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平:从两份内参看89年的政治氛围

八九民运期间,成千上万的大学生之所以敢于不顾426社论的恫吓,冲出校门,走上街头,那也是和当时整个社会——包括党内——弥漫的自由化气氛分不开的。 迄今为止,有关八九民运与六四事件的回忆文字,主要集中在中共高层和民运这两块,而其他方面的记录则很少见。当年的新华社国内新闻部主任张万舒,在前年出了本《历史的大爆炸——六四事件全景实录》。其中有几篇记载了党政机关在运动期间的动向。这对我们了解当时的社会氛...

胡平、章立凡:封堵华为成科技冷战,美国绞杀“中国模式”?...

2019年5月28日 许波 华盛顿—继美国宣布针对华为的“禁令”,一些美国企业和国际厂商相继停止与华为合作之后,WiFi联盟等国际技术标准组织也开始宣布执行美国禁令,中断与华为及其附属公司的商业往来。与此同时,美国继续扩大对中国高科技产业的封锁,考虑把视频监控巨头杭州海康威视等更多的中国科技公司列入黑名单。 参加讨论的两位嘉宾是:《北京之春》荣誉主编胡平;历史学者、独立时评人章立凡。主持人:许波...

胡平:中国政府承认使用致命杀伤性武器镇压平民是反人类罪...

2月26日,联合国安理会的15个理事国举行紧急会议,经过一整天的密集磋商之后,一致通过了制裁利比亚卡扎菲政府的第1970号决议。 制裁内容包括4个方面:1、对利比亚实行武器禁运,2、禁止卡扎菲和家人以及16名亲信出国旅行,3、冻结相关人员的海外资产,4、以涉嫌“反人类罪”将利比亚当局镇压平民的行动提交海牙国际刑事法庭进行处理。可以说,这一制裁案几乎动用了除开军事介入之外的所有制裁手段。 在会上辩...

胡平:“是如何”重要,“如何是”更重要

——再谈六四与中国模式 在解读中国模式时,我认为,弄清楚“是如何”很重要,弄清楚“如何是”更重要。 富士康13跳的悲剧促使很多人意识到,所谓中国奇迹,正如清华大学秦晖教授早就指出的那样,实际上是建立在低人权优势之上的。那么,低人权优势又是如何产生的呢?把中国和其他前共产国家相比,这个问题就显得尤其突出。既然当初各个共产国家的处境都差不多,为什么别的共产国家没能走上中国的道路呢? 不久前,秦晖又讲...

胡平:反抗冷漠,反抗遗忘

——六四21周年感 北京电影学院的崔卫平教授,是国内为数不多的公开讲出六四问题的学者之一。居然有人发问:是不是此人在六四中有什么挫折,受了什么刺激?崔卫平在她的一篇博文里写道:“啊,这是他们唯一的思路了,认为别人做任何事情,只是出于某种个人动机、个人利益,我后来见到许多朋友都遇到诸如此类的情况。” 崔卫平说:“迄今我不能理解(也没有任何人可以说服我)的是――为什么我们不能表达人与人之间的基本善意...

胡平:“六四”改变了中国,也改变了世界

——写在“六四”21周年 “六四”21周年到了。21这个数字太平淡,也许一般媒体不会对今年的“六四”有多少关注。更有不少人说,“六四”已经很久远了,对当今中国现实的影响已经很小很小了。不对,完全不对。正相反,时间使邪恶增值,随着岁月的流逝,“六四”的罪恶及其影响越来越充分地展现。在21年后的今天,我们完全可以说,“六四”不但改变了中国,而且也改变了世界。“六四”把中国推向深渊,也把世界推向危险的...

胡平:屠杀与奇迹

在这篇对“六四”镇压与中国经济出现“奇迹”之间的关系进行探讨的文章中,《北京之春》杂志主编胡平认为,因为邓小平70年代晚期倡导的经济改革实际上是对共产党合法性的自我否定,所以如果政府对1989年示威中提出的政治改革的要求作出让步的话,那将意味着中国共产政权的终结。只有对抗议进行镇压,邓小平才能阻止任何对党的政权的进一步的挑战。结果是,高压下的社会稳定和政府对经济的强力控制,再加上人们的精神出现真...

