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琦罪成判囚12年

四川绵阳中级人民法院29日上午宣布,中国民间维权网站“六四天网”创办人黄琦被控涉嫌“故意泄露国家秘密”和“为境外非法提供国家机密”案件,罪名成立 法院指,被告人黄琦被控故意泄露国家秘密、为境外非法提供国家秘密一案,认定黄琦犯故意泄露国家秘密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犯为境外非法提供国家秘密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一年,剥夺政治权利四年,并处没收个人财产人民币二万元,决定执行有期徒刑十二年,剥夺政治权利四年...

陈云飞上诉遭驳回

被判刑的四川异见人士陈云飞,案件上诉被驳回,不开庭裁定维持原判。律师指法院没有按照程序,让律师提交辩护词,此举实属违法。(海蓝 报道) 陈云飞代表律师隋牧青周二(20日)表示,另一律师郭海波上午收到法院的二审裁定书,二审被裁定维持原判。他认为法院没有给律师提出法官回避的机会,他们根本没见过其馀2名法官,亦不了解他们,这样不合符程序。此外,法院即使要裁定,也应按照一般惯例和程序,事先告知律师,给他...

黄晓敏失踪近月无音讯 律师会见陈云飞再揭其被酷刑...

在四川,维权人士黄晓敏自今年5月被警察带走后至今近一个月,仍然下落不明。他的家人委托律师6月14日向辖区派出所就黄晓敏失踪报警。此外,被拘押的维权人士陈云飞的两名律师日前会见他后发布消息说,陈云飞再次被酷刑虐待。 四川维权人士黄晓敏上月18日声援被拘的党校教师子肃后,遭到当局秘密抓捕。截至目前家属仍未收到任何法律文书。 家属委托的代理律师何伟6月14日逐级向公安部门查询黄晓敏的下落。但是,成都市...

潘永忠:惊诧:六四旧案再淌血泪——为“八酒六四”酒案四君子呐喊...

28年前发生在中国的“六四”事件,是中华民族的悲惨梦魇,困扰着中国的健康发展。28年来,中共政府竭力淡化、回避,试图抹去人们心灵中的这团黑影。 其实中共政府不敢忘,中国人民不会忘,岁月给了世人答案:适得其反,欲盖弥彰。 说政府不敢忘,看看每年的六四祭日,政府草木皆兵的举动,便一目了然。都28年过去了,每年的六四,天安门广场都被铁栏栅封闭起来,防备百姓广场行走。世人要问:执政者惧怕什么?担忧什么?...

黄琦母亲向警方申请信息公开 促交代儿有无遭受虐待...

  中国大陆民间网站“六四天网”创办人黄琦的母亲蒲文清接受本台采访时说,她非常担心儿子在狱中的状况,已于5月24日向四川省公安厅和绵阳市公安局寄出信息公开申请书,要求警方公开黄琦在被羁押期间的身体状况及有无受到虐待等情况。 六四天网创办人黄琦被四川警方以涉嫌 “为境外非法提供国家机密罪”羁押近六个月,其最新状况,外界无法得知。黄琦的母亲蒲文清于5月24日向四川省公安厅和羁押黄琦的绵阳市...

隋牧青——黄琦案通报

[民生观察2017年4月1日消息]隋牧青律师发布消息称:今天上午和下午分别赶赴绵阳市涪城区公安分局及绵阳市公安局国保支队,与经办国保沟通,再次表达了会见黄琦、为其办理取保及了解案件进程的要求。 绵阳市公安局国保支队回复:1.黄琦于2016年12月16日被批准逮捕,案件目前仍处于侦查阶段;2.警方会保证公正办案程序,但不谈实体法律问题,即不讨论其行为是否构成犯罪问题;3.黄琦案缘起于泄露四川最高领...

四川著名人权捍卫者陈云飞被成都武侯区法院以“寻衅滋事罪”判刑4年...

(维权网信息中心报道)2017年3月31日,本网获悉:四川著名人权捍卫者陈云飞2017年3月31日被成都武侯区法院以“寻衅滋事罪”判刑4年。 其另一辩护律师郭海波律师对陈云飞案开庭情况做了简要通报:“上午九点半陈云飞着长睡衣,微笑高举双手向所有人示意,他拒绝回答法官和检察官的问话,只回答辩护律师的问话。中午12:30休庭半小时吃饭。下午三点二十三分复庭,当庭宣判四年。陈云飞当即双手作胜利手势,并...

