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骥:乱世天堂(三十八)

——老牛吃嫩草的故事 引起翟书记的少妻安丽女士垂青的那个我,当然是马边河的高蛋白帮我消去了浮肿和眼晕之后的那个我。而足以撩起她情欲欲躁动的那个我,自然更是敢从岩端纵身一跳,用悍野与亡命在空中和水中迸发出阳刚之美的那个我。 这小女孩也是随”人民战争” 投奔到“水电先行官”麾下来的,与林玉芳略有不同的是她出生在一个小乡镇,从小就是吃的商品粮,而且运气也比林玉芳好,一开始就被选到机修厂学电工。 安丽与...

老骥:乱世天堂(三十七)

——嘻笑怒骂皆成文章 我沉默着,既苦涩又愤怒,最后一脚踢翻了剩下的鲜鱼汤。 面向滔滔江水,我凝视着暴躁的紊流及漩涡,之后猛然转向程康,向他高声揶揄道(仿佛也是讲给铁蹄下的整个中国听听): “哟喂咦,要说怪,也就怪;说不怪,就不怪。古怪歌,古怪多,过去还唱人家灯草打破了锅 , 歪嘴婆娘照镜子,而今弄得无米又无锅,尿水还可做成汤来喝……唷喂噫,赵老先生噫,早知今日,你又何必当初哩?蒋介石拿你奈何不得...

老骥:乱世天堂(三十六)

——魂断白楼 这简直是灵魂的煎熬,真的。程康说,在赵文玲面前,我必须隐瞒我的双重身份, 既不能暴露共产党员的真实身份, 也不能露出军统的马脚。这很难,真的。 开始一段时间还成功。我的公开身份是中央政治大学讲师。看得出来,她一开始就认定我年轻有为, 肩头可靠,前程无量。当我们双双坠入爱河后,我对她从无非礼举动, 十分尊重她的意愿和贞节,这使我们的初恋纯真而甜蜜。(我也记起来了,每当赵姐在“今是轩”...

老骥:乱世天堂(三十五)

——感谢马边河馈赠的高蛋白 仿佛仅在一夜之间, 除了“大跃进万岁”等少量牛皮标语还残留在岩端之外, “杀头”之类则一概不见了。代之而起的是“生产自救”方面的内容。这个方向性的变化显然比小球藻灵验多了,它正是后来被毛鞭挞的“刘邓反动路线”刚刚露出的一点端霓。 我们这个杂牌连队的主要自救项目是垦荒和喂猪养羊。这令渴望走出饥饿的人们兴奋不已。为了尽快吃饱饭,为了盛满这盘餐,人们并不在意毛泽东正在天天嘲...

老骥:乱世天堂(三十四)

——他恳请临终前洗清不白之冤 继后,我们这个“杂牌军”在一处很大的农家四合院子挤了很长时。这个院落位于大坝下游(即鬼跳岩下游)犀牛沱大河湾左岸阶地上,被一坝子稻田簇拥着,大院的人丁本来十分兴旺, 共有七户人家, 而最后只剩下一户了,更确切地讲, 这户“新家”是由原来的两户合并的。男方与我是本家, 由六人锐减为父子两人;女方婆家姓荆, 由五人减为母女两人。这是一个未经结婚登记的家庭, 恰似在死亡之...

老骥:乱世天堂(三十三)

——鬼跳岩与救命饭 唔, 又是谁在远方呼唤我?声音既不像江西老俵那么宏亮, 也不像彭班长那么粗嘎, 当然更不像“一点雪”的依依呜呜,喏, 是谁呢?我的眼皮又像灌了铅, 耳膜又像上了塞, 但肠胃的感觉却与塞满糠麸豆壳时的感觉完全不同了, 只觉得很像空空荡荡的湿袋子粘贴在一起, 可在腹中任意甩动了,所以, 我的魂灵也变得轻盈而飘渺了,轻极了, 可如鸿毛随风,可随浮云远去,令我来不及辩认天堂与地狱了…...

老骥:乱世天堂(三十二)

——饥饿令我更加卑贱无比 仅凭肉眼观察, 内行一眼就可看出大马电站的坝体略有倾斜, 并可推断是坝基发生了不均匀沉陷,且缘于基础处理及浇筑质量太差, 犹如危重病人, 根本无法生还了。但因它是四川水电跃进之花中的最后一朵花, 上峰指令非要使它绽开面世不可。这或许是在沿革并在仿效某种历史先例吧, 例如则天皇帝,她要洛阳牡丹一夜开放不就一夜开放了?何况还是反季节开出了一大片哩,啧啧。 我们这批“援兵”的...

