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玮:怀念张欧影——铿锵玫瑰凋谢在异国他乡

【编者按】张欧影这个名字,可能不少关心女足的球迷都不会太陌生。她属于有着“铿锵玫瑰”美誉的中国90年代女足劲旅,曾获得1999年世界杯和1996年奥运会亚军,在中国女足最辉煌的时期,给国人留下了美好的回忆。 我认识欧影是在2006年。那时候我开一个小图书公司,需要找个帮手。在华人社区网站登了广告。没过几分钟,电话打过来,是一个女声。 我说这份活都是搬箱打包的力气活,还是找男生比较好。对方说,我有...

王玮:2018中期选举感怀

11月6日美国中期选举,民主党奋勇夺回众议院多数。历史将从今天开始改写。将近两年的川普统治将遭到强力阻击,共和党一统天下的局面彻底结束。回想两年前的今天,也是夜不能眠,痛哭一晚。思绪万千,感而成赋。不假修辞,以抒怀畅叙为主。此记。 这不是民主党的胜利 这是民主的胜利 这不是美国人的胜利 这是世界人民的胜利 看到风里雨里排长队投票的人 我就看到了胜利 看着妇女学生少数民族的参政热情 我就预见了胜利...

王玮:最后一个理想主义者:怀念我的师兄刘晓波

1. 1983年我在北师大中文系读研究生,刘晓波早我一年,都住在学2楼。他是大才子,名士风流,率性天然,不拘小节,每天胡子拉差,穿着拖鞋大裤衩,去食堂打饭,到锅炉房提开水。夏天光着大膀子在水房冲凉。说话口吃但嗓门特大。校园里流传着他的各种故事。其中一个说,他坐公共汽车,看见路上一个女郎,他追过去,郑重其事对她说,对不起打扰你。你太美了。特立独行,真率如此。 1985年的一天,他告诉我,说李泽厚明...

王玮:不要为我哭泣,我的美利坚

短短的130天, 我看到了一个 面目全非的美利坚。 作为一个美国人, 我第一次为美国 感到难堪。 我对着星条旗 痛哭流涕, 我为川普 向全世界道歉。 美利坚, 你不仅是一方土地, 更是一个闪光的理念。 你像一座灯塔, 指引人类的航船。 你是一轮太阳 代表文明进步温暖。 我带着六四的伤痕, 踏上你的的土地。 我沐浴自由的春风 我享受民主的春天。 天那么高, 海那么蓝, 连空气都那么香甜。 欣欣向荣...

王玮:拥抱我的母亲 ——献给母亲节

我没有妈妈抱我吻我的记忆。不是她不爱我,是她那代人不知道这些表达爱的方式。生活艰辛,感情也变得粗糙。记得初一去支农,一去一个多月。回来时心情激动,想象她看见我时的喜悦。进家门,她在做饭,都没有多看我一眼。第一次体验了失望和失落。好在周围都是工人家庭,孩子们天天外边野跑,也没见谁家父母牵手散步。生活常态如此,并不觉得缺失。 文革初期,父亲被赶回老家。母亲独自支撑这个家。三班倒,患上严重的抑郁症。我...

王玮:黄祸和苦力的子孙们——排华法案135周年感言

最早来美国的华人,面黄肌瘦,衣衫褴褛,梳大辫,穿长袍,说鸟语,男人作揖磕头,女人缠足束胸。他们从战乱的清朝逃难,几个月的海上颠簸,十死七八。到了美国, 淘金修路,挣扎求生。他们吃苦耐劳,干最脏最累的活,挣最低的工资,获得一个外号: coolie苦力。唯一的问题是不能融入社会,看见白人就哆嗦, 干完活就是搓麻将抽大烟唱地方戏。当时爱尔兰人社会地位低,底层工作都归他们干。中国人来了,第一个排华的,就...

王玮:我的第一辆汽车

初来美国,兜里是借来的1000美元。yard sale 上花20块买了一辆山地自行车,新鲜又激动。CU Boulder 建在山上,学生宿舍在山下。上学骑车,半路需要推着走。也用它驮着妻子去餐馆打工。晚上11点打烊,我再骑车去接。有时候她坐在横梁上。美国人觉得好浪漫,一路有人为我们鼓掌喝彩。他们哪里知道穷学生的艰辛。 科罗拉多冬天早。10月就开始下雪。骑车成为不可能。一个中国学生转学,急于卖车。花...

王玮:黑暗中的一双眼睛

黑暗中,有一双眼睛,忽灭忽亮。 黑暗中的眼睛里,有歌在唱。 左边的瞳孔,吟着渴望, 右边的瞳孔,诉着忧伤。 左边有火苗跳跃, 右边是细雨飘扬。 有一天,我要让这双眼睛噙满泪水, 然后,用嘴唇把泪水吮干。 我把欢乐放进左眼, 让它从右眼溢出。 闭着是因为陶醉, 睁开就全是欣然。 这双眼睛属于我。 拥有它, 就是拥有了太阳。 来源:美国华人...

王玮:国耻日感怀

这一夜我无法入眠, 泪水模糊了我的双眼。 我期待一个历史时刻, 约好了一个醉人的狂欢。 然而我得到的是 海啸,地震,火山, 是黑暗中的冰海沉船。 美国,我的美国, 这真的是你吗, 我心中的理想家园? 为什么你变得如此陌生? 我仿佛在梦中游走, 到处是漆黑一团。 这一切来的如此突然。 我需要一段疗养伤口的 时间。 我需要看看大海, 看看枫叶,看看远山。 跟我远方的亲人们, 好好谈一谈。 我也知道 ...

王玮: 诗意的栖居——生活中,不能总是川普(组诗之四)...

来吧, 落叶飘进山谷, 溪水汇入静湖。 细雨洒满枫林, 青草覆盖小路。 在小路的尽头, 是我们的小木屋。 来吧, 落日沉入大海, 波浪停住了脚步。 月亮驱散了薄雾, 女巫在月色中起舞。 我们就着烛光 在音乐里 饮酒,吟诗,读书。 醒来的时候, 阳光穿透密林, 周围是吃草的麋鹿。 我们相视一笑, 携手去走 山下的峡谷。 世界如此洁净, 像叶片上悬挂的露珠。 有你在我身边, 我再也不会孤独。 让我们...

王玮:我不相信——改北岛诗回答川普和川粉

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证, 高尚是高尚者的墓志铭, 看吧,在那灰暗的天空中, 倒映着胜利者得意的身影。 大选过去了, 为什么到处都是冰冷? 新总统产生了, 为什么全世界都是哭声? 我来到这里, 只带着纸、笔和喉咙, 为了在他登基之前, 宣读那反抗之声。 告诉你吧,川普 我—不—相—信! 纵使你脚下有一万名挑战者, 那就把我算作第一万零一名。 我不相信人心仇恨, 我不相信谎言横行, 我不相信正义失败,...

王玮:美国故事

之一:来美第一天 1991年8月5日,我第一次踏上美国土地。从旧金山坐灰狗,到达丹佛已经半夜。月大如轮,满地清辉,心情像月色一样好,决定在车站外面的长椅上坐到天亮,然后去CU Boulder。 夜深人静,车辆绝迹。这时对面楼里走出一位女士,拖一个带轮小行李箱。高跟鞋在石板路上敲出清脆的声响。我看着她朝我的方向走来。过一条小马路,停下,按柱子上的按钮,耐心等待行人灯亮。片刻,灯变,从容过马路。 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