和理塘一带的康地百姓习惯用亲切的口气称呼他大喇嘛。 他属相为虎,1950年出生在理塘牧场上一个贫穷的牧人家中。三岁时父亲去世,而后母亲离家,他由...

唯色:被尘封的往事——文革时候的拉萨

1 遮蔽?是的,就是这个词:遮蔽。不是一点,也不是一部分,而是太多,太多,几乎全部,都被遮蔽了。我说的是那段历史,发生在整个西藏大地上,长达10年甚至更长时间,几乎都被遮蔽了。 每当如此言说,眼前总有挥之不去的感觉,这个感觉是形象的,就像是隐约看见了一只巨大的巴掌悬浮于头顶,用一个成语来描述,即一手遮天。那么,是谁的手呢?为什么,那手想要遮住天呢? 有“天”就有“地”。于是又想起一个成语:遮天蔽...

唯色:乌金贝隆之旅:是寻找还是逃亡?

1、传奇故事的梗概 一本以99元的定价创下中国“国内最贵”的《西藏人文地理》,由北京某商业集团和西藏某文化单位联合打造,于2004年盛夏闪亮登场。在诸多人文地理类的期刊读物中,因天时、地利与人和,第一次亮相便不同凡响,令人瞩目。其重中之重,当推集图片、文字与DVD三合一的纪实作品《寻找乌金贝隆》,作者为该杂志的执行主编温普林。艺术家出身的他堪称资深“西藏发烧友”,不但有多年浪迹藏地的游历史,还有...

唯色:《农奴愤》,又回来了!

1、 长久以来,人们对“旧西藏”的记忆,是由党领导下的文艺工作者以各种文艺形式塑造的(包括电影《农奴》、长篇小说《幸存的人》、歌曲《翻身农奴把歌唱》等等,也包括泥塑《农奴愤》),从头到尾贯彻的是伟大领袖毛主席的教导——“民族问题的实质是阶级问题”。而“阶级问题”表现于两大阶级的对立:剥削阶级与被剥削阶级。剥削阶级的象征是“三大领主”,也即“旧西藏”的噶厦政府、寺院和贵族;被剥削阶级的象征当然是“...

唯色:噶玛巴出走之后(日记)

2000/1/10,拉萨,星期一,极冷,无太阳,阴云密布,飞沙走石。 1、单位开大会 下午开会。文联全体干部职工大会。不许请假。传达区党委在昨天上午召开的关于噶玛巴出走一事的会议内容。由文联副主席益希单增传达政府主席列确的讲话。人人竖着耳朵听。从未有过的全神贯注。无一人打瞌睡或看报纸。一向目光闪烁、苦大仇深、立场坚定且是文革“造反派”出身的益希单增煞有介事。捧着他的红色笔记照本宣科。时不时夹杂个...

唯色:噶玛巴在西藏时的故事

【噶玛巴,也即大宝法王,是藏传佛教噶玛噶举教派的最高法王,已传承十七世。现第十七世噶玛巴伍金·赤列多吉,1985年出生在西藏东部一个游牧家庭,后依据前世噶玛巴遗留的预言函件被寻访到,1992年在拉萨楚布寺举行了坐床仪式,并得到达赖喇嘛的认可,中国政府也予以批准。1999年12月28日,噶玛巴秘密出逃西藏,历经八天八夜以及近1000英里的漫漫旅途之后,终于安全抵达印度流亡藏人中心——达兰萨拉,见到...

唯色:“金珠玛米——”

1995年秋天,我去苏州看我的好友马容。我和她是在拉萨认识的。以前我从没想过她为什么会去拉萨,而且会在拉萨一住就是三年。为什么呢?就因为喜欢画画吗?或者喜欢包括画画在内的某种生活方式?要知道,西藏这片土地对广大的艺术工作者有着强烈的吸引力,所以许多人不远万里从内地奔赴青藏高原,万水千山只等闲。当然那已是多年前的盛况。如今迢迢长路上奔走着的更多是广大的体力劳动大军,男人叫做包工队,女人叫做猫,他们...

唯色:我的妈妈是怎么参加革命的?

时间:2005年。 地点:北京。 人物:母亲和我。以下是母亲的口述。 我第一次看见汉人,可能是1952年。那是准备修路的汉人,拿着旗帜,吹着口哨,带着各种仪器。大人们都叫他们是“加米色波”,意思是黄汉人,因为他们穿的是黄颜色的军装。那之前就听说过汉人了,说汉人要吃小孩,是魔鬼。所以汉人来了,村里的孩子们又害怕又激动,胆战心惊地偷偷跑去看。通司(翻译)是个藏人,抓住一个男孩子问了句什么,男孩子吓得...

