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色:首次发布关于丹增德勒仁波切的相关图文

一、对丹增德勒仁波切口述的整理 丹增德勒,康地南部的一个仁波切,或者说,阿安扎西,四川省甘孜藏族自治州雅江县的一个活佛。也是一个特殊人物,据说在县、州、省一直到中央都挂了号。 他有三个名字,俗名阿安扎西,前世之名阿登彭措,在宗教上的受戒法名丹增德勒。雅江和理塘一带的康地百姓习惯用亲切的口气称呼他大喇嘛。 他属相为虎,1950年出生在理塘牧场上一个贫穷的牧人家中。三岁时父亲去世,而后母亲离家,他由...

唯色:被尘封的往事——文革时候的拉萨

1 遮蔽?是的,就是这个词:遮蔽。不是一点,也不是一部分,而是太多,太多,几乎全部,都被遮蔽了。我说的是那段历史,发生在整个西藏大地上,长达10年甚至更长时间,几乎都被遮蔽了。 每当如此言说,眼前总有挥之不去的感觉,这个感觉是形象的,就像是隐约看见了一只巨大的巴掌悬浮于头顶,用一个成语来描述,即一手遮天。那么,是谁的手呢?为什么,那手想要遮住天呢? 有“天”就有“地”。于是又想起一个成语:遮天蔽...

唯色:乌金贝隆之旅:是寻找还是逃亡?

1、传奇故事的梗概 一本以99元的定价创下中国“国内最贵”的《西藏人文地理》,由北京某商业集团和西藏某文化单位联合打造,于2004年盛夏闪亮登场。在诸多人文地理类的期刊读物中,因天时、地利与人和,第一次亮相便不同凡响,令人瞩目。其重中之重,当推集图片、文字与DVD三合一的纪实作品《寻找乌金贝隆》,作者为该杂志的执行主编温普林。艺术家出身的他堪称资深“西藏发烧友”,不但有多年浪迹藏地的游历史,还有...

唯色:《农奴愤》,又回来了!

1、 长久以来,人们对“旧西藏”的记忆,是由党领导下的文艺工作者以各种文艺形式塑造的(包括电影《农奴》、长篇小说《幸存的人》、歌曲《翻身农奴把歌唱》等等,也包括泥塑《农奴愤》),从头到尾贯彻的是伟大领袖毛主席的教导——“民族问题的实质是阶级问题”。而“阶级问题”表现于两大阶级的对立:剥削阶级与被剥削阶级。剥削阶级的象征是“三大领主”,也即“旧西藏”的噶厦政府、寺院和贵族;被剥削阶级的象征当然是“...

唯色:噶玛巴出走之后(日记)

2000/1/10,拉萨,星期一,极冷,无太阳,阴云密布,飞沙走石。 1、单位开大会 下午开会。文联全体干部职工大会。不许请假。传达区党委在昨天上午召开的关于噶玛巴出走一事的会议内容。由文联副主席益希单增传达政府主席列确的讲话。人人竖着耳朵听。从未有过的全神贯注。无一人打瞌睡或看报纸。一向目光闪烁、苦大仇深、立场坚定且是文革“造反派”出身的益希单增煞有介事。捧着他的红色笔记照本宣科。时不时夹杂个...

唯色:噶玛巴在西藏时的故事

【噶玛巴,也即大宝法王,是藏传佛教噶玛噶举教派的最高法王,已传承十七世。现第十七世噶玛巴伍金·赤列多吉,1985年出生在西藏东部一个游牧家庭,后依据前世噶玛巴遗留的预言函件被寻访到,1992年在拉萨楚布寺举行了坐床仪式,并得到达赖喇嘛的认可,中国政府也予以批准。1999年12月28日,噶玛巴秘密出逃西藏,历经八天八夜以及近1000英里的漫漫旅途之后,终于安全抵达印度流亡藏人中心——达兰萨拉,见到...

