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愚说书:女作家写的蠢故事

2018-03-30 刘愚说书 明白APP “一头驴把鼻孔对准长笛,竟然奏出了声音,于是它激动地大喊:我!我会吹笛子了!” 这是乔治·艾略特讽刺那些写作糟糕、老套的淑女小说的女作家时,援引的法国文学家拉·封丹的寓言。 而且她在两个半世纪前调侃说:“看来社会真是个十恶不赦的存在,小到有毒的咸菜,大到糟糕的文学,社会都应当对这些有害物品负责。” 她这话放到今日中国,似乎也不会水土不服。但假如她的人随...

徐颂赞:诗之为诗:《荒原》语言的力量——纪念T·S·艾略特诞辰128周年...

“语言是存在之家”,海德格尔如是说。语言既是照亮神性的一道启示,也是一处风景,很多时候还是一座牢笼。在符号学与形式主义理论的研究中,诗歌在日常语言的内部打破世俗陈旧的链条,拆散所指与能指的强硬关系,重组、建构,使语言一次次突破日常语言的束缚,透露出存在的光芒,重返真正的作为世界奥秘的存在之所。那么,在语言和诗歌之间,究竟存在怎样的关系和张力?那就是罗曼•雅各布森所说的“诗学涉及的首要问题”,即“...

沈诞琦:一九八九的一百万

在所有一百五十页的档案里,只有这一张1990年的剪报是彩色的。它就像那段灰蒙蒙的历史中唯一的亮色,让人对未来存有希望。剪报上一张采光极好的照片,一群英姿勃发的中国人正在普林斯顿大学标志性建筑拿苏堂前谈笑。当时的天气就像今日那么好,春暖花开,万里无云,而那几张率真的笑脸上也丝毫不见阴霾。照片上,有一个时年24岁的女孩。就像所有那个年纪的女孩,她长相单纯,笑起来很甜蜜。她周围的那些中年人,待她的神态...