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平:面对雪山,想起了朱正琳

10月23日上午,接到徐友渔电话,告知老友朱正琳病故的不幸消息。我非常震惊:怎么会呢怎么会呢?去年5月我们见面时他不还好好的么?怎么就走了呢? 其后,网上发布了友渔写的讣告。其中写道: “正琳是美国东部时间21号晚因肠梗阻急症住院,CT检查结果是堵塞段有不明物,开始用保守疗法灌肠,结果灌肠后引起的肠痉挛导致不堪忍受的巨痛、胀气,遂紧急手术抢救,术后血压、血氧都上不去,没能恢复过来衰竭而去,最后的...

郑乙:体系在谎言中的妙用

一九八九年的北京城里,“市民”,这一寻常的称呼一度取代了“人民”那个庄严的概念。一字之差,一件看不见、摸不著的圣物立刻就实实在在地出现在广场、出现在街头、出现在通往城区的各个路口。那里有几十万、上百万普普通通的男男女女、老老少少。就是他们,把几十万大军生吞吞地拦在了北京城外!在那历史奇观中,曾有过这样一个一瞬即逝的小镜头。一个小孩在军车下仰面向一位战士喊道:“叔叔,你千万别进去!那里面都是好人呀...

徐友渔、丁东:讣告及悼文: 朱正琳先生逝世

讣告 沉痛告知诸位朋友: 我们的好友朱正琳于美东时间2019年10月22日凌晨4点左右在匹兹堡的一家医院逝世,享年72岁。 正琳是美国东部时间21号晚因肠梗阻急症住院,CT检查结果是堵塞段有不明物,开始用保守疗法灌肠,结果灌肠后引起的肠痉挛导致不堪忍受的巨痛、胀气,遂紧急手术抢救,术后血压、血氧都上不去,没能恢复过来衰竭而去,最后的诊断是结肠癌引起的肠梗阻,送医的医院是匹茨堡最好的医院。正琳夫人...

朱正琳:让思想冲破牢笼——我的七十年代三段论

发布: 2009-3-27 08:34 | 作者: 朱正琳 一九四七年生。在贵阳上中专时,文化大革命开始。六六年在校被打成“反动学生”,七一年因反革命案被捕入狱,至七五年获释,七九年获平反。八○年考上北京大学外国哲学所硕士研究生,八三年毕业。曾任《东方》杂志副总编,著有监狱回忆录《里面的故事》。 仅从我个人命运的角度看,是可以清晰地断出一个“七十年代”来的。一九七一年七月我锒铛入狱,一九八○年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