唯色:“金珠玛米——”

1995年秋天,我去苏州看我的好友马容。我和她是在拉萨认识的。以前我从没想过她为什么会去拉萨,而且会在拉萨一住就是三年。为什么呢?就因为喜欢画画吗?或者喜欢包括画画在内的某种生活方式?要知道,西藏这片土地对广大的艺术工作者有着强烈的吸引力,所以许多人不远万里从内地奔赴青藏高原,万水千山只等闲。当然那已是多年前的盛况。如今迢迢长路上奔走着的更多是广大的体力劳动大军,男人叫做包工队,女人叫做猫,他们...

唯色:我的妈妈是怎么参加革命的?

时间:2005年。 地点:北京。 人物:母亲和我。以下是母亲的口述。 我第一次看见汉人,可能是1952年。那是准备修路的汉人,拿着旗帜,吹着口哨,带着各种仪器。大人们都叫他们是“加米色波”,意思是黄汉人,因为他们穿的是黄颜色的军装。那之前就听说过汉人了,说汉人要吃小孩,是魔鬼。所以汉人来了,村里的孩子们又害怕又激动,胆战心惊地偷偷跑去看。通司(翻译)是个藏人,抓住一个男孩子问了句什么,男孩子吓得...

唯色:不会止于怀念的怀念——悼埃利亚特•史伯岭

2017-04-21 图说:4月8日,美国印第安纳大学举行追思会,悼念长期就任中亚研究系教授、图伯特研究计划主任的埃利亚特•史伯岭(Elliot Sperling)。(唯色提供) 怀念绵绵无期。距埃利亚特•史伯岭(Elliot Sperling)1月29日的猝然离世近三个月了。我依然记得惊闻噩耗时的感受:难以置信,悲痛万分,追悔莫及……近三个月了。虽然当时的伤情已渐渐平复,但在内心却有一种缺失在...

唯色:西藏手机上来自西藏公安边防总队的短信

这两则内容相同的短信,都是西藏公安边防总队,通过西藏电信发送给每一位西藏手机或小灵通用户的。 据悉,不但所有的西藏手机或小灵通用户都收到过这样的短信,而且还不止一次收到过。 我在拉萨期间,就在两个朋友的手机上看到过,并做了抄录。 短信如下: 1、“反分裂、打偷渡、保稳定、促和谐、举报偷渡有功。举报电话:0891-6989393、6989494、6989595。西藏公安边防总队宣” 2、“反分裂、...

唯色:2007:拉萨碎片

1、屏障 西藏失去的仅仅是地理上的屏障吗?是什么样的力量长驱直入?仅仅是外面的空气吗?仅仅是外面的男人和女人吗?我看见,西藏的另一种屏障在崩塌,那是西藏文明的屏障,土崩瓦解,四分五裂,这才使西藏不再是西藏了,或者说,这是西藏不得不出现的化身,却因诸多变故,已经丧失了身份和资格。 2、禁忌 仪轨中的禁忌,这是需要了解的。只有了解禁忌,才会知道哪些是“犯戒”,哪些是“玷污”与“被玷污”,哪些是永不可...

唯色:惟有“西藏自治区”才是西藏吗?

两个西藏:名词+形容词 南方周末 2006-07-13 15:11:14 惟有“西藏自治区”才是西藏吗? 唯色撰文/摄影 按照西藏传统的地理观念,整个藏地由高至低,分为上、中、下三大区域,有上阿里三围、中卫藏四如、下多康六岗的说法。阿里三围乃群山之巅,众水之源,是 “世界屋脊”的屋脊。卫藏四如,系前藏和后藏的总和,即今天的西藏自治区版图上的拉萨河谷和日喀则及其以西、以北的广大地区。而多康六岗,高...

唯色:请不要削弱西藏的声音!

最近从位于印度德里的涉藏网站www.phayul.com 2月27日的报道获悉,自由亚洲电台藏语节目和美国之音藏语节目,将有可能被削减20%的经费投入,相关节目的播放时间将会缩短50%。如果美国国会同意这个计划,将在今年10月份正式执行。对于境内外藏人听众尤其是境内藏人听众来说,这不啻是一个非常不好的消息,甚至可以说是打击不小。 几年前,中国政府的一位“西藏问题”学者在题为《美国涉藏传媒及其对汉...