陈卫家属成功探监

正在监狱服刑的四川八九学运领袖陈卫,春节前家属因手续问题没法探监,近日终于成功探望,陈卫拟聘请律师维护权利。(海蓝 报道) 陈卫妻子王晓燕周一(27日)表示,春节后的2月9日,她再次与女儿前往南充监狱探丈夫,今次拿了户口本,终于可以见面。丈夫关在老弱残疾监室,原要他劳动被他拒絶,他身体还可以,只是血压较高,暂时没提及受到不良待遇。她又指,丈夫知道孪生胞弟陈兵涉“六四酒案”被关押,由于探监被监听,...

看守所不准黄琦会见律师

王晶送医被要求支付手术费 四川绵阳警方日前不准“六四天网”创办人黄琦取保候审之后,两位代理律师本周一要求会见,也再次遭看守所拒绝。另外公民记者王晶在媒体关注下得以入院治疗,但当局要求家属支付五万元脑瘤手术费用。王晶的母亲表示,因家境贫困,根本拿不出这笔钱。 去年被四川绵阳警方以“涉嫌为境外非法提供国家秘密罪”逮捕的中国民间网站“六四天网”创办人黄琦,其代理律师李静林和隋牧青向绵阳警方要求会见黄琦...

黄琦案成“专控案”律师会见被拒

中国大陆民间“六四天网”创办人黄琦被绵阳市公安局以“涉嫌为境外非法提供国家秘密罪”逮捕。黄琦委托的律师李静林12月30日到绵阳看守所要求会见当事人,被拒绝。警方说黄琦案是“专控案”,须经办案机关批准方可会见。李律师稍后到办案单位该市公安局国保支队交涉,被要求提供黄琦近期的律师委托书才能会见黄琦。 四川绵阳市公安局羁押的“六四天网”创办人黄琦,不久前被以“涉嫌为境外非法提供国家秘密罪”批捕,现羁押...

“六四天网”创办人黄琦被当局指控非法泄漏国家机密...

海外多家中文网站报道,11月28日被四川警方抄家后带走的中国民间维权网站“六四天网”的创办人黄琦已于12月16日被中共当局执行逮捕,现羁押在绵阳市看 守所,罪名是“为境外非法提供国家机密罪”。 据四川访民向媒体透露,黄琦此次被捕与今年4月6日,天网发出一条“四川省公安厅定下打击天网黄琦方案”的报道有关。该报道指出,2016年3月中旬,绵阳官员 透露“六四天网是国外网、反动网,专门把中国的丑事发到...

蔡咏梅:双枪老太婆和四川地下党的悲剧

因红色革命小说《红岩》出名的川东华蓥山女游击队长「双枪老太婆」,其原型人物陈联诗,在中共上台後被驱逐出党,追随她加入中共革命的女儿女婿一家惨遭迫害。其外孙女林雪来到香港中文大学痛说家史,揭露中共革命的残酷真相。 中国文革前有一部非常着名的宣传小说《红岩》,以中共川东地下党和华蓥山游击队为题材,为了打造中共伟光正的红色历史,拔高革命英雄妖魔化国民党,虚构甚多,有的更是无中生有。但书中一些角色确实取...

色达县作家珠巴嘉和牧民桑珠再度被捕

涉政治问题于2012年遭捕后获刑五年半及五年的四川甘孜州色达县作家珠巴嘉和当地牧民桑珠近日先后被释放出狱,但两人在上周末又再度被捕。 居住瑞士的色达籍知名前政治犯果洛久美星期六引述境内消息向本台表示,在中共监狱里服刑多年的四川甘孜州色达县知名藏人作家珠巴嘉和牧民桑珠,分别于本月16号和上月13号获释出狱,但是他们在不明原因下,于上周末再度被捕。 果洛久美说:“珠巴嘉和桑珠被指控政治罪名于2012...