老骥:乱世天堂(三十一)

——让咱们举起这杯法国葡萄酒 俟至一九六一年春, 我们从成都北门洞子口铁路工地转移到了成都东郊热电厂扩建工地后, 陈虎翔在一个周末找到我, 心神不定地向我说:“ 我刚刚收到了自贡法院的通知函, 他们委托成都中院代为宣判。宣判日期另行通知。” “好哇!总算要说个一二三啦!他妈的,一拖就是两三年!” “好啥好?难得说。我已作好了最坏的思想准备, 把东西都清点好啦, 反正拜托你啦。如果我被抓走, 你就...

老骥:乱世天堂(三十)

——为尊严而斗争 仍说人祸。在大饥饿大磨难中,我们这种人的命运已远远不如水上浮萍了。当鱼嘴电站只留下了厂房和溢洪道的残骸,以及“今年国庆一定要发电”九个牛皮大字之后, 我随着人流和车流辗转去过好几个地方, 最后去了马边河上的大马电站。这座电站是一九五八年遍地开花时节的十四座大型水电站中剩下的最后一朵花, 其余十三朵都已彻底谢世了,向河水交完“学费”之后,只留下了毛泽东 “九个指头” 的辉煌。 我...

王桐:清明悼死在夹边沟的父亲

无端风雨,未肯收尽余寒。 —— 摘自辛弃疾《汉宫春》 今年清明节又快到了,我感慨万千。我的祖父王子濂逝世于1958年8月,是在我父亲被错划右派遣送夹边沟、家境突然变故、处于十分窘境中自缢离世的,当时草葬于兰州市一处荒僻之地,我仅于1959年辍学回兰州时去哀悼过一次。1960年底离开那令人伤感的城市之后,至今已56年,我无法再去谒悼,我想那座简陋的坟茔早已不复存在。 我的父亲王本菼1956年4月由...

老骥:乱世天堂(二十九)

——茅亭坝子省略了葬礼进行曲 自彭大将军等人成了右倾并被罢官之后, 四川各地农村的死人速度就向鬼城丰都发起竞赛了, 类似不久之前的“卫星” 攀比, 死亡已经形成了巨大的惯性矩,静悄悄地在“天堂路”上延伸着,已经没有任何力量可以立即遏止它了。情急之下,毛的忠实追随者们就只好把戈倍尔捧得更高了,报纸和广播天天都在重复着连篇累牍的颂辞与谎言,让世界听到的仍是天堂之音: “当前中国不仅形势大好而且还将愈...

老骥:乱世天堂(二十八)

——“一点雪”成了我的大救星 我们是在当晚九点左右才回到驻地的。大伙又冷又饿, 这本来就是一个雨夹雪的鬼天气。我听得见师傅们的报怨声, 心中不无愧疚, 好在有顿免费晚餐, 估计师傅们不一会就可解恨了。我就无此口福了, 虽然也很饿,但我的肚子和肛门却是痛得足可导致脑炸肝裂了!我只有在极度难受之中跟着前来迎接我的“一点雪”,由他陪我一头钻进被窝里。 我觉得泻药对于集结在腹中的米糠、麦麸和葫豆壳几乎没...

老骥:乱世天堂(二十七)

——这里的死亡静悄悄 实践证明,用人类尿水生成的小球藻,继由小球藻提炼出来的高蛋白,尚不及道家圣水和佛门香灰对患者有效, 所以, 水肿已把偌大一个中国继续推向绝境了, 如果一九六一年还无一只力挽狂澜的臂膀(而不是靠某人带头两年不吃红烧肉) 的话, 我敢说, 整个华夏民族就要死绝了——除了毛的“各级干部”之外。 这期间, 我们食堂的采购人员立了一大功, 不知到何处搞到了几卡车米糠、麦麸和葫豆壳回来...