唯色:在西藏发生的摄影暴力

1、对一次摄影行为的记忆 火车还没有开往拉萨之前,火车还没有把打算拍下“到此一游”的游客源源不断地送往布达拉宫之前,专业的不专业的“西藏照片”已经多如牛毛了。专业的不专业的摄影者们怀抱各式各样的摄影器材,满怀各式各样的热情奔走在有着另一种美的雪域大地上,捕捉着劈面相逢的瞬间渴望占为己有的异域镜像。早在几年前,在拉萨香火最旺的大昭寺,我对一次外来摄影行为引起争吵的记忆尤深。 一方是两个浑身摄影行头...

唯色:就这个发音:Le

汉语拼音为“Le”的词汇,是藏语的因缘。在我的感知中,这个词就是打开西藏的钥匙。因为它本身就是西藏文化和日常生活的精髓。或者说,“Le”成了六百万藏人共有的基因。我请朋友查阅过辞典,就这个词汇,原来可以派生更多词汇以及更多含义,比如世俗意义的职业或工作,比如神秘意义的先业或命运。 把“Le”说成是西藏人的精神支柱似乎不够准确,因为凡是以佛教为信仰的个人、团体和族群,对因果的相信是首要的,也是最重...

唯色:那些废墟,那些老房子

消失的速度多么快啊。回到拉萨已经十六年的我,眼见诸多有形的消失比生命的轮回还要快。 但我不是兀自歌颂废墟的人,我也不是住在所谓现代化的舒适院落却无以复加地赞美老房子的人。我从未想过非得站在某个对立的立场,采摘看上去由文学家的浪漫、民族主义者的偏狭所蕴育的那些鲜艳夺目的花朵。那样的花朵同样是一种塑料花,并无可能将废墟或老房子衬托得与众不同。但我这么说,也并非否认废墟的美,老房子的美。我多么希望获得...

唯色:哈!藏人漫画家Tenzin Dhonyoe画的我

非常荣幸,被Tenzin Dhonyoe啦漫画了。 还别说,感觉有几分像我呢:)) 大家觉得呢? 好友pelkyi介绍说,Tenzin Dhonyoe是一位旅居加拿大多伦多的藏人漫画家。虽是自学成才,但他的讽刺画、素描、卡通画和其它形式的艺术品,不仅以嬉笑的方式勾勒出“西藏问题”,同时也怒骂批判现实的“西藏社会”。 呵呵,这是他的网站http://tibettoons.wordpress.com...

唯色:最近,在拉萨盛传小班禅跑了

最近,——其实比最近还要长。应该是今年2月期间,也即藏历新年期间,在拉萨,一个惊人的消息开始传播。 先是在很小、很小的范围内传播。一天天地,这消息越传越广,可以说,迄今已经传遍拉萨。 据说在很多场合:聚会的场合、打麻将的场合,尤其是饭馆和茶馆,尤其是甜茶馆……从最初的窃窃私语已经到了大声讨论的地步。 这是一个什么样的惊人消息呢? 我听说的有三个版本:一,据说中国政府选定的十一世班禅(藏人称为“汉...

唯色:一封名为“多卫康!”的回信

×××,××××: 你们好。 凌晨5点刚看完一部关于切格瓦拉的电影。 然后看到了你们的长信。 拉萨的天空这时候还是黑漆漆的。 我只想说,无论任何时候,无论在任何境遇之下, 我都会坚持多卫康三区的统一。 不管”共产党连一个拉萨也不会给你们藏人自治”。 我也不会放弃对多卫康的追求。 永远都是多卫康,而不是什么大西藏、小西藏。 因为”我们是一个身体,一个灵魂,即使已...

唯色:一位西藏老人的最后一张合影

这张照片,是昨天收到的。 拍照片的人,是一位安多学子。 他问我记不记得一些关于西藏的纪录片中, 回顾那年达赖喇嘛的哥哥探访藏地, 受到成千上万藏人的狂热欢迎; 其中一个场景是在热贡, 有两位安多老阿妈拉着尊者哥哥的手哭晕在地, 尊者的哥哥赶紧搀扶,难受地抚摸着老人沧桑的脸…… 我知道,那是1979年,文革结束了, 北京第一次与流亡西藏正式建立联系, 同意达赖喇嘛委派参观团视察全藏多卫康, 原以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