唯色:不会止于怀念的怀念——悼埃利亚特•史伯岭

2017-04-21 图说:4月8日,美国印第安纳大学举行追思会,悼念长期就任中亚研究系教授、图伯特研究计划主任的埃利亚特•史伯岭(Elliot Sperling)。(唯色提供) 怀念绵绵无期。距埃利亚特•史伯岭(Elliot Sperling)1月29日的猝然离世近三个月了。我依然记得惊闻噩耗时的感受:难以置信,悲痛万分,追悔莫及……近三个月了。虽然当时的伤情已渐渐平复,但在内心却有一种缺失在...

唯色:西藏手机上来自西藏公安边防总队的短信

这两则内容相同的短信,都是西藏公安边防总队,通过西藏电信发送给每一位西藏手机或小灵通用户的。 据悉,不但所有的西藏手机或小灵通用户都收到过这样的短信,而且还不止一次收到过。 我在拉萨期间,就在两个朋友的手机上看到过,并做了抄录。 短信如下: 1、“反分裂、打偷渡、保稳定、促和谐、举报偷渡有功。举报电话:0891-6989393、6989494、6989595。西藏公安边防总队宣” 2、“反分裂、...

唯色:2007:拉萨碎片

1、屏障 西藏失去的仅仅是地理上的屏障吗?是什么样的力量长驱直入?仅仅是外面的空气吗?仅仅是外面的男人和女人吗?我看见,西藏的另一种屏障在崩塌,那是西藏文明的屏障,土崩瓦解,四分五裂,这才使西藏不再是西藏了,或者说,这是西藏不得不出现的化身,却因诸多变故,已经丧失了身份和资格。 2、禁忌 仪轨中的禁忌,这是需要了解的。只有了解禁忌,才会知道哪些是“犯戒”,哪些是“玷污”与“被玷污”,哪些是永不可...

唯色:惟有“西藏自治区”才是西藏吗?

两个西藏:名词+形容词 南方周末 2006-07-13 15:11:14 惟有“西藏自治区”才是西藏吗? 唯色撰文/摄影 按照西藏传统的地理观念,整个藏地由高至低,分为上、中、下三大区域,有上阿里三围、中卫藏四如、下多康六岗的说法。阿里三围乃群山之巅,众水之源,是 “世界屋脊”的屋脊。卫藏四如,系前藏和后藏的总和,即今天的西藏自治区版图上的拉萨河谷和日喀则及其以西、以北的广大地区。而多康六岗,高...

唯色:请不要削弱西藏的声音!

最近从位于印度德里的涉藏网站www.phayul.com 2月27日的报道获悉,自由亚洲电台藏语节目和美国之音藏语节目,将有可能被削减20%的经费投入,相关节目的播放时间将会缩短50%。如果美国国会同意这个计划,将在今年10月份正式执行。对于境内外藏人听众尤其是境内藏人听众来说,这不啻是一个非常不好的消息,甚至可以说是打击不小。 几年前,中国政府的一位“西藏问题”学者在题为《美国涉藏传媒及其对汉...

唯色:在西藏发生的摄影暴力

1、对一次摄影行为的记忆 火车还没有开往拉萨之前,火车还没有把打算拍下“到此一游”的游客源源不断地送往布达拉宫之前,专业的不专业的“西藏照片”已经多如牛毛了。专业的不专业的摄影者们怀抱各式各样的摄影器材,满怀各式各样的热情奔走在有着另一种美的雪域大地上,捕捉着劈面相逢的瞬间渴望占为己有的异域镜像。早在几年前,在拉萨香火最旺的大昭寺,我对一次外来摄影行为引起争吵的记忆尤深。 一方是两个浑身摄影行头...

唯色:就这个发音:Le

汉语拼音为“Le”的词汇,是藏语的因缘。在我的感知中,这个词就是打开西藏的钥匙。因为它本身就是西藏文化和日常生活的精髓。或者说,“Le”成了六百万藏人共有的基因。我请朋友查阅过辞典,就这个词汇,原来可以派生更多词汇以及更多含义,比如世俗意义的职业或工作,比如神秘意义的先业或命运。 把“Le”说成是西藏人的精神支柱似乎不够准确,因为凡是以佛教为信仰的个人、团体和族群,对因果的相信是首要的,也是最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