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十郎:新文牍,旧手段

党八股的实质是空洞虚伪 中共的十八届六中全会闭幕了,发了公报。不瞭解中国政治与历史的局外人看了公报会着实惊诧,以为共产党从此将有崭新的面貌──你看:必须遵循坚持党的政治路线、思想路线、组织路线;要着力提高党的领导水平、执政水平,增强反腐力度、抵禦风险的能力;在原有三个自信(按:即道路自信、理论自信、制度自信)之外加上了文化自信。是对“党文化”的自信还是中国文化的自信?草拟公告的笔杆子是否忘了几年...

杨十郎:共产党“鸡毛当令箭”

欺世谎言当“令箭” 中国有句俗话叫“捡到鸡毛当令箭”。“令箭”本是发号施令用的或三角形或方形的小旗,拿到“令箭”就是要执行命令,在这个意义上“令箭”就是“法”。“鸡毛”却是无关紧要的东西,把两者联系起来固然有其荒唐之处,但也有其巧妙之处。荒唐处在于一是微不足道的,一是庄严的;一是虚飘的物事,一是“令”一是“法”,是必须执行的硬件。巧妙之处在于变通的机智,譬如红军伟大的“长征”。既要上“征”途而且...

杨十郎:党委书记是多余的阶层

渊源还是前苏联模块 中共现行的书记统领一切、统管一切,采用的还是原苏联模块。其实,在苏共十一大以前(十一大斯大林被推为总书记)书记与总书记都不是权力的象征,它只干些党内的繁琐事务。所以,有宏大气魄的党内政治家都不愿当书记。列宁就没有任过总书记。一八七二年马克思、恩格斯发表的《所谓国际(按:即共产国际)内部的分裂──国际总委员会内部通告》,后面签名的有三十几位委员,十三名书记。其中马克思是俄国和德...

杨十郎:中共的可怕又露端倪

谁说中共不可怕 虽然,前有英国铁娘子戴卓尔夫人,后有日本学者加藤嘉一坦言:中国不可怕。尽管它的经济上来了,武力也上了一个台阶,什么DF21D,什么轰6K,什么正在自制的几艘航母等等,但它没有思想(按:道德也在滑坡)可供人类社会借鉴(按:文豪雨果曾说,应当“拿出思想来给人类解渴”)。但中共毕竟又有使人类惧怕的地方。它推行的极权政治,在国际、国内想怎么干就怎么干,特别是在国内,因有几百万武力做后盾,...

杨十郎:禁“妄议中央”之荒诞

一,理论的短板 中共的纪律处分条例第四十六条第二款把“妄议中央”作为撤销职务、留党察看、开除党籍的违规之例给了人们很多启示:中央是绝对正确的。因为这一条并未指明可以在什么条件下议中央,什么条件下是“妄议”,铁板钉钉地就是不能议。 且不说流行了几十年的“放之四海而皆准”的马克思主义早已在真正的马克思主义者那里遭到了否定。《马克思传》的作者弗?梅林讲过《资本论》:“正像马克思的整个世界观一样,他的这...

杨十郎:“媒体姓党”是一着臭棋

六十多年来,党管干部、党管导向、党管媒体──导致我们每年印行的几百亿份报纸,其实只有一种报纸、一个声音。在这么一种情况下,我们的头儿似乎还不满足,还要强调“媒体姓党”。难怪《南都》的著名编辑余少镭要愤而离职:“无法跟着你们姓!”因为“跪了这么长的时间膝盖实在受不了,就想试试能否换一个姿势”。“媒体姓党”激起了诸多波澜,这实在是臭棋一着。试解析之。 “媒体姓党”是维护谎话宣言 几十年来,有几代人“...

杨十郎:关于几个“周年纪念”的思考

杜光是解放前的老党员,五七年的“右派”,中央党校的离休教授。曾任《中国政治体制改革》(双月刊)的主编,现为《炎黄春秋》编委。鉴于对历史与现实的深度思考,他什么话都敢讲,而且往往能切中时弊,发人深思。他在猴年《新春漫笔》(之一)中,反思了当代历史进程中的五个几十周年── 一,二○一六年是中共八大宣布社会主义革命胜利六十周年; 二,二○一六年是毛泽东发动“文化大革命”五十周年; 三,二○一六年是因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