网民微信骂习近平“怂包”被政拘七天

四川江安县一名网民,日前在微信上与朋友进行私人谈话时,表达了对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的不满,称其为“怂包”,结果被公安局网安大队查处,并被以利用网络扰乱公共秩序的罪名行政拘留七天。有分析认为,来自民间的分化体制的力量越发强大,维稳遇到越来越大的挑战。也有评论认为,而当局在私人空间里行使公权力,做法不恰当。 四川江安公安微信9月20日发布消息指,查处一起利用网络扰乱公共秩序案,29岁的江安镇人袁某某为...

色达县藏人作家珠巴嘉获释

被控以政治罪名获刑五年半的四川省甘孜州色达县知名藏人作家珠巴嘉于星期五获释,当天抵达家乡,受到亲友及僧俗民众的隆重迎接。 一位不愿具名的知情消息人士向本台表示,四川省甘孜州色达县藏人作家兼教师珠巴嘉曾于2012年被捕,后被当局以“组织政治活动”等罪名判处五年零六个月徒刑,于星期五早上获释。 消息人士说:“作家岗吉•珠巴嘉于今天(9月16日)早上从康定县新都桥监狱提前一年获释,抵达色达县后,在当地...

老骥:乱世天堂(四十九)

——寻找另一枚蓝钻石 当母亲还没听我讲完订婚戒子故事的时候,已是泣不成声了(比周家沟油灯下的哽噎声大得多)。她立即提供了不少信息,她说,大概在一九六零年冬天,去沙坪粮店排队时,她偶然见到过“两点”。是赵姐首先冒喊了一声“胖阿姨”,不然她是认不出“两点”的,我妈皱着眉头说,原先那个“两点” 已经完全不见了,眼前这个“两点” 已经完完全全变成了另外一个人,眼白焦黄,脸色青灰,一笑,嘴角上就扯起了两条...

老骥:乱世天堂(四十八)

——谎言编织的梦境 我之所以终于决定返渝探亲,那实在还是耐不住对母亲的日夜思念,同时也念着尽快了结程康对我的第一桩嘱托:替他寻找另一枚蓝钻石。当然,刘禧书记对我的诚挚相邀及其不必怀疑的种种承诺也多少使我宽了心,且在心中盘算好了,何不干脆向母亲谎称摘了帽子就是了。婚事问题也是不难杜撰的,届时掏出林玉芳和安丽的照片任她挑选就是了,何况谎言有时也是美丽的。我也确实希望我的母亲能在我的混胀谎言之中笑笑了...

老骥:乱世天堂(四十七)

——苦涩的祭祀 当吴处长正式宣布我们都可回家探亲的时候,上岸者与溺水者的境遇就炯然不同了。瘦小的孙师母前来迎接孙锦教授了,仍然稚气的王秀菁带上女儿前来迎接萧文了,彭怡林的冷面夫人来了,陈胡子的少妻也来了,凡能来的都来了,除了罗大麻子的夫人之外。眼前的融融亲情十分凄美,尤其是小乖小乖的王秀菁牵着她当年大肚子里的女儿到来时,我心中对萧文的歉疚就像一块石头落地了,脑际里闪烁着天幕上的那个小黒点,为这家...

老骥:乱世天堂(四十六)

——但愿天开一扇门 在少了伊能这类疯狗的环境里,我们这帮难友确乎度过了一段值得今生回忆的安宁时光。尽管饥饿的余波还在,但因我们得到了劳动定量的保护,还是免强过得去的。没料到,只吃二十三斤的小张同志却悄然消失了。我们对人事处的这位年轻干部都是颇有好感的,闻讯后无不悲伤哽咽。好多年后,每当我们提起这个小张同志时,都会记得起他那张稚嫩而谦和的笑脸(鼻梁两侧有少许雀斑)。他虽然是管理我们“学习班”的专职...

老骥:乱世天堂(四十六)

——但愿天开一扇门 在少了伊能这类疯狗的环境里,我们这帮难友确乎度过了一段值得今生回忆的安宁时光。尽管饥饿的余波还在,但因我们得到了劳动定量的保护,还是免强过得去的。没料到,只吃二十三斤的小张同志却悄然消失了。我们对人事处的这位年轻干部都是颇有好感的,闻讯后无不悲伤哽咽。好多年后,每当我们提起这个小张同志时,都会记得起他那张稚嫩而谦和的笑脸(鼻梁两侧有少许雀斑)。他虽然是管理我们“学习班”的专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