胡平:六四是政变

——解读赵紫阳录音回忆录《改革历程》 今年是六四20周年,海外出版了一系列有关六四的书籍。其中,赵紫阳的录音回忆录《改革历程》有着特殊的重要性。正如杜导正先生在序言里说的那样:“二十年来,赵紫阳的访谈记,围绕赵紫阳谈六四的,谈改革开放的,谈中共成败前途的,境外出版了十几种。不过,现在这本依照赵紫阳谈话录音原原本本形成的书,无论在完整性方面,深刻性方面,特别是本人认可的准确性和权威性方面,无疑都是...

胡平:如何定义当今中国

人总是戴着观念的眼镜看世界,也就是说,人总是要借助于一些观念去观察世界,理解世界。从错综复杂、混沌一团的社会现实中抽取出一套观念,制定一套理论,或者简单地说,下一个定义,安上一个名字,然后再用这套观念、理论、定义和名字去分析和解释社会现实,从而发现社会的可能变化趋势,并通过自己的行为去改变社会现实,等等。然而,今日中国最令人困惑的一点就是,人们不知道该给它安上一个什么名字,不知道应该如何给它下定...

胡平:“六四”开了什么先例?

鲍彤先生在赵紫阳录音回忆录《改革历程》导言里指出:“‘六四’镇压开了党中央武力镇压公民的先例。上行下效,二十年来,历届领导上台,都照例必须像宣誓一般,作出肯定镇压的赞美。上行下效,省、市、县、乡、村,创造了多少起官员镇压公民的小天安门事件?有人说,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几乎天天有。”的确,“六四”开了一个极其恶劣的先例。不过严格说来,鲍彤先生的表述不太准确,党中央用武力镇压公民并不是从“六四”才开始的...

胡平:从八九民运是不是“反党”谈起

八九民运是不是反对共产党?这似乎是个两难的问题。 如果你回答“是”,那岂不是说,从运动一开始,李鹏、陈希同就把运动定性为反党是合乎实际的吗?那岂不是说,按照邓小平指示写成的426社论是合乎实际的吗?那岂不是说,学生否认他们反党,要么是撒谎(或者说策略)、要么是被一小撮幕后操纵者所蒙蔽利用的吗?那岂不是说,赵紫阳在民运期间以及后来的录音回忆中坚持民运不是反党的说法,要么是天真是无知、要么是权谋是欺...

胡平:对“白衣行动”的补充说明

最近,海外纪念六四20周年委员会提出白衣行动计划,呼吁大家在六四这天穿上白衣服,引起广泛呼应。很多人都认为这是一个很好的行动计划,切实可行。也有人提出一些问题。这里,我不妨对白衣行动再做一些说明。 有人说,在夏天,本来就会有很多人穿白衣服,因此用穿白衣服的方式纪念六四就不够醒目。所以他们提议穿黑衣服,还有人设计了各种标识,比如在衣服上写上表示64的数字,或者是印上图案,打出标语,等等。 当然,穿...

胡平:反驳为六四辩护的一种论调

对六四屠杀,一直有这样一种论调为之辩护。有人说:在美国、德国这类民主社会,也发生过政府派出军警武力清场,镇压示威民众并导致流血的先例。他们做得,我们为什么做不得?要说中共坏,别的政府也都坏,为什么你们单单要骂中共?你们充其量可以批评六四清场做得有些过头,可能有使用武力过当的问题,但你们没有理由否定六四清场本身。 这种辩护是根本站不住脚的。 众所周知,在民主国家,民众享有言论、出版、集会、结社等项...