老骥:乱世天堂(二十六)

——天堂路与还魂汤 自数万民工退潮之后,我因失去林玉芳等女民工的粮票接济,很快就成了无助的羔羊。由于难见油浑和繁重而无效的劳动煎熬,每月单靠三十九斤定量口粮乃是绝对支撑不起我的正常生存的(工程下马后即从四十三斤减少了四斤)。 我敢断言,他毛泽东之所以敢于宣告天下,带头两年不吃红烧肉,那是因为他可不分昼夜地穿起睡衣在后宫混日子,减少了能量消耗。这是他絶对不会患上水肿的絶对奥秘,且莫说自他伊始的各级...

老骥:乱世天堂(二十五)

——我和“一点雪”的故事 自数万民工退潮之后,我因失去林玉芳等女民工的粮票接济,很快就成了无助的羔羊。由于难见油浑和繁重而无效的劳动煎熬,每月单靠三十九斤定量口粮乃是绝对支撑不起我的正常生存的(工程下马后即从四十三斤减少了四斤)。 我敢断言,他毛泽东之所以敢于宣告天下,带头两年不吃红烧肉,那是因为他可不分昼夜地穿起睡衣在后宫混日子,减少了能量消耗。这是他絶对不会患上水肿的絶对奥秘,且莫说自他伊始...

杨继绳:读《环球时报》文章有感

2月17日,《环球时报》发表了单仁平的文章,题目是《对西方奖项多一些心眼不过分》,话题从我退休前的单位“不允许”我前往美国领奖引起。应该说,这篇文章语调总体是平和的,文章的题目我不仅同意,而且一直是这样做的。对来自国外的奖项,能不能接受,我一直是多了“一些心眼”的。不管授奖机构出于什么目的,出于中国人的礼貌,我必须以诚相待。但是,有几个奖项我还是婉拒了,因为授奖者和中国现政府关系有点紧张,如果接...

余杰:“人相食,你我要上书的”

——依娃《寻找人吃人见证》序言 二零零五年,我在中国的大学里所作的最后一场公开演讲,是在北京航空航天大学讲《蔡元培与“五四”精神》。在问答环节,有学生问及毛泽东和“五四”的关系,我当即指出:毛掀起“大跃进”造成大饥荒,使得三千多万农民在风调雨顺中被活活饿死,仅此一例就可证明毛是冠绝古今的大暴君。话音刚落,有一名学生激动地站起来反驳说:“你说三千万人饿死,有什么证据?南京大屠杀死难三十万人,后来发...

依娃:大饥荒三部曲之三《寻找人吃人见证》自序

依娃:饥饿——逼人为兽人吃人——大饥荒三部曲之三《寻找人吃人见证》自序 我从来也没有想过要写这么一本书,一本关于人吃人的书。单是写下“人吃人”这三个字,就已让我心肺生疼。 小时候看阅《西游记》,为众妖魔鬼怪千方百计要吃唐僧肉而捏一把汗,大人们说那是神话,是假的。后来看《三国演义》,为孙二娘开人肉包子铺而感到害怕惊惧,老师说那是小说,小说是编的,不是真的。这么多年,就是偶然想到鲁迅先生《狂人日记》...

姚监复:大饥荒中妻离子散的人间悲剧

1958年中国大跃进的狂热造成长达5年的大饥荒,几千万无辜的善良的勤劳的农民不幸地“非正常死亡”,通过人民公社的“共产主义金桥”陷入了黑暗的地狱。在这场中外历史罕见的大悲剧中,还出现了千千万万的逃荒难民队伍,仅仅在甘肃,就有约十万妇女逃到陕西,出现了妻离子散、骨肉分离的惨不忍睹的一幕幕伤心往事。依娃的外婆也是这场大浩劫的一名受害者、当事人,也是历史的见证者。因此,依娃的《寻找逃荒妇女娃娃 》并不...

蔡咏梅:大陆首部逃港报告文学

● 编按:持续数十年的大陆逃港潮真相,是共产中国历史上最大的禁区之一。虽然香港回归中国已经十三年,逃港真相直到去年,才有广州出版的《大逃港》予以部分披露。该书记述四九至六二年的几次逃港潮,惊心动魄,有珍贵的史料价值。 ● 这是1962年5月大逃港的一张经典照片。港府受不了狂潮般的逃港客,大量遣送返大陆。一对被遣返回乡的夫妻痛哭。 毛泽东大跃进失败,全国发生数以千万计人饿死的大饥荒,一九六二年五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