胡平:白衣行动

——请在六四这天穿上白衣服 六四20周年纪念日就要到了。在此,我们向全国每一个有良知、有记忆、有情感的同胞呼吁:请在六四这一天,让我们大家都穿上白色的衣服,表达我们的哀思,表达我们的抗议。 六四不只是六四。六四早已成为一种符号,一种象征。我们纪念六四,不只是纪念六四的死难者,也是纪念几十年来所有死于暴政下的同胞。 六月是夏天,人们本来就经常穿白色的衣服。当局无法分清在那么多穿白衣服的人中,谁是在...

胡平:反驳为“六四”屠杀辩护的几种论调

“六四”十九周年将至,我们又听到一些为“六四”屠杀辩护的论调,在此不妨略加驳斥。 有些人说,那帮民运领袖素质太差,嘴上高喊民主,骨子里比共产党还更不民主,与其让他们上台,还不如继续让共产党接着干呢。 据说邓小平在“六四”前夕讲过,我们要是再让步,就把整个政权都送给这帮学生了。 我说此论奇怪,因为它不仅不符合事实,而且根本不通。非暴力民主运动所能取得的最大胜利,无非是迫使当局宣布放弃一党专制,然后...

胡平:六四屠杀与中国奇迹

如何解读“中国奇迹” 三年前的2月24日,蒋彦永医生上书两会,呼吁为“六四”正名,引发广泛呼应。在3月14日的两会的记者会上,有记者提出蒋彦永上书的问题,温家宝总理没有正面回答记者的提问,而是给出了一大段显然是预先精心准备的说词。 温家宝说:“上个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在中国发生了一场严重的政治风波,苏联解体,东欧剧变,在这个关系党和国家命运的严重的时刻,党中央紧紧依靠全党同志和全国人民,...

胡平:坚定非暴力抗争信念

──纪念“六四”十四周年 一位读者来信说:“六四”过去整整十四年了。眼前还看不见政府有平反“六四”的意向,社会上也缺少强大的压力。难道真的会是“杀二十万人,换二十年稳定”吗? 这无疑是一个十分沉重的问题。尽管我们坚信历史是在我们一边,正义的事业必将赢得胜利;可是在短期内,中国自由民主的前景却是模糊的,不乐观的。专制者为什么说“杀二十万人换二十年稳定”?他们就是希望造成强烈的恐惧,窒息人们抗争的勇...

胡平:美台建交 此其时也

台湾的最大苦恼莫过于缺少国际人格。台湾人民最大愿望莫过于获得国际社会的承认。 对于台湾人民而言,获得国际社会的承认具有双重意义:它不但能给台湾人民带来尊严,而且还能给他们带来安全。目前,全世界绝大多数国家以及联合国等国际组织都承认只有一个中国,中华人民共和国是中国唯一合法政府,台湾是中国的一部分。这就意味着,如果大陆对台动武,国际社会都会认为那是中国内政而袖手旁观,顶多口头上抗议两句,就像对待俄...

胡平:让良知发出声音

在北京两会召开期间,在“六四”十五周年前夕,蒋彦永医师上书两会和中共中央政治局及国务院,要求为八九年“六四”学生爱国运动正名。这件事立刻激起广泛的强烈反响。 “六四”过去整整十五年了。十五年,比十年浩劫还多五年,再过一年就是两个抗战!我们的后代子孙将怎样看待过去这十五年啊?总有一天,他们会质问我们:既然当初你们都参与过,激动过,哭泣过,愤怒过,你们怎么还能选择沉默,选择遗忘,甚至,选择背叛?而且...

胡平:写在汶川5.12大地震后

惊闻四川汶川强烈地震,异常焦虑。我在四川生活了23年,我一向把自己当作四川人。我姐姐、妹妹两家都住在成都,在成都还有许许多多的朋友、同学、老师。我赶快拨打电话,发电子邮件,起先几次电话都未接通,后来终于通了,得知家人和好友均平安无恙,紧绷的心情这才松了一些。连日来,我时时上网,关注灾情和救援的进展。 想起几天前缅甸风灾的消息,据说死者已超过十万。不过这个消息并未牵动我多少思绪。人就是